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aa

评论研究

首页 > 评论研究> 聂荣臻在河北

8 新中国的“雏形”和“试管”

发布时间:2020-02-12 17:09   作者:   来源:   点击数:0

我国著名爱国民主人士李公朴先生,在“九一八”事变后便积极致力于抗日救国运动和群众文化教育工作。1936年他参加了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并为该联合会的负责人之一。但是不久,他就同沈钧儒、邹韬奋等人一起被国民党政府逮捕。抗日战争开始后,李公朴等人获释。获释后的李公朴稍加休憩,就又以极大的热忱,冒着生命危险投入到抗日的洪流之中。当他听到了有关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的一些传说后,一个人风尘仆仆地来到了这块抗日的新天地。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的一切,像磁石一般紧紧地吸引着李公朴。他怀着极大的好奇心,在晋察冀做了6个多月的考察,对15个县、500多个村庄进行了实地调查和访问。晋察冀边区军民强烈的抗战热情、如火如荼的斗争生活、人民群众极有秩序的劳动生产和进行建设的现状,大大地感染和震撼着这位爱国民主人士的心。宽广的良田,热闹的集市,活泼的民族秧歌舞……还有为对付日军,家家户户门窗上挂着的手榴弹、地雷等等,到处都呈现着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英勇的指挥者聂荣臻将军”签署的军区“核桃大小字的布告”,居然贴到了“恶魔和无耻的走狗所盘踞的北平城内外”,使“敌伪汉奸倒抽了一口冷气”。李公朴激动了,他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和亲身经历记录下来,挥笔疾书,撰写出了一本题为《华北敌后——晋察冀》的书。这部书真实可信,影响颇大。李公朴先生在书中热情地呼喊道:“抗日民主之花开遍了华北!”“华北是我们的,中华民族是不可征服的!”他称晋察冀是:“模范的抗日根据地。模范的抗日民主、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晋察冀边区,象征着新中国光明灿烂的前景。它的名字深深地铭刻在人们心头的深处,激荡着每一个爱国者,每一个有志气的中国人,特别是鼓舞着年轻一代的希望和向往。”最后,李公朴先生在书中大声赞美道:“晋察冀边区是新中国的雏形!”

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的模范事迹像一股和煦的春风,吹遍了全国各个抗日战场,同时也引起了一大批国际友人的浓厚兴趣,他们都想弄清八路军以极其劣势的装备,屡屡战胜强大的日本军队的奥秘。40多岁的美国情报军官海军陆战队上尉埃文斯·卡尔逊就是其中的一个。

“你一定要到五台去,他们正在那里干大事。”美国女记者艾格尼丝·史沫特莱坚定地对卡尔逊说。卡尔逊就是在这位女记者的鼓动下,决定前往晋察冀的。

1937年12月中旬,卡尔逊来到了山西洪洞县八路军总部。八路军总司令朱德接待了这位异国的朋友。当朱德知道卡尔逊的意图后,惊愕地看了看卡尔逊:“五台山已经完全被日本人包围了,从北、东、南三面来的八个日本纵队正企图打通进入该地区的道路。”朱德直言不讳地向卡尔逊介绍着形势的严峻。卡尔逊早有准备,他从容地对朱德说:“然而,这恰恰是我要去的原因,因为我想看看八路军如何作战。到五台去必须至少两次通过敌人的封锁线,这就增加了看到作战行动的可能性。”

后来报经毛泽东的同意,12月26日,卡尔逊在著名作家周立波的陪同下,到晋察冀抗日根据地进行访问。为了安全,总部派了一支40多人的护送部队随同他们从山西洪洞县出发,前往晋察冀边区。

29日傍晚,卡尔逊一行顺利地来到了阜平。

说来也巧,1938年1月31日,正是中国人民的传统节日农历大年初一。卡尔逊他们一踏上这片土地,便沉浸在一派节日的欢乐之中。奇异的风土人情与边区军民热情的款待,使这位美国军官兴奋异常。

聂荣臻得知卡尔逊到来,高兴地带领着军政学校的学员们前来迎接。当时大家都有这么一个心理,那就是想尽快见到这位高鼻子、蓝眼睛、第一个大胆地闯入晋察冀的外国朋友。消息一经传开,不少乡亲们也都跑了出来,争先恐后地挥动着手中的小纸旗,朝卡尔逊致意。欢迎的队伍及群众,约有一英里长。卡尔逊曾这样谈到当时的情景:

打仗以来,还没有外国人进入过这一地区,人民很愿意展示他们的成就。一批穿黑长袍的商人在我们经过时向我们行礼,脸上洋溢着善意。紧挨着他们的是穿着棉裤和胸前开口的黑色短棉衣的农民。他们怀着不加掩饰的好奇心观看这个有一副红面孔、穿一双粗陋的鞋子的洋鬼子。妇女协会的人举着写有“欢迎美国朋友”的三角小纸旗。

在卡尔逊到达阜平的当天晚上,聂荣臻以他那特有的风度和微笑,请卡尔逊一同吃晚饭。一些负责边区政府工作的有关人员,也与他们一同进餐。饭间他们边吃边通过周立波的翻译,进行交谈,气氛十分融洽、热烈和友好。39岁的聂荣臻神采焕发,儒雅中透着刚毅,文静中蕴含着智慧,看得出他的心情极好。他不时地胸有成竹地向卡尔逊介绍着边区军民的生活情况和边区的建设成就。

饭后,聂荣臻请卡尔逊来到了他那间墙上挂满了作战地图、桌上堆满了阜平特产的糖果、梨、枣、花生等食品的办公室,继续着他们之间的谈话。

尽管当时气候寒冷,聂荣臻办公室里的取暖炉火,却烧得旺腾腾的,屋子里充满了融融的暖气。聂荣臻一手提着马灯,一手握着笔,一会儿站在木凳上,一会儿站在炕沿上,饶有兴致地指着墙上五万分之一和十万分之一的军用大地图,用洪亮的四川口音向卡尔逊讲述着者察冀边区敌我态势。图上标插着许多红色和白色的三角形小纸旗。可以看出,在每一面小白旗的周围,几乎都被很多小红旗包围着。卡尔逊是位训练有素的军官,红白小旗意味着什么,他的心里是很清楚的。

“你看,敌人在华北的兵力非常空虚,”聂荣臻用手中的笔指着地图,信心十足地对卡尔逊说道,“如果我们的武器装备好一些,要把敌人赶出河北去并不是件难事。”

“我正要问你,枪械和弹药是怎样补充的呢?”卡尔逊对聂荣臻介绍的情况听得很认真,他对眼前这位衣着朴素,瘦瘦高高的中国军队中的高级指挥官,充满了敬意。

“很困难。我们正在收集国民党撤走时抛弃的枪支。河北农民大抵有枪,那是抗日战争前为抵御盗匪而自用的。”聂荣臻放下手中的马灯,通过翻译,从容地回答着卡尔逊的提问。

“能够从敌人那里缴获来补充吗?”

“缴获了一些,但不十分多。敌人因为不懂中国话,怕做俘虏,不肯缴枪,有时宁可人枪俱毁。”说到这儿,聂荣臻笑着看了一眼卡尔逊,说:“现在不同一点了,我们的部队学了几句日语口号,使敌人知道我们不杀俘虏,这样他们也就不像以前那样顽抗了。"

“最近,高阳有个日军分队长投降过来了。”在座的司令部的一位参谋补充说。

“是的,最近在高阳有个日军分队长自动投降过来了。问他为什么过来了他说他觉悟了,打中国人民是错误的。”

“你们相信他的话吗?”卡尔逊很感兴趣地问。

“我们考虑过,如果他是个坏蛋,他到了我们这里是决不能活动的,因为中国人民都痛恨日本侵略军。据这个日本人说,他们那里自战争开始以来,已经征兵11次了,华北的日军都很疲倦,而且都想家。”

“日军正在大量组织汉奸部队,用中国人来打中国人。对此,阁下怎么看?”卡尔逊挪动了一下身子,颔首等待聂荣臻的回答。 

聂荣臻点燃了烟斗,轻轻地吸了一口,在屋里来回踱了两步,抬起头,慢慢地喷吐着口中的烟雾,又用握着烟斗的手指着桌上的特产,示意卡尔逊品尝,接着,耐心地回答:“华北的汉奸也很恐慌,‘中华民国临时政府’这个汉奸组织已经成立很久,但能组织起来的正规伪军很少。华北的‘顺民’实在太少。最近日军正在搜罗大烟鬼、地痞流氓充当伪军,又在极力收编土匪。由这些人组织起来的军队,你想我会害怕吗?”

听到这里,卡尔逊赞同地频频点着头:“来这里经过贵军第一二九师师部时,我曾分析过,几个世纪以来,日本人还没有遭受过大的失败。这次可是不同了,它正在遭受从来没有的危机。‘卢沟桥事件’爆发时,日军在满洲有30万,在华北是20万,上海只有5万,它是想用阴谋手段,使中国不战而降。但几个月来没有达到目的,只好在满洲、华北增兵至100万,而且正在动员第二个100万。开始时他们用于中国的是战斗力较弱的部队,但当山西的战事久拖不决,而且攻陷南京,中国仍继续抗战时,他们就不得不动员那些留着以防范更强大的敌人的第一级兵了。”

“日军的兵还分为几级?”听到这儿,聂荣臻问。

“是的。据我了解,第一级兵是30岁以下的青年人,第二级是35岁左右的,第三级是35岁至45岁的人。”

“与中国比,日本虽然强但人口少,兵力不足是它侵略中国的最大弱点。”

“是这样。”卡尔逊肯定道,同时他又试探地问,“请问聂将军,要是日本派10万精兵来攻打你们,你可以支持吗?”

“我们可以保持华北。”聂荣臻略微提高了嗓音,自信地说,“不但是我这样认为,而且我们的每个战士和游击队员都这样认为,都有很高的信心。因为在人民群众的广泛支持下,我们每天都有小的胜利。事实告诉人们,日军不是不可战胜的。他派10万兵来进攻我们,我们也有击退他的办法。”聂荣臻说到这儿,挥动了一下拳头:“不但要击退,还要扩大我们的区域。敌人不是几次要想占领紫荆关,以扼住我们向东北方向发展的道路吗?但直到现在,紫荆关仍在我们手里。”

聂荣臻抬头望了望窗外,夜深沉而宁静。他稍加思索接着说:“现在天气太冷,我们衣着单薄的部队难以到察哈尔北部去活动。涞源以北,是恒山山脉的大雪山,气候奇冷,我们在那一边活动的部队,许多人冻坏了脚。等到春天天气转暖,我们在察哈尔的活动会有大的开展。到了青纱帐起的时候,我们要在整个华北燃起激烈的抗日火焰。”

“青纱帐!什么是青纱帐?”当卡尔逊听到“青纱帐”三个字的时候,禁不住问。

“到了夏天,田野里的庄稼长高了,就可以掩护我们军队的行动。这就叫青纱帐。”坐在一旁的周立波不待聂荣臻开口,就直接用英语回答了卡尔逊的提问。卡尔逊赞许地边笑边点着头。

夜已深了,聂荣臻与卡尔逊的谈话仍在继续。

话题转到了后勤供应和军官补充等问题上。聂荣臻说:“我正在考虑军区办一个军工厂,自己解决武器弹药问题。生产一些子弹、手榴弹、地雷、步枪、手枪等,技术上并不太复杂。设备、人才、原材料相信都会慢慢地解决的。”说到这里,聂荣臻突然话锋一转,眼睛里闪现出两道兴奋的光芒,快活得像个孩子一样:“军区最近刚成立了一所军政学校,干部也自己培养,还可以从优秀士兵中选拔。”

聂荣臻话音刚落,周围的人们便发出一阵“嘘嘘”的赞叹声:“刚开始时,我们心里没有底,觉得一切都没有把握,聂司令员的组织能力真不小,没过多久,一切都有了头绪。”

从卡尔逊的表情中看得出,他对聂荣臻所谈的问题很感兴趣,而且也很满意。聂荣臻也觉察出了这一点,他又向卡尔逊介绍了边区的临时政府、各种抗日救国的群众组织、边区法院、边区邮局、军区办的《抗敌日报》、抗敌剧社、正在筹备成立的边区银行发行边区货币等等情况。 

聂荣臻的谈话具有很浓的思辨色彩和说服力,精辟的分析给人一种逻辑与理性相融合的酣畅流利之美感。同时,他那极富感染力的自豪感和自信心,不时振奋着周围的人们,打动着这位千里迢迢远道而来的美国军人的心。卡尔逊边听边问,边笑边比划,不时地翘起大拇指,兴奋地说:“OK、OK!”

夜已经很深很深了,谈兴正浓的聂荣臻和卡尔逊,不得不盯住了话题。警卫员忙提着马灯,小心地把卡尔逊送回住所休息。

按照日程安排,第二天,聂荣臻和宋劭文陪同卡尔逊参观军政学校。

那天一进校门,卡尔逊就在校长孙毅的带领下,检阅了学校的学员队伍。之后,聂荣臻、宋劭文和卡尔逊等人一起,登上了美丽壮观的五台山。在五台山,他们来到了活佛居住地镇海寺。在那里,活佛们用上好的饭菜招待了他们。别看那是出家人的所在地,用的东西许多都是洋式的,是从上海搬来的。这一切使卡尔逊他们大为惊诧。后来,卡尔逊曾绘声绘色谈及当时的情景:

“我们对这里的豪华表示公开的惊讶时,聂和宋(劭文)出声地笑了。在我们到达以前,他们小心地向我们保密,我们的反应使他们像两个弦子似的开心。那夜,我们睡在铺着上等席子的炕上,盖着鸟绒毛的被子和整洁的被单。外边,微风吹过松树林沙沙作响。这可能是战争吗?”

在短短的时间里,卡尔逊还了解到日军对中国人民、对晋察冀边区肆意进行烧杀抢掠所犯下的累累罪行,同时也看到了边区人民群众积极主动地配合八路军作战、站岗放哨、挖地道、埋地雷、设陷阱、通报敌情等等许多英勇抗日的故事。卡尔逊感动地对陪同他的周立波说:“我到五台来,看到了八路军和游击队员的一个特点。无论他们的衣服怎样褴褛,脸色怎样苍白,他们的枪总擦得很亮。这个证明了他们常常使用枪,而且爱惜枪。”

卡尔逊来到阜平后的第三天,是春节。他有幸与聂荣臻司令员一同过了个既有中国民间特色又有抗日根据地特点的新年。一切都在预想之中,一切又都超乎于想像。眼前的一切对于卡尔逊来说,真是大有如愿以偿、心满意足之感。

春节过后,卡尔逊告别了聂荣臻,离开了阜平,到贺龙的部队去了。

1938年7月,卡尔逊又一次来到了晋察冀。然而这次来的情况有所不同,他是在毛泽东的亲自关照下,在由毛泽东指派的刘白羽、汪洋和戏剧家欧阳山尊等人的陪同下,来到晋察冀的。

聂荣臻为再一次见到这位异国“有心人”而感到欣慰,他和彭真、宋劭文一起,高兴地来到卡尔逊的下榻之处看望他,表示了对他的问候,并一同进行了热情的谈话。用卡尔逊自己的话说,聂荣臻“甚至比我一月份在阜平见到他时更有信心了,这期间有了许多成就。日本人洗劫并烧毁了阜平,但他们几次要进入五台高原的企图被粉碎了。临时政府的控制力量已经延伸到河北省的中部,一支远征军实际上已到了北平的北边和东边地区,在那儿日本人的统治据认为是强有力的”。“在建立社会的、经济的和政治的秩序以增进人民的福利,增强他们抵御侵略的力量方面的发展是很杰出的。这个被隔离的区城已经成为新中国的试管……虽然聂不认为是他的功绩,但他的思想、精神和动力是这个政策的核心。”

     “新中国的试管”,是卡尔逊对他在晋察冀所见所闻的形象比喻。卡尔逊虽然不是共产主义者,但他确是一位有经验、有正义感且具有实事求是精神的职业军官,他以宝贵的第一手资料对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的成就,作出了客观而公正的评价,从一个侧面证实了聂荣臻开创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的成功经验,反映了游击战争只有在得到人民广泛支持的正义战争中才能得以成功的伟大真理。


上一篇:7 硝烟中的“父女”情(二)
下一篇:9 为了永久的思念

首页 |生平及著述 |聂帅研究会 |聂帅陈列馆 |传、文学传 |评论研究 |照片选登 |缅怀纪念 |影视作品 |走进江津
聂荣臻元帅陈列馆| 地址:重庆市江津区几江街道鼎山大道386号|联系电话:47562678 47560944|邮编:402260| 邮箱:jjnsg@163.com
主办单位:重庆聂荣臻研究会 聂荣臻元帅陈列馆 |承办单位:聂荣臻元帅陈列馆|ICP备案:渝ICP备12004964号-4

渝公网安备 50011602500158号

知道创宇云防御
总访问量: 8941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