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aa

生平及著述

首页 > 生平及著述> 为各种书刊写的序言、前言

为《忆长征》序

发布时间:2017-07-20 12:37   作者:   来源:   点击数:0

(1980年10月26日)

接到杨成武同志《忆长征》的手稿,甚为高兴。中国工农红军所进行的长征,实为人类历史所罕见,在世界人民的心目中,早已是不朽的英雄史诗。它不仅是我党我军的光荣和骄傲,也是中国无产阶级和中国人民的光荣和骄傲,是我们宝贵的精神财富。革命事业不能中断,我国人民将继续从中汲取信心和力量。

长征是错误路线造成的结果,而长征途中的遵义会议又是新的胜利的起点。由于王明的机会主义路线已走到山穷水尽,红军不能不被迫退出中央苏区进行长征。一开始企图与湘鄂西的红二方面军会合,但未能如愿。只好曲折辗转,经贵州、云南,渡金沙入川。过了雪山草地,原准备在川、陕、甘开辟根据地,出了腊子口,在哈达铺获得了敌人一张报纸,才知道陕北还有块根据地。我赶快派人把报纸送给毛主席,这才决定向陕北进发。今天回顾起来,虽然错误路线造成的后果极为严重,万里征途艰险异常,但是由于遵义会议改变了党的领导,树立了毛主席的正确领导,这样就使历史出现了伟大的转折,我军很快便从被动中争取了主动。有了陕北这个落脚点,抗日战争时期我们得以很快地深入华北敌后,在这个广阔的天地里,有那么多那么好的人民群众,我党我军的发展就更大了。现在看,如果不从江西出来,局面还未必发展得那么大。革命就是这样,胜利可以转化为挫折,挫折也可以转化为胜利,关键是看路线指导正确不正确。这就是革命的辩证法。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中也同样如此。今天,经过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特别是六中全会关于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我们在路线问题上已经拨乱反正,所以共产党人没有理由对前途丧失信心,但又必须谦虚谨慎,兢兢业业,始终把握住党的正确路线。

越过天险大渡河,是长征途中惊心动魄的一幕。当时在安顺场我对一军团的同志说:这里是石达开全军覆没之处。今天,我们和石达开的处境虽极相似,但我们不是石达开,也不可能成为石达开。因为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军队,紧紧地和中国人民结合在一起,有坚强的政治工作,有超乎寻常的勇敢精神与吃苦精神,这是石达开所没有的。我的这些话,绝不只是鼓动口号,而是被实践证明的真理。农民起义没有共产党的领导,近代的革命运动没有无产阶级的领导,以农民为主要成份的军队才形成为一支战无不胜的铁流,终于冲垮了强大敌人的反动统治。艰苦卓绝的二万五千里长征,之所以取得最后胜利,各路红军始终未被数十倍的敌人所扑灭,就集中在证明了这一点。可以肯定,在中国没有任何的政治力量能代替共产党的领导。一切否定或贬低党的领导的行为,都是极端错误的。

本书所描述的红四团,是红一方面军一军团第二师的一个团。该团在长征中先后由耿飚、卢子美和王开湘同志任团长,由杨成武同志任政治委员。这个团在漫长的征途中经常担负先头团的开路任务。当然,这些任务比较艰巨,如果完不成就会影响很大。而红四团总的说都完成得不错。尤其是抢渡乌江,飞夺泸定,越过草地,突破天险腊子口等对全局有重大影响的战斗和行动,任务完成得很好。他们和广大红军指战员一样,充份发扬了我军勇敢、不怕死、能吃苦的革命精神。而没有这种精神,江山是打不下来的。这就是我军极为可贵的光荣传统。今天,在建设四个现代化的过程中,在我军保卫伟大祖国的任务中,这种光荣传统不能有丝毫削弱。如果我们能做到这一点,我们就永远是不可战胜的。



上一篇:为《邓拓诗选》序
下一篇:为《横戈马上》序

首页 |生平及著述 |聂帅研究会 |聂帅陈列馆 |传、文学传 |评论研究 |照片选登 |缅怀纪念 |影视作品 |走进江津
聂荣臻元帅陈列馆| 地址:重庆市江津区几江街道鼎山大道386号|联系电话:47562678 47560944|邮编:402260| 邮箱:jjnsg@163.com
主办单位:重庆聂荣臻研究会 聂荣臻元帅陈列馆 |承办单位:聂荣臻元帅陈列馆|ICP备案:渝ICP备12004964号-4

渝公网安备 50011602500158号

知道创宇云防御
总访问量: 9011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