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aa

科普之窗

首页 > 科普之窗

反辐射导弹——以猎物形式出现的“高端猎手”

发布时间:2022-10-21 14:50   作者:   来源:   点击数:0

反导弹.jpg

今年7月下旬,美国诺格公司研制的AGM-88G“增程型先进反辐射导弹进行了第3次实弹测试,对目标陆基防空雷达系统进行了探测、识别、定位和攻击。

此前,印度国防研究部门也透露消息,计划开发新的反辐射导弹,用于反制空中预警和控制系统。

类似的研发频频发力,使反辐射导弹一再成为人们关注的热点。

那么,什么是反辐射导弹?要回答这个问题,不得不先提到另一种更为大家所熟知的装备——雷达。作为探测对手武器火力威胁的重要手段,雷达是信息化战争中当之无愧的关键节点,素有扫描之眼”“感知神器之称。正因为它的出现,始有透明战场之说。雷达是否处于优势地位,甚至直接影响着战局走向、决定着战争胜负。

也正因此,发动攻击先打对手雷达业已成为各国军队的共识。反辐射导弹正是为此而生。

和电磁压制等软杀伤手段的短期致盲效用不同,反辐射导弹最大的本领是,能捕获、辨识敌方雷达发射的电磁波而不易被对手察觉,并能据此逆而上直接摘除眼球,达到物理摧毁敌方雷达的目的。

自问世以来,反辐射导弹与雷达展开的猫鼠游戏一直在进行着。

尤其是近年来,在一些热点地区发生的军事冲突中,反辐射导弹成功猎杀对手防空系统雷达的情况时有发生,使其声名鹊起。

但同时也有消息称,在上述对抗中,有一些反辐射导弹遭到反杀,或被拦截,或被诱骗和干扰,这使得人们对反辐射导弹的功用又在心中打上问号

那么,反辐射导弹目前究竟发展到了何种阶段?今后会朝哪些方面发展?请看今日解读。

擅长顺藤摸瓜

网上流行着这样一句话:最高端的猎手经常以猎物的形式出现。反辐射导弹正是这样的一种存在——先是以猎物的身份被雷达捕获,随即变身为猎手,向雷达发起攻击。

反辐射导弹又名反雷达导弹。顾名思义,它就是为了反制雷达而生。

雷达以擅长运用电磁波为立身之本。反制雷达,自然也要在电磁波上做文章

使用电子干扰设备对雷达进行电磁压制,被称作软杀伤。不过,这种方式只管得了一时,管不了长久。如果相关技术不过关,还会殃及己方电子设备。

用反辐射导弹实施打击,则属于硬摧毁。一旦命中,它轻则会对雷达天线造成永久性破坏,重则会让目标雷达系统长时间瘫痪。

和一些装有主动雷达导引头的导弹实施攻击时需要打着灯笼去找不同,反辐射导弹飞向目标的过程带有借力打力意味。它擅长顺藤摸瓜,具体来说,就是在战场迷雾中,边嗅探雷达所发射的电磁波,边朝着电磁波源头飞奔,最终实现精准猎杀

在气动外形设计、控制舱、战斗部、动力舱、通信装置等方面,反辐射导弹与其他导弹的架构类似。对电磁波进行溯源的独特本领,很大程度上源于它有着不一样的导引头。

拥有被动雷达导引头,是反辐射导弹的主要特征。借助这类导引头,它能在自身不发射电磁波的情况下,实现对目标雷达所发射电磁波的获取和比对,进而视情发起攻击。

被动雷达导引头一般由天线阵列(接收机)、微波集成电路和射频信号处理机等组成。这些组件的研制水平共同决定着导引头性能的强弱,尤其是其所能覆盖的频段范围。一般来说,导引头所覆盖频段范围越广,能发现并攻击的雷达种类就越多。

俄罗斯研制的Kh-31P反辐射导弹配备有3种覆盖不同频段范围的导引头,用来应对北约采用不同范围频段工作的各型雷达。进化Kh-31PM时,3种导引头合而为一,且抗电子干扰能力不降反升。这种改变,正是源于被动雷达导引头性能的提升,尤其是单个导引头所覆盖频段范围明显加大。

对电磁波的高度敏感性,使反辐射导弹最终成为当之无愧的雷达杀手,并将捕猎范围扩大到其他辐射源如干扰机等。

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反辐射导弹因能顺藤摸瓜开始大行其道的同时,对电磁波的高度依赖也使其不可避免地陷于一个窘境——离开电磁波就难以展开工作,这成为反辐射导弹后来升级必须解决的问题。

后浪紧推前浪

自问世以来,反辐射导弹就在与各种雷达尤其是防空系统雷达斗法,呈现出你追我赶、互有高下的态势。

为撕开对手防空系统的口子,有效摧毁对手雷达,多年来,各国研发人员不断为反辐射导弹赋能,推动其一再升级。

为解决雷达关机后反辐射导弹无迹可循的问题,后期研制的反辐射导弹引入了捷联惯导和GPS定位等导引方式,增加了记忆功能,开始凭记忆按规则办事,实现了“‘虽断攻击仍可继续

为把更多种类的雷达纳入食谱,反辐射导弹的导引头一直在进化,如扩大天线可感知频段范围、积累不同雷达信号特征、提升数字处理机灵敏度等。美国较早投入实战的AGM-45“百舌鸟反辐射导弹,不久就被AGM-78 “标准反辐射导弹代替,前者所覆盖的雷达频段范围较窄是原因之一。后来问世的AGM-88“哈姆反辐射导弹,能覆盖苏联列装的绝大多数雷达频段范围。

导引头进化的重要性,从海湾战争中AGM-88A反辐射导弹的运用实践可管窥一二。面对伊拉克所用的来自欧洲国家的部分防空雷达,AGM-88A一度无法识别,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信号特征积累不够。直到AGM-88B推出后,这个问题才得到解决。

同时,随着防空反导系统的升级,反辐射导弹搭载平台面临的威胁加大。从防区外有效攻击对手的雷达,成为对反辐射导弹提出的新要求。为达成这一目的,向弹载冲压发动机要射程、射速,向搭载平台上的感知设备要打击精度,增加导弹在空中巡航时间来确保电磁压制时长等,先后成为现实选项。

在此基础上,反辐射导弹的使用模式不断健全和完善,AGM-88“哈姆反辐射导弹设计有3种使用模式,以适应不同作战环境。同时,反辐射导弹个头在适度缩小,以满足能内置于弹舱等携带要求。

作战需求的牵引,加上日新月异的高科技催生,使反辐射导弹呈现出后浪紧推前浪的演进态势,先后完成了从第一代到第三代的演变。

第一代反辐射导弹中,美国的AGM-45“百舌鸟、苏联的AS-5“鲑鱼等较有代表性。该代反辐射导弹的主要特点是导引头工作频段较窄,只能攻击特定频段的雷达目标;接收机灵敏度低、精度差;没有应对目标雷达关机的能力。

第二代反辐射导弹中,美国的AGM-78“标准等较有代表性。该代反辐射导弹提高了导引头中接收机的带宽和灵敏度,增加了抗目标雷达关机功能,增大了导弹射程和战斗部威力。但是,其导引头频段覆盖范围依旧有限,能用于搭载发射的平台较少。

第三代反辐射导弹中较为典型的是美国的AGM-88“哈姆、英国的阿拉姆、法国的阿玛特以及俄罗斯的Kh-31P等。该代反辐射导弹导引头可以覆盖现役雷达的绝大多数工作频段,反应快、射程远、威力大、抗干扰性能好,采用复合制导技术以提高攻击成功率,开始成为其新特征。

当前,也有观点认为, AGM-88G“增程型先进反辐射导弹应该被列为第四代反辐射导弹,并将其具有隐形、大射程、末段高速高机动等能力认作划分依据。但对此,不同意见更多,认为这些特点尚不足以成为第四代反辐射导弹的划分标准。

这种划分是否妥当暂且不论,可以确定的是,这些争议的存在恰恰反映着一个事实——反辐射导弹仍在加速进化

重在获得优势

进化道路千万条,制胜战场第一条。反辐射导弹要充分发挥作用,在与雷达的比拼中获得并保持一定优势至关重要。

当前,一些国家研发的新型反辐射导弹或提出的下一代反辐射导弹概念,无不体现着对这方面的重视。以AGM-88G“增程型先进反辐射导弹为例,它之所以在增加射程方面表现得有些激进,就是想在与先进防空系统尤其是防空导弹PK压人一头

当然,保持优势不只体现在射程上,而是体现在反辐射导弹发展的方方面面。结合各国媒体披露的信息,今后反辐射导弹的发展或将呈现以下特点:

一是继续保持耳聪目明。反辐射导弹的导引头相当于它的耳目,保持耳聪目明至关重要。一些国家的反辐射导弹导引头经过升级后,不仅能截获雷达天线主瓣目标,还能截获其旁瓣和背瓣目标。这些成果的取得,几乎使各国研发者今后对导引头的继续挖潜成为必然。

当前,复合导引头、数据链等也投入助拳行列,对它们的应用今后大概率会成为常态,反辐射导弹搜索、定位目标以及抗干扰能力势必会进一步增长。

二是手更大、臂更长。较早的反辐射导弹不少由空空导弹、空地导弹、地空导弹、地地导弹改进而来。这使其通过更换导引头,就能打击不同目标。之后,反辐射导弹才开始转向术业有专攻。不过,在战场强对抗环境塑造下,反辐射导弹今后或将变成多面手,即通过改进包括使其模块化,使其不仅能打击辐射电磁波的目标,也可攻击地面、海上、空中的其他目标。毕竟,一弹多用不仅可以提升作战效率,也可以有效降低成本及后勤补给的难度。

三是寻求更强战场生存力、威慑力。隐形化、大射程、末段高速高机动性……反辐射导弹这些新技能的出现,本质上是对今后战场需求——进一步提升战场生存力、威慑力的积极回应。这种回应,体现在很多方面。比如,其开始谋求多平台发射能力、逐渐注重实施饱和攻击等。以色列哈比反辐射无人机、美国AGM136A“沉默彩虹反辐射导弹、英国配有降落伞的阿拉姆反辐射导弹的现身,以及一些反辐射导弹与人工智能技术的联手,也为今后反辐射导弹提升战场生存力、威慑力提供了借鉴与思路。

四是进一步走向体系融合。说到底,反辐射导弹较难解决的问题是及时发现、定位目标。要解决该问题,一方面,反辐射导弹必须在单打独斗能力方面再进一步,要能在一定程度上独当一面、一锤定音;另一方面,在更深层次上融入作战网络体系将日趋重要。在数据链加持下,一些反辐射导弹已具备人在回路中功能,这为其借助作战网络体系捕猎奠定了基础。可以预见,向作战网络体系要眼力将成为今后反辐射导弹发展的一大方向。因为只有深度融入体系,才能在软杀伤”“硬摧毁手段并用的作战环境中,及时、准确地找到自身的用武之地,实现攻击效能的最大化,从而与反辐射炮弹、反辐射炸弹、反辐射无人机等一起,更好地肩负起制电磁权的重任,在信息化战场上发挥电磁空间捕猎者的应有作用。


上一篇:机身结构材料:决胜空天的“硬脊梁”
下一篇:飞舞的刺客——“长钉萤火虫”

首页 |生平及著述 |聂帅研究会 |聂帅陈列馆 |传、文学传 |评论研究 |照片选登 |缅怀纪念 |影视作品 |走进江津
聂荣臻元帅陈列馆| 地址:重庆市江津区几江街道鼎山大道386号|联系电话:47562678 47560944|邮编:402260| 邮箱:jjnsg@163.com
主办单位:重庆聂荣臻研究会 聂荣臻元帅陈列馆 |承办单位:聂荣臻元帅陈列馆|ICP备案:渝ICP备12004964号-4

渝公网安备 50011602500158号

总访问量: 88587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