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aa

缅怀纪念

首页 > 缅怀纪念> 聂荣臻文物

马搭子

发布时间:2017-10-31 15:43   作者:   来源:   点击数:0

马搭子是一种盛装东西的布袋子。在战争年代,行军打仗只需把马搭子往马背上一放,即可出发;宿营时,解开布袋子,各种书籍、文件、资料和被褥、衣物的取用既方便又迅速。因此,当年聂荣臻十分喜爱使用马搭子。照片上这只用粗布制作,呈灰颜色,长约1.5米,宽约0.8米,大口袋上缀有几个小口袋的马搭子,就是当年聂帅曾经使用过的。

1931年底,聂荣臻奉命离开上海前往苏区,单骑从闽南跑到瑞金,随身只携带了一个小挎包。在苏区,他身为红一军团政治委员,挥师纵横于数十个县的广大地区,随身携带的也只有一个小包袱,行动极为方便。然而在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初期,部队因“包袱”沉重,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的教训,聂荣臻一直铭刻在心。

1934年10月,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利后,开始了战略大转移。刚开始出发时,红军像大搬家的样子,个个背着江西斗笠,扛着枪,背着沉重的背包,就连印制纸币的笨重机器都带上了,行军像蜗牛一样爬行。红军在抢渡湘江时,由于行动迟缓,80多公里的路程,结果竟走了四天,贻误了战机,使红军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在以后的日子里,聂荣臻每每谈到“左”倾冒险主义领导者不顾客观实 际,在军事上瞎指挥,舍不得丢掉坛坛罐罐而使红军遭受惨重损失时就痛心不已。直到晚年,聂帅在谈到这段历史时还愤愤地说,那简直是“胡搞八搞”。

从此,聂荣臻在行军作战中吸取教训,一律要求部队轻装前进,每个战士只带上武器、干粮和少量的生活用品,其余东西统统扔掉。在战争年代,尽管聂荣臻身为一个军团指挥员,随身携带的文件、地图、资料和一些必用生活品,一个马搭子就装下了。刚开始,警卫员也觉得给首长带的东西太少了,担心造成工作、生活上的不便,这样舍不得丢,那样舍不得扔,总是把马搭子塞得满满的。聂荣臻察觉后,严厉地批评警卫员:“难道这些东西比人的生命还重要吗?”从那个时候起,聂荣臻就特别钟情于马搭子,行军打仗总离不开它。后来,这只袋子破烂得不能再用了,后勤部门就用边区生产的粗土布为聂帅制作了一副新的马搭子。从此,这副马搭子伴随着他度过了烽火连天的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直到全国解放。

新中国成立后,野战生活结束了,马搭子也派不上用场了,可聂帅对这副马搭子怀有一种很深的感情,总舍不得扔掉。他将马搭子细心地珍藏起来,留作纪念。

生活有时会给人们开一些苦涩的玩笑。谁也不会料到,20年后,这副硝烟味褪尽的马搭子又重新伴随着聂帅出征了。

1969年10月20日,中国和苏联两国总理在北京会谈。在这之前3天,林彪以“加强战备,防止敌人突然袭击”为名,背着党中央、毛泽东主席擅自发布了一道“紧急指示”。18日,林彪反党集团的死党黄永胜以林副主席第一号令为名,正式下达了“紧急指示”。命令全军立即进入战备状态,同时命令所有的老帅们限期离开北京,疏散到京广路沿线。并规定,这些人未经批准不得回北京。实际上这是林彪反革命篡党夺权的一次预演。当时正病魔缠身的聂帅也未能幸免,被通知到郑州。经过再三考虑,聂帅表示:“既然是战备嘛,郑州那个地方是铁路枢纽,中原地区我也不熟悉,还是到河北省好些。晋察冀这些地方我熟,如果打仗,还可以起些参谋作用。”说实在的,聂帅早就想重返晋察冀老区,到这块英雄的土地上去看看那些曾用五谷杂粮养育了子弟兵的乡亲们,但终因工作太忙和病魔缠身,一直未能成行。这次聂帅的意见反映上去后,他被安排到了河北邯郸。

聂帅办事,从来都是十分严肃认真的,既是紧急战备,他就按打仗的要求作了充分的准备。他仍像战争年代一样,行装十分简单,把几十年未用的马搭子又找了出来,装上行李,带上了两盏马灯和一些蜡烛,于林彪“第一个号令”宣布的第四天到达了邯郸。

聂帅到邯郸,没有带秘书。“二月逆流”后,聂帅在政治上遭受迫害,办公室工作人员被大量精减,仅有的一名秘书也被留在北京 值班,不能陪他去邯郸。聂帅到邯郸后,邯郸军分区的领导从机关 选了一名干事给聂帅当秘书,有人还特意给这位即将上任的秘书 透露:聂荣臻在政治上犯了错误。朱德、陈毅、李先念、聂荣臻都是“九大”中“老右”的代表。这位临时借用的秘书,被引见给聂帅。聂帅慢悠悠地问:“你来给我帮忙啦?”秘书很紧张,他从未见过这么大的首长,尽管室内温度不高,但还是紧张得直冒汗。由于领导交付任务时很仓促,他是稀里糊涂走马上任的,甚至没有听清楚是叶帅还是聂帅。在以后的朝夕相处中,这位秘书发现聂帅是一个言语不多,平易近人的老人,一点架子也没有,对工作人员很和气。

既是为战备而去,担任着中央军委副主席的聂帅自然很关心邯郸驻军的战备情况,而工作人员迫于当时的政治压力,总是支支吾吾加以搪塞。就连驻军调防这样的大事,也对他保密。聂帅知道这是对他政治上的怠慢,但他并没因人家反应冷淡而放弃对民兵工作的研究,他要尽一个老兵的责任。他经常站在标着邯郸民兵分布情况的地图前,思考着战备工作。他告诉工作人员:“把民兵工作搞好了,力量大得很哩。”并对前来看望他的军分区政委说:“被服、武器装备等要疏散到各地,不要集中在大城市,打起仗来就地发军装,就地参加战斗。”

聂帅在邯郸的居住情况,与那些被疏散出北京的其他人员相比,还算是好的。邯郸有不少干部是聂帅的老部下,对他自然较为客气。聂帅被安排在邯郸行署宾馆的二楼。房间里,红色的地毯由于天长目久已变成紫黑色,看得出是临时从哪里挪出来的。十二月的邯郸,气候异常寒冷,时年已七十高龄、身患疾病的聂帅,住室里没有暖气,每到夜间,寒气相逼,无法人睡。工作人员想方设法从烧开水的锅炉上接了一根管子铺到聂帅屋里,寒冷的屋子才算有了点暖意,又把准备打仗露营时用的鸭绒被找出来给聂帅用,才勉强解决了在寒冷中睡觉的问题。面对这一切,聂帅一声不吭。

聂帅住在邯郸,除了军分区领导人时常来问候外,那里几乎成了被遗忘的角落。平时,聂帅吃饭很简单,宾馆供应什么就吃什么,从来不提特殊要求,主食经常搭配一些玉米、小米等粗粮。1969年春节,军分区司令员和政委送来10多斤花生,在聂帅每天吃的米饭里,才多了几粒红红的花生豆。尽管生活条件很差,但聂帅仍感到满足。他说:“这比起战争年代来好多了。”

政治上的冷淡和生活上的怠慢,聂帅并没放在心上,最使他感到难以忍受的是失去了工作的机会。聂帅一到邯郸,他知道在政治上不可能发挥什么作用,说话也不会有人听,就主动要求出去看看,叫秘书帮助联系到工厂、农村搞些社会调查。经过多次磋商,有关部门终于拨给聂帅一辆快要报废的旧吉姆车。于是,他每隔半月跑一个工厂或一处农村。在那段时间里,他先后去了邯郸制氧厂、钢厂、锅炉化工厂等10家工厂和5处农村。他还特意用自己的工资让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在北京买了200只优种雏鸡,送给何横城大队饲养。

在“战备疏散”期间,聂帅虽然身处逆境,妻子、女儿、女婿下放,只有一个6岁多的外孙女伴随身边,但仍泰然处之,始终保持着旺盛的斗志和乐观的情绪,每天坚持读马列、毛泽东著作,坚持锻炼身体,坚持收听广播,关心天下大事,忧国忧民。他常常默默地盯着那个马搭子和墙上的地图沉思。地图上华北地区的一个个县城、一块块平原、一座座山脉对他来讲是那么熟悉,即使没有地图,他也能一一地数出来。在这块英雄的土地上,留下了他多少足迹,有多少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把自己的满腔热血洒在了这片土地上。在艰苦的战争岁月里,那个马搭子伴随他餐风露宿,浴血奋战,终于驱走了日寇,打败了国民党蒋介石,胜利来得多么不易啊!可今天,林彪、江青一伙利用“文化大革命”的错误,狼狈为奸,在党内一手遮天,老帅们有的被迫害致死,有的被打倒。他们把一个好端端的国家搅得一片混乱,这简直是对人民的犯罪!想到这些,聂帅再看了看那叠放在墙角的那只曾伴随他驱日寇、打老蒋的马搭子,更激起了他坚决同林彪、江青一伙反革命进行斗争的决心。他坚信,我们党是伟大的,人民的力量是伟大的,经过反复较量,最终胜利是属于人民的。

1970年2月,聂帅因身染疾病,在邯郸无法医治,在周恩来总理的干预下,结束了邯郸四个月的流放生活,带着马搭子又回到了北京。

上一篇:机要手册
下一篇:夏收写真

首页 |生平及著述 |聂帅研究会 |聂帅陈列馆 |传、文学传 |评论研究 |照片选登 |缅怀纪念 |影视作品 |走进江津
聂荣臻元帅陈列馆| 地址:重庆市江津区几江街道鼎山大道386号|联系电话:47562678 47560944|邮编:402260| 邮箱:jjnsg@163.com
主办单位:重庆聂荣臻研究会 聂荣臻元帅陈列馆 |承办单位:聂荣臻元帅陈列馆|ICP备案:渝ICP备12004964号-4

渝公网安备 50011602500158号

知道创宇云防御
总访问量: 9021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