aaaa

评论研究

首页 > 评论研究> 聂荣臻在河北

1 老区情(一)

发布时间:2017-09-03 13:48   作者:   来源:   点击数:0

聂荣臻眷恋着革命老区,惦念着那里的人民,他一直把河北省老区看成是自己的第二故乡。

1987年聂荣臻元帅在写给“子弟兵的母亲”戎冠秀的一封信中,曾经这样深情地说道:“我常讲,从八一南昌起义到中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一打就打了22年的革命仗,而其中11年都是在华北,主要是在河北度过的。所以,河北的一草一木,我都不会忘记。”此时,年已88岁高龄的聂荣臻,在工作之余,时常若有所思地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进城后我经常想到老区去看看乡亲们,““文革””前,因为忙,几次想去没有去成。““文革””以后,又几次想去,因为身体不好,未能如愿。现在腿脚更不便了,真是遗憾。不过我对老区人民始终怀念着,当我听到大部分老区人民生活还比较困难,深感不安,心里不是滋味。聂荣臻元帅就是这样,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他曾经战斗过的华北大地,无时无刻不在惦念着那里的人民群众。因为,他热爱曾经与自己患难与共的人民群众。

1986年,聂荣臻元帅在他的回忆中热情洋溢地写道:“抗日战争中,尽管我们处在敌人的封锁包围之中,甚至我们的司令部距敌人不过几十华里,尽管有许多战火纷飞的场面,但是,我们却有一种安全感。在群众的海洋里,安全得很啊!有一段时间,军区领导机关驻在唐县和家庄,中央分局在阜平易家庄,我每次开会的时候,只带一个警卫员,我们一人一匹马,一天就跑到了。一路上毫无危险,走到哪里,哪里的老百姓都给我们烧水、指路、照顾得十分周到。八路军英勇抗击侵略者,保护了人民,人民同样尽心尽力地保护我们。”

1937年11月,聂荣臻带领晋察冀军区部队离开了山西五台县,向河北挺进。坐落在冀西山区沙河畔的阜平县城,是军区到达河北后的第一个驻地。由于自然条件差,再加上统治阶级的残酷剥削、压迫,小小的阜平城真可谓是穷乡僻壤。这里的老百姓,个个衣衫褴褛,面黄肌瘦。怪不得当地的人们都这么说:“平山不平,阜平不富。”然而,就是生活在这样一个一贫如洗的小山城里的贫苦百姓们,却对八路军怀有深厚的情感。

11月18日这天,阜平的百姓们听说聂荣臻司令员带领的部队就要到达县城了,个个高兴得面带笑容。他们早早地簇拥在一条坑坑洼洼的街道边,欢迎八路军队伍的到来。一些老大娘手里端着装满了大红枣的笸箩,不时地翘首向大路口张望。下午时分,当聂荣臻和军区部队步入阜平城时,人群雀跃了。欢呼声、掌声、孩子们的笑闹声响成一片,汇成一股巨大的声浪!这样热闹和动人的场面,在阜平还是头一次。

走在队伍前面的聂荣臻,面对眼前这些热情而又纯朴的父老乡亲,内心涌动着难以抑制的激情。他微笑着频频向乡亲们挥手致意,不停地向他们大声问候。八路军将士们自一踏上阜平的土地,就如同回到了自家的门口,个个情绪激昂。

“阜平的确是穷,好多老百姓吃树皮度日。阜平那种穷的印象,使我对阜平人民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同情心,常常想着如何去改善他们的生活,减轻他们的负担。”刚到阜平没多久,聂荣臻在一次会上,语重心长地对与会的干部们这样说道。当时,他讲话的语调很沉重,在座的干部们听着,都默不作声。此时此刻,他们的心情都和聂荣臻一样,对那些长年挣扎生活在凄风苦雨中的乡亲们,充满了无限的同情。正因为如此,他们对自己管辖的部队要求十分严格,处处以老百姓的利益为第一,视老百姓的生命为自己的生命。

自从军区部队进驻阜平,这个作为晋察冀新的政治、军事中心的城镇,从过去的沉睡中慢慢地苏醒了。到处是人们的说笑声,到处可以听到抗战的歌声,成群的孩子和媳妇们自由地在街上笑闹着,沙河两岸一派勃勃生机。然而,初创根据地的工作是极其艰苦的,对于这一点聂荣臻有着充分的思想准备。

在军区部队到达阜平城的当天晚上,聂荣臻不顾旅途的辛苦与劳累,立即找来了宋劭文(宋是阎锡山任命的山西第一行政公署主任兼五台县县长,当时的公开身份是“牺牲救国同盟会”的人)、盂县县长胡仁奎以及冀、察(察哈尔)两省的有关人员,共同商谈成立全区政权机构的问题。时间已近凌晨,聂荣臻他们却没有丝毫的倦意。很快,聂荣臻便将商谈结果进行整理,呈报给中共中央和八路军总部,并立即得到了中央和总部的肯定。

12月5日,阜平城里竖起了一块醒目的牌子,上面写着“晋察冀边区军政民代表大会筹备处”。一群老百姓围着牌子兴致勃勃地指指点点,说说笑笑,他们知道,八路军是在为大家做好事哩。

一个星期后,军区《抗敌报》和“抗敌剧社”的成立,又为小小的阜平城增添了几分喜气。紧接着,12月12日聂荣臻遵照军委的指示,发布了军区部队整编的命令。为了扩大和武装军区部队,聂荣臻通过广泛发动群众和艰苦的工作,不仅弄到了30万元的经费,还从五台山镇海寺章嘉活佛的卫队那儿借出了500多支枪,交给军区部队使用。

那时,由于干部缺乏,许多工作无法展开,给创建根据地带来了很大的困难。经过再三考虑,这年12月聂荣臻决定以一一五师教导营为基础,在阜平成立一所军政干部学校。聂荣臻亲自选定校址,并任命热心于教育事业的孙毅为校长。不久,他又将曾在红军中担任过师政治委员的郑维山派到军政干校任主任教员。

学校开学后,聂荣臻找来了孙毅,嘱咐他说:“这所学校是为培养实际工作干部而办的,实际斗争需要什么,学员就学什么,教员就教什么。”说完聂荣臻拍了拍孙毅的肩膀,又叮嘱说,“学校要提倡自觉的纪律,自由的研究精神。”

孙毅非常理解聂荣臻办学的意图,他满怀信心地向聂荣臻保证:“一定完成任务!”

就是这样一所距阜平城30里地,以喇嘛庙僧人住房为教室的速成性质的学校,在短短的一年里就培养出了1400多名干部,为根据地的建设输送了大批骨干力量。

“人民政府成立了!”

“人民政府在俺们阜平成立啦!”

1938年1月10日,是阜平山城有史以来最为盛大的节日——晋察冀边区军政民代表大会在这里隆重开幕。聂荣臻作为149位代表中的一员,与各抗日党派、抗日阶层和团体的代表、少数民族的代表以及来自五台山的和尚、喇嘛代表欢聚一堂。山城的街上熙熙攘攘,热闹非凡,那些身披大红袈裟的五台山僧侣,尤其令人瞩目。聂荣臻按照佛家习俗,礼貌的双手合十,接见这些来自佛教圣地的出家人代表。

会议之初,有的人看到手捻佛珠、口念阿弥陀佛的僧侣也来参加代表大会,不解地问聂荣臻:“司令员,过些出家人整天只知道烧香拜佛,他们怎么能参政呢?”

听到问话,聂荣臻笑了。他耐心而又有些幽默地给大家解释:“和尚和喇嘛也是中国人,他们虽然出了家,但并没有出国。在民族革命统一战线之中,我们应该和各民族各阶层紧紧地携手,共同抗日。我们不能因为和尚和喇嘛的宗教信仰,把他们排斥在抗日的门外。”

“聂司令员说得对,五台山就有不少僧人白天黑夜手持刀枪放哨,为过往的抗日部队提供食宿哩!”

“对,为了抗日,我们应核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嘛!”聂荣臻的一席话,不仅消除了人们的疑虑,更增添了那些出家人投身抗日的决心。一些年轻的僧人还积极地报名,参加了抗日队伍。就是从这天起,僧侣们发自内心地向社会大声呼喊道:“我们出了家,但没有出国!”延安新华社还将此事作为重要新闻,发了快讯。

6天的会议开得很成功。会上通过了政治、军事、财政、经济、文化教育、群众运动、妇女运动等7个决议案,使晋察冀的各项工作有了初步的行动准则。

就在聂荣臻率领军区部队到达阜平的第六天,即1937年11月24日,日本侵略军出动了两万多的重兵,沿平绥、平汉、正太、同蒲4条铁路干线,分8路围攻过来,气势汹汹。当时,日军的装备是坦克、大炮、飞机等现代化武器,而八路军基本上是步枪,甚至还有大刀长矛。

“哼!想把新生的抗日根据地扼杀在摇篮里,办不到!”消息传来,人们义愤填膺。

面对强大的敌人和突如其来的严峻形势,聂荣臻显得极其冷静,他背着双手,在一幅被磨损得有些发旧的军事地形图前面踱着步子,思考着反围攻的部署。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最后,聂荣臻制定出了对日军进行反围攻的周密计划。

边区政权机构要巩固,根据地各方面的建设要尽快展开,同时还要指挥部队与敌军作战,保护根据地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这对于聂荣臻来说任务之繁重是完全可以想像得出来的。

聂荣臻抓住日军对阜平一带地形不熟,又具有不敢贸然深入八路军腹地这一心理上的弱点,采取将主力部署在机动位置打击敌人,另以大量新成立的民兵游击队对敌人进行伏击、侧击、夜袭等游击战形式,展开了全面的反击。

仅仅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那些趾高气扬,手举太阳旗的鬼子们,不仅停止了围攻,还被迫放弃了晋察冀根据地边缘地区的几座县城,灰溜溜地收兵回巢。这次八路军粉碎了日军的“八路围攻”,共毙伤日伪军2000余人,军区部队缴获了大量战利品。反围攻的胜利,振奋人心,鼓舞着边区军民。小小阜平城沸腾了,乡亲们都沉浸在庆贺胜利的欢笑中。有的老乡还举着用丝绸做成的锦旗,吹着笙箫,敲着锣鼓,欢迎作战部队的归来。一位70多岁的老人一手捋着花白的胡子,一手端着自家酿制的枣酒,兴奋得咕噜咕噜一口气喝下了三大碗,然后仰头放声大笑:“咱们的八路军是神兵天将哪,没有打不赢的仗!”

1938年的春节,聂荣臻是在一片愉悦的氛围中度过的。短短一两个月的时间内,根据地工人、农民、青年、妇女和儿童,都广泛地组织起来了。初创根据地的各项工作都令他满意,美国军事观察员卡尔逊的来访,又为喜庆中的阜平增添了一抹神秘的色彩,使聂荣臻十分高兴。更出乎意料的则是他的妻子张瑞华,在除夕的前两天从延安赶到了阜平。

晋察冀抗日根据地在聂荣臻的统一领导、指挥下,在极其艰难困苦的境况中,逐步地成长壮大起来。边区政府颁布了减租减息条例,成立了边区银行,办起了中小学校……

日本侵略者并没有放弃对根据地中心区域的骚扰。1938年3月7日,一架敌机嗡嗡地吼叫着突然飞临阜平上空,疯狂地对阜平进行轰炸。

“聂司令员,敌机来了,快进防空洞!”

“司令员,快,快进防空洞!”

正在召开作战会议的聂荣臻见情况紧急,立即中断了会议,与参谋长、作战科长等人在警卫员的护卫下,朝防空洞跑去。

防空洞在司令部后院。其中最大的一个洞,是警卫班专为聂荣臻挖的。在离防空洞只有三四步远的时候,聂荣臻忽然发现三个老乡正不知所措、懵懵懂懂地呆立在洞口附近。说时迟,那时快,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聂荣臻疾步跑上前,用力把老乡拉进了洞里。几乎同时,炸弹落在了洞口边,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鸣。

事后,三位老乡逢人便说:“是聂司令员救了我!是聂司令员把我拽进洞里的,要不,这把老骨头就交待了。”其中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大娘,更是感激不尽地时常念叨着。

阜平遭敌机轰炸后,聂荣臻很快又得到了情报:日军已到了距阜平20多里外的王快镇,正向阜平扑来。聂荣臻为了乡亲们免遭日军的摧残和蹂躏,想尽一切办法尽可能地把群众疏散开,隐蔽好。两天之后,他带领军区机关撤离了阜平,转移到了金刚库。

3月9日,当日军来到阜平时,那里已是一座空城。气得日军一个劲地“哇啦哇啦”乱叫。

在以后的几年中,聂荣臻又多次返回阜平,与那里的群众共同战斗。在阜平,他指挥了许多著名的打击日本侵略军的战役战斗。

聂荣臻与阜平人民的感情,就是这样在抗战的烽火中一点一滴地凝聚起来的。那里的人民群众爱戴他,他也热爱那里的人民群众。

上一篇:封面 扉页 内页 插图 版权 序 目录
下一篇:2 老区情(二)

首页 |生平及著述 |聂帅研究会 |聂帅陈列馆 |传、文学传 |评论研究 |照片选登 |缅怀纪念 |影视作品 |走进江津
聂荣臻元帅陈列馆| 地址:重庆市江津区几江街道鼎山大道386号|联系电话:47562678 47560944|邮编:402260| 邮箱:jjnsg@163.com
主办单位:重庆聂荣臻研究会 聂荣臻元帅陈列馆 |承办单位:聂荣臻元帅陈列馆|ICP备案:渝ICP备12004964号-4

渝公网安备 50011602500158号

知道创宇云防御
总访问量: 8941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