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aa

评论研究

首页 > 评论研究> 聂荣臻在河北

10 塞外月儿圆

发布时间:2017-09-03 13:44   作者:   来源:   点击数:0

                           

1946年1月5日,国共两党达成了停止国内军事冲突的初步协议,1月10日正式签署了协议。毛泽东、蒋介石同时分别向各自的部队下达了停止国内军事冲突的命令,并规定停战命令于1月13日午夜生效。这时的聂荣臻受命坐镇张家口,指挥各部队击退国民党军队力图多占地盘的进攻。

张家口是察哈尔省省会,北达张北坝上,西通山西、内蒙古,是蒙汉群众物资,尤其是皮毛、药材的交流集散地,铁路公路的交通枢纽。望着这座山城,聂荣臻的心绪难以平静。1945年8月23日,八路军从日本侵略军手里,夺回了张家口,解放了这座塞外名城,使它成为晋察冀解放区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的中心,成为仅次千延安的第二座红色城市。

古城张家口,像一颗绿色的宝石,镶嵌在高耸入云的东西太平山之间。横亘在张家口西北的太平山,在周围数十座山峰中最高最险。耸立在张家口东面的东太平山,山势较平缓。平静的清水河缓缓地穿过市区,此时,河面上已经结了厚厚的一层冰,在冬日的光照下,闪射出一片洁白耀眼的光芒。城北,便是有名的大境门。大境门建于陡然下落数十丈的两山之间,城楼高耸,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为明代大将徐达所建,是明长城的重要关隘。门额上写有“大好河山”四个遒劲有力的大字,是清代察哈尔都统高维岳所书。大境门外被称为口外。“九一八”事变后,吉鸿昌率部从大境门北上抗敌。1945年8月24日,八路军从大境门入城,收复了张家口。

1945年10月15日,聂荣臻、贺龙在这一带统一指挥了绥远战役。绥远战役,是聂荣臻参加党的“七大”从延安回到晋察冀后,指挥的第一个战役。经过近两个月的激战,消灭了国民党傅作义部队的1.2万余人,收复了绥远的大片地区。12月13日,绥远战役结束后,聂荣臻回到了张家口。

聂荣臻到张家口没几天,妻子张瑞华突然出现在他的办公室门口。

“咦,你是怎么来的?!”正在察看地图的聂荣臻,望着风尘仆仆、疲惫不堪的张瑞华,掩饰不住内心的惊喜,急促地问。

“我总不能从天上掉下来呀。”张瑞华半开玩笑地拍拍双腿,“是靠两条腿走来的。”张瑞华接过聂荣臻递过来的一杯茶,笑盈盈地回答。

“哦,从延安到这里,走了多长时间?”

“一个多月。”

“辛苦了,辛苦了。先好好休息休息吧。”聂荣臻不无关切地说。

妻子张瑞华的到来,使既要忙于指挥军事斗争,又要忙于指挥政治斗争,精神一直处于紧张状态中的聂荣臻,感到了一些轻松和安慰。闲暇时,俩人可以一同散步 ,一同道些家常了。

自从1943年10月聂荣臻和张瑞华一块儿到延安后,夫妻俩共同度过了两个难忘的春秋。党的第七次代表大会一结束,聂荣臻便来到了张家口。可是不久,他们就又在张家口见面了。在战火纷飞的年代,作为一名八路军的高级将领,能与妻子在一起生活,实在是一件不易的事。因此,聂荣臻和张瑞华非常珍惜他们在一起相处的日子。

张家口的冬天风大,寒冷,人们无事一般都不出门。聂荣臻整天忙于工作,也很少有时间和张瑞华一起外出。

一天,聂荣臻接到北平军调处的电话通知,说他的女儿聂力找到了,已经从上海来到了北平,过几天就去张家口。这个意外的消息对于聂荣臻来说,实在是太珍贵了!

女儿,曾给他带来不尽欢乐和希望的女儿终于找到啦,而且马上就要回到他身边了!温文尔雅,性格内向的聂荣臻激动了,他紧握话筒的手有些颤抖。他挂断电话,下意识地将手伸进了自己的内衣口袋,慢慢地、小心地取出了一张照片。聂荣臻把照片举到自己的眼前,那么认真、仔细地端详着。尽管照片已经有些发黄,边也被磨得毛毛稀稀的,可一见到这张照片,聂荣臻和善的眸子里,就会闪现出异样的光亮。

这是女儿聂力一岁多时的一张小照,摄于1931年年底上海滩的一座公园里。那时,在中央军委工作的聂荣臻,由于斗争形势的需要,告别了妻子、女儿,离开了工作四个年头的上海,由黄浦江乘船前往中央苏区开展工作。

聂荣臻走后的那几天,小聂力经常扑在妈妈的怀里,哭着闹着要找爸爸。聂力只有一岁多,生得聪颖伶俐,非常喜爱和爸爸在一块儿玩耍。每次聂荣臻出外工作,她总要一摇一晃地跑前跑后,一会儿拉着母亲到衣架前给爸爸拿帽子,一会儿又指着挂在衣架上的衣服让妈妈给爸爸穿上。

当时在中央军委聂荣臻是周恩来的助手,工作很是繁忙,每次回家都很晚。小聂力不见到爸爸回来就不睡觉,睁着圆圆的眼晴,等待着。这时,张瑞华总要费很大的劲儿哄她入睡。有时,当楼梯口传来阵阵脚步声时,不聂力便会准确地分辨出那是爸爸的脚步声。每到这时,她会用力挣脱开妈妈的怀抱,迅速跑到屋门口,迎接爸爸的到来。当小聂力见到爸爸时,先是甜甜地一笑,随即一只手接过爸爸递过来的帽子,一只手拉着爸爸,高兴地晃着小脑袋,咿咿呀呀地说着什么。聂荣臻爱孩子,更爱聂力。聂力是他唯一的女儿。

聂荣臻走了,不能回来和女儿在一块儿玩了,小聂力见不到爸爸,哭了。“爸爸,要找爸爸……”一次,小聂力哭闹起来,张瑞华怎么也哄不住,然而孩子的哭闹使她的心情也有些烦乱了。她担心聂力的哭声会影响到房东太太,便带着聂力走出屋外,上了街。张瑞华领着聂力来到了一座公园玩耍。看着可爱的孩子,她忽然生出一个念头:“孩子想爸爸,荣臻也会想孩子,何不给孩子照张像,给荣臻寄去?”

张瑞华把聂力带到摄像师跟前,就在公园的草坪上,为女儿拍了一张两寸的全身照。待照片取回后,张瑞华委托党组织的秘密交通员,把这张娃娃照带到了中央苏区,交给了聂荣臻。从此,这张小小的照片伴随着聂荣臻跨千山,越万水,度过了无数个漫长的日日夜夜。

14年,整整14个年头。聂荣臻无法想像出小聂力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模样。在他的记忆中,女儿永远是那么天真,稚气可爱!

眼前的照片引起了聂荣臻无尽的思念,他再也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立即把这个消息告诉给了张瑞华。张瑞华听到这个喜讯后,竟兴奋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张瑞华清楚地记得,在聂力还不到4岁的时候,出于对工作的考虑,经组织上同意,聂力被寄养在上海一位工人家里。那时的上海,是国民党控制很严的白区,共产党在上海是秘密开展工作的。1936年初,红军东征的消息传到上海后,张瑞华在党组织的安排下,离开了上海,离开了女儿,只身来到天津,待机前往苏区。从那时起屈指算来,和女儿离别已近10今年头了。

离别久远,女儿生死末卜。然而,这次张家口的团聚却来得那么突然,那么的出乎意料。

“是恩来委托上海中共党组织,多次寻找才找到的。”聂荣臻满怀感激之情,语调深沉而又平稳地说道。张瑞华不住地点着头,眼里噙满了泪:“是啊,那时孩子总是喊他干爸爸哩。”

1946年1月的一天,冀晋纵队联络员兼政治委员赵尔陆带着聂力从北平来到了张家口。

“好冷啊,叔叔。”

“嗯,过一会儿就好啦。很快就要见到你的父母了。”

聂力出生在上海,长在上海。她还是头一次来北方,来到塞外这座名城。

“咳,咳!”迎面吹来一阵风,吹得聂力喘不上气来,她用力地咳了两声,把那件半新不旧的军大衣裹了又裹。

赵尔陆带着聂力走进司令部一间不大的办公室里,聂力与父母在分别十多年后,终于相见了。

15岁的聂力,腼腆中显露出几分机敏。生活的磨难使她过早地成熟了。

“快,快叫爸爸、妈妈。”赵尔陆笑嘻嘻地把聂力拉到聂荣臻面前。

这时,聂力闪动着一双明亮的阵子,不慌不忙地从衣兜里掏出一张照片,对照着看了一会儿,递给了聂荣臻。聂荣臻接过照片一看,不禁笑出了声:“哈哈,傻娃娃,你好好对对看,像不像啊?莫要搞错锣!”聂荣臻的话,把屋子里的人都逗笑了。

这笑声里,也包容着几多苦涩。

早在1938年,周恩来就曾经委托过上海地下党组织的同志,寻找过聂力。几经周折最后终于找到了,但是聂力怕被人骗卖,说什么也不跟来人走。她倔强地说:“如果是爸爸妈妈找我,就让他们自己来接好了。别人谁也不行。”因此没能成行。直到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国共两党进行和平谈判期间,周恩来再次委托有关人员才找到了聂力。聂力初到北平,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的领导叶剑英,送给聂力一张照片,叶剑英指着照片上的聂荣臻幽默地对聂力说:“你看,这个人就是你的爸爸,你拿着照片到张家口去看谁像他,你就叫他爸爸。”

当聂力把照片递给聂荣臻时,自己也忍不住抿嘴笑了。在父母面前,她笑得那么自然,那么舒心。

这天晚上,塞外的月亮很明,把远山近树映照得清清莹莹,把人们的心也照得亮亮堂堂的。

在张家口,聂力只会讲上海话,对聂荣臻的一腔四川口音一点也听不懂,而聂荣臻也搞不懂她的地道上海话。一时间闹了不少笑话。张瑞华这时自告奋勇,当了父女俩的翻译。

啊,塞外的明月,又圆又亮!

1946年1月5日,国共两党达成了停止国内军事冲突的初步协议,1月10日正式签署了协议。毛泽东、蒋介石同时分别向各自的部队下达了停止国内军事冲突的命令,并规定停战命令于1月13日午夜生效。这时的聂荣臻受命坐镇张家口,指挥各部队击退国民党军队力图多占地盘的进攻。

张家口是察哈尔省省会,北达张北坝上,西通山西、内蒙古,是蒙汉群众物资,尤其是皮毛、药材的交流集散地,铁路公路的交通枢纽。望着这座山城,聂荣臻的心绪难以平静。1945年8月23日,八路军从日本侵略军手里,夺回了张家口,解放了这座塞外名城,使它成为晋察冀解放区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的中心,成为仅次千延安的第二座红色城市。

古城张家口,像一颗绿色的宝石,镶嵌在高耸入云的东西太平山之间。横亘在张家口西北的太平山,在周围数十座山峰中最高最险。耸立在张家口东面的东太平山,山势较平缓。平静的清水河缓缓地穿过市区,此时,河面上已经结了厚厚的一层冰,在冬日的光照下,闪射出一片洁白耀眼的光芒。城北,便是有名的大境门。大境门建于陡然下落数十丈的两山之间,城楼高耸,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为明代大将徐达所建,是明长城的重要关隘。门额上写有“大好河山”四个遒劲有力的大字,是清代察哈尔都统高维岳所书。大境门外被称为口外。“九一八”事变后,吉鸿昌率部从大境门北上抗敌。1945年8月24日,八路军从大境门入城,收复了张家口。

1945年10月15日,聂荣臻、贺龙在这一带统一指挥了绥远战役。绥远战役,是聂荣臻参加党的“七大”从延安回到晋察冀后,指挥的第一个战役。经过近两个月的激战,消灭了国民党傅作义部队的1.2万余人,收复了绥远的大片地区。12月13日,绥远战役结束后,聂荣臻回到了张家口。

聂荣臻到张家口没几天,妻子张瑞华突然出现在他的办公室门口。

咦,你是怎么来的?!”正在察看地图的聂荣臻,望着风尘仆仆、疲惫不堪的张瑞华,掩饰不住内心的惊喜,急促地问。

我总不能从天上掉下来呀。”张瑞华半开玩笑地拍拍双腿,“是靠两条腿走来的。”张瑞华接过聂荣臻递过来的一杯茶,笑盈盈地回答。

哦,从延安到这里,走了多长时间?”

一个多月。”

辛苦了,辛苦了。先好好休息休息吧。”聂荣臻不无关切地说。

妻子张瑞华的到来,使既要忙于指挥军事斗争,又要忙于指挥政治斗争,精神一直处于紧张状态中的聂荣臻,感到了一些轻松和安慰。闲暇时,俩人可以一同散步 ,一同道些家常了。

自从1943年10月聂荣臻和张瑞华一块儿到延安后,夫妻俩共同度过了两个难忘的春秋。党的第七次代表大会一结束,聂荣臻便来到了张家口。可是不久,他们就又在张家口见面了。在战火纷飞的年代,作为一名八路军的高级将领,能与妻子在一起生活,实在是一件不易的事。因此,聂荣臻和张瑞华非常珍惜他们在一起相处的日子。

张家口的冬天风大,寒冷,人们无事一般都不出门。聂荣臻整天忙于工作,也很少有时间和张瑞华一起外出。

一天,聂荣臻接到北平军调处的电话通知,说他的女儿聂力找到了,已经从上海来到了北平,过几天就去张家口。这个意外的消息对于聂荣臻来说,实在是太珍贵了!

女儿,曾给他带来不尽欢乐和希望的女儿终于找到啦,而且马上就要回到他身边了!温文尔雅,性格内向的聂荣臻激动了,他紧握话筒的手有些颤抖。他挂断电话,下意识地将手伸进了自己的内衣口袋,慢慢地、小心地取出了一张照片。聂荣臻把照片举到自己的眼前,那么认真、仔细地端详着。尽管照片已经有些发黄,边也被磨得毛毛稀稀的,可一见到这张照片,聂荣臻和善的眸子里,就会闪现出异样的光亮。

这是女儿聂力一岁多时的一张小照,摄于1931年年底上海滩的一座公园里。那时,在中央军委工作的聂荣臻,由于斗争形势的需要,告别了妻子、女儿,离开了工作四个年头的上海,由黄浦江乘船前往中央苏区开展工作。

聂荣臻走后的那几天,小聂力经常扑在妈妈的怀里,哭着闹着要找爸爸。聂力只有一岁多,生得聪颖伶俐,非常喜爱和爸爸在一块儿玩耍。每次聂荣臻出外工作,她总要一摇一晃地跑前跑后,一会儿拉着母亲到衣架前给爸爸拿帽子,一会儿又指着挂在衣架上的衣服让妈妈给爸爸穿上。

当时在中央军委聂荣臻是周恩来的助手,工作很是繁忙,每次回家都很晚。小聂力不见到爸爸回来就不睡觉,睁着圆圆的眼晴,等待着。这时,张瑞华总要费很大的劲儿哄她入睡。有时,当楼梯口传来阵阵脚步声时,不聂力便会准确地分辨出那是爸爸的脚步声。每到这时,她会用力挣脱开妈妈的怀抱,迅速跑到屋门口,迎接爸爸的到来。当小聂力见到爸爸时,先是甜甜地一笑,随即一只手接过爸爸递过来的帽子,一只手拉着爸爸,高兴地晃着小脑袋,咿咿呀呀地说着什么。聂荣臻爱孩子,更爱聂力。聂力是他唯一的女儿。

聂荣臻走了,不能回来和女儿在一块儿玩了,小聂力见不到爸爸,哭了。“爸爸,要找爸爸……”一次,小聂力哭闹起来,张瑞华怎么也哄不住,然而孩子的哭闹使她的心情也有些烦乱了。她担心聂力的哭声会影响到房东太太,便带着聂力走出屋外,上了街。张瑞华领着聂力来到了一座公园玩耍。看着可爱的孩子,她忽然生出一个念头:“孩子想爸爸,荣臻也会想孩子,何不给孩子照张像,给荣臻寄去?”

张瑞华把聂力带到摄像师跟前,就在公园的草坪上,为女儿拍了一张两寸的全身照。待照片取回后,张瑞华委托党组织的秘密交通员,把这张娃娃照带到了中央苏区,交给了聂荣臻。从此,这张小小的照片伴随着聂荣臻跨千山,越万水,度过了无数个漫长的日日夜夜。

14年,整整14个年头。聂荣臻无法想像出小聂力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模样。在他的记忆中,女儿永远是那么天真,稚气可爱!

眼前的照片引起了聂荣臻无尽的思念,他再也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立即把这个消息告诉给了张瑞华。张瑞华听到这个喜讯后,竟兴奋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张瑞华清楚地记得,在聂力还不到4岁的时候,出于对工作的考虑,经组织上同意,聂力被寄养在上海一位工人家里。那时的上海,是国民党控制很严的白区,共产党在上海是秘密开展工作的。1936年初,红军东征的消息传到上海后,张瑞华在党组织的安排下,离开了上海,离开了女儿,只身来到天津,待机前往苏区。从那时起屈指算来,和女儿离别已近10今年头了。

离别久远,女儿生死末卜。然而,这次张家口的团聚却来得那么突然,那么的出乎意料。

是恩来委托上海中共党组织,多次寻找才找到的。”聂荣臻满怀感激之情,语调深沉而又平稳地说道。张瑞华不住地点着头,眼里噙满了泪:“是啊,那时孩子总是喊他干爸爸哩。”

1946年1月的一天,冀晋纵队联络员兼政治委员赵尔陆带着聂力从北平来到了张家口。

好冷啊,叔叔。”

嗯,过一会儿就好啦。很快就要见到你的父母了。”

聂力出生在上海,长在上海。她还是头一次来北方,来到塞外这座名城。

咳,咳!”迎面吹来一阵风,吹得聂力喘不上气来,她用力地咳了两声,把那件半新不旧的军大衣裹了又裹。

赵尔陆带着聂力走进司令部一间不大的办公室里,聂力与父母在分别十多年后,终于相见了。

15岁的聂力,腼腆中显露出几分机敏。生活的磨难使她过早地成熟了。

快,快叫爸爸、妈妈。”赵尔陆笑嘻嘻地把聂力拉到聂荣臻面前。

这时,聂力闪动着一双明亮的阵子,不慌不忙地从衣兜里掏出一张照片,对照着看了一会儿,递给了聂荣臻。聂荣臻接过照片一看,不禁笑出了声:“哈哈,傻娃娃,你好好对对看,像不像啊?莫要搞错锣!”聂荣臻的话,把屋子里的人都逗笑了。

这笑声里,也包容着几多苦涩。

早在1938年,周恩来就曾经委托过上海地下党组织的同志,寻找过聂力。几经周折最后终于找到了,但是聂力怕被人骗卖,说什么也不跟来人走。她倔强地说:“如果是爸爸妈妈找我,就让他们自己来接好了。别人谁也不行。”因此没能成行。直到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国共两党进行和平谈判期间,周恩来再次委托有关人员才找到了聂力。聂力初到北平,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的领导叶剑英,送给聂力一张照片,叶剑英指着照片上的聂荣臻幽默地对聂力说:“你看,这个人就是你的爸爸,你拿着照片到张家口去看谁像他,你就叫他爸爸。”

当聂力把照片递给聂荣臻时,自己也忍不住抿嘴笑了。在父母面前,她笑得那么自然,那么舒心。

这天晚上,塞外的月亮很明,把远山近树映照得清清莹莹,把人们的心也照得亮亮堂堂的。

在张家口,聂力只会讲上海话,对聂荣臻的一腔四川口音一点也听不懂,而聂荣臻也搞不懂她的地道上海话。一时间闹了不少笑话。张瑞华这时自告奋勇,当了父女俩的翻译。

啊,塞外的明月,又圆又亮!

上一篇:9 为了永久的思念
下一篇:11“先国事,后家事嘛!”

首页 |生平及著述 |聂帅研究会 |聂帅陈列馆 |传、文学传 |评论研究 |照片选登 |缅怀纪念 |影视作品 |走进江津
聂荣臻元帅陈列馆| 地址:重庆市江津区几江街道鼎山大道386号|联系电话:47562678 47560944|邮编:402260| 邮箱:jjnsg@163.com
主办单位:重庆聂荣臻研究会 聂荣臻元帅陈列馆 |承办单位:聂荣臻元帅陈列馆|ICP备案:渝ICP备12004964号-4

渝公网安备 50011602500158号

知道创宇云防御
总访问量: 8941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