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aa

本人著述

首页 > 生平及著述> 本人著述> 军事文选

关于部队文艺工作诸问题*

发布时间:2020-01-22 15:34   作者:   来源:   点击数:0

201

(一九四二年八月六日)

不久以前,我们曾经讨论过关于部队文艺工作上的许多问题。为了求得全军更一致的了解,我们今天召集全军的艺术工作者来开会讨论一次,这是完全必要的。

我们所讨论的范围,只限于部队的文艺工作,范围虽小,问题却是重要的。同志们在几天的会议中,已经讨论了许多问题,但是有些问题还必须提出谈谈,我今天所讲的就是以下几个问题:

一、我军对文艺工作的态度

我们军队究竟是不是重视文艺工作呢?或者扩大一些说,是不是重视整个文化生活呢?同志们都在部队里工作了相当长的时间,而且都是做的文化工作,那末,为什么还把这个问题跟同志们来谈呢?因为这个问题是关于我们的基本态度问题,我认为是很重要的。

今天我们是处在伟大的民族解放战争中,是在广大的炮火连天的战场上,我们所在的地区比过去辽阔,文化也较发达。就在红军时代那样狭小落后的地方,荒僻闭塞的地区,渺无人烟的茫茫草原上,我们虽然没有象今天这样多的文艺干部,没有象今天这样的帐篷舞台,受着人力物力极端困难条件的限制,但仍然有



*   这是聂荣臻在晋察冀军区文艺工作会议上的讲话,《晋察冀日报》一九四二年八月十三日曾全文发表。                              

202

着自己的文化生活,有自己的艺术。在艰苦的长征当中,我们同样有演剧、有跳舞,张国焘曾骂过我们,说是:“商女不知亡国恨”。他今天已经做了革命的叛徒,他当时有这种说法,我们也就毫不觉得奇怪,因为他的观点和我们是不一样的。

我并不是说过去我们的文艺怎样好,满足于过去,而是用这样的事实,来说明我们八路军有着悠久文化工作传统。而这也正是我们一贯的光荣传统之一。

我们不是自己来夸耀、骄傲,但可以说,象今天八路军这样庞大的文化工作队伍和文艺活动,在中国其他的军队中是找不到的。

我们的文艺工作做得好不好,那是另一个问题。但我们军队中确有许多文艺工作者在开展自己的工作,却是事实。不仅今天在座的同志在干着文艺工作,而且还有许多大大小小男男女女的同志,都在努力进行这一工作。这是我们八路军值得夸耀与骄傲的特点,是红军以来光荣传统的继承和发扬。虽然部队里的同志对于文艺工作的认识,由于各人政治文化水平的不同,对于问题的了解也许不免有出入,但误解文艺工作的究竟是个别的,少数的,如果拾取个别不好的例子,夸大看成是整个的现象那就不对了。

二、文艺工作者在八路军中的地位

也许有人要提出这样的问题:“文艺工作者在八路军中的地位究竟怎样?”那末,很明显的,我们可以看到,在八路军里面的干部、战士和军事、政治、文化、后勤、经济各种工作人员,只有岗位的不同,而没有什么地位的差别;在地位上都是一样的。所以,文艺工作者在我们部队中也只是工作岗位有所不同,在地位上跟全军的指战员没有两样。

更具体地说,部队的文艺工作者,在组织上讲,是属于政治部门,所以他们的地位,也就是政治工作者的地位。我们的政治


203

工作,就是党的工作,在八路军中有着崇高的地位。这样说部队文艺工作就是政治工作的一方面。这样讲也许有的同志认为抹杀了文艺工作的特殊性。那末,文艺工作究竟指的是什么呢?根据毛泽东同志整顿三风的报告,我们知道:新闻记者、文艺作家,都是政治工作者——宣传工作者、宣传家。所以在部队里的文艺工作者,也就是宣传工作者、宣传家。这没有把我们看小,我们从来不争什么称号,称号不值得争,争称号是不会有好处的。

总而言之,在部队中,我们的政治工作是掌握艺术这一武器,拿这武器为战争服务。就我们的文化武器来说,不管我们在军事上的装备是如何低劣,比不上强大的敌人和其他的军队,但我们在文化武器这方面,是很注意的,我们的“装备”却不是那样落后的,这是我们的特点。

我们没有看轻文艺工作这一武器,党和军队的政治部门,紧紧掌握了它。我们既没有看不起文艺,也没有特别突出文艺。因为文艺工作是我们整个部队工作的一方面,我们把文艺和其他工作看得同样重要,这样才是真正对文艺的重视。

如果有人问到文艺工作者在八路军中的地位如何?这样问的人可能是从两方面出发;一方面是其他军队对新闻记者的看法,本来新闻记者也并不是他们军队的组成部分,所以他们对待新闻记者,是象客人一般的款待。但我们没有这样做,也不需要这样做。至于另一方面,那就是根本从坏的意识出发,斤斤于名利地位的问题,这在我们部队里,根本就站不住脚跟。要想在八路军里争特殊地位,是不应当的,也是没有可能得到的。

三、文艺工作者的前途

部队文艺工作者的前途究竟怎样?对这个问题的答复是简单的。我们的前途就是胜利的前途,有了胜利的前途,其他一切军事、政治、文艺工作者才都有前途。

具体的说,文艺工作者将来究竟怎样?那么我要说,今天我


204

们的文艺工作者,还是在丰富自己的生活,锻炼自己的修养,这是一个努力发展的过程,我们还没有成为“家”,比如戏剧家、音乐家、美术家、文学家等等。现在我们还是无“家”可归。正在寻找自己的“家”的时候。“家”就是我们发展的前途,我们的同志可以自己选择自己努力的方向。

至于今天的文艺工作者,是不是将来都成为文艺家呢?那倒不一定。也许有的同志有一天放下笔杆,拿起枪杆,中途改行,变成军事家、政治家。因为今天还不能确定自己发展的方向,尚在摸索与认识自己的过程。同样今天拿枪杆的同志和做其他政治工作的同志,也许由于自己爱好文艺,喜欢写作,以及他自己在实际工作中积累了丰富生活,而在将来变为文艺家,这也是可能的。

但对于今天从事文艺工作的同志,我们是一定尽量使大家向文艺方面发展,给以顺利的条件,使得将来有所成就,造成自己的“家”。不过到底能不能有所成就,这就要靠自己主观刻苦的努力了。在八路军中,有了广大的战场,有同志们英雄用武之地,一切艺术活动都是自由的,你要到连队中去,要到火线上去,都是可以的。

我们鼓励大家都有专门的发展,只要自己真正下番苦工夫,将来的前途,无疑的都可以造成自己所要找的“家”。如果中途愿意改行,要作政治家、军事家的话,也同样有自己的发展。比如今天有许多小同志在剧社或宣传队做文艺工作,但由于他们年纪小,文化政治水平低,今天还不能确定自己发展的方向。但到了一定的程度,将来大了,要做一般的军事、政治、宣传、组织工作都可以,我们决不限定他只有做文艺工作的资格。同样,如果一般的军事、政治干部,他爱文艺,要写东西,将来一旦他愿放下枪,说:“我要改行,我要干文艺”,也同样有充分可能的。比如今天许多苏联成名的作家,在革命前是不知名的,后来在红军里面当军事指挥员或政治工作人员,因为他是生活在丰富的斗争中,对


205

文艺有爱好,在革命后有充分的时间写出来,终于写出了成名的东西。

今天的文艺工作者将来不一定都成为什么“家”,但我的意思不是说,今天在文艺工作岗位上的同志就可以马马虎虎没有一定的方向,不是的。有的将来还是可以各自成“家”的。我们不仅希望在座的同志努力作好文艺工作,而且还鼓励一般军事政治工作人员爱好文艺,很好的努力写作,将来也能成为文艺家。我们需要大批的文艺人才,这同样是我们所需要的丰富的“家产”。

即使我们有时把从事文艺工作的同志调走做别的工作,但我们的政治机关不是没有考虑,而是一方面看他向哪方面发展更有成就,同时看他自己愿意向哪方面发展,尽量征求他自己的意见。特别是青年,有的已经确定了自己发展的方向,有的还没有确定,不管确定不确定,如果他对别的方面有兴趣,他就有提出自己意见的自由,政治机关可考察他适合于什么工作,而把他放到合适的岗位上去。干其他工作也不会妨碍自己文艺方面的发展。因为今天我们还处在造就的过程,要有成就,就要与战争结合,在各种斗争过程中来丰富与锻炼自己。

同志们有充分的自由,来决定自己发展努力的方向。在军队里,我可以负责的说,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拦你们发展的前途,你们的前途是伟大的,光明的!

四、文艺工作者的成就问题

文艺工作者的成就问题,也就是在部队中怎样来培养文艺工作者的问题。

我们要丰富自己的斗争生活。也许有人以为在军队中从事文艺创作,会有许许多多的困难,比如时间不够啦,日常的工作太多啦。我们对这个问题,显然与这些人的看法是不一样的。如果你要在军队中真正从事文艺工作,那末,就必须去了解真实的战争生活,在烽火弥漫的战场上去丰富自己。如果脱离实际,关起


206

门来写东西,是不能很好的反映战争现实的。

我们部队的文艺工作者,过着军队的生活,即使在剧社,生活上也多少有和连队相同的地方,但和连队生活到底还有很大的差别。如果真到连队中去,跟战士打成一片,就可了解在战场上的一些问题。在炮火连天的场合,在打枪的时候,在冲锋肉搏当中,在爬上敌人堡垒工事的一刹那,战士们脑海里想的是什么?心里发生的是一种什么感情?这些问题决不象我们所猜想的那么简单。我们今天希望有创造能力的同志到连队去生活一个时期,真正体验一下战斗生活,在必要时扛起枪杆,跟战士们一起战斗,那一定和今天的生活大不相同,会写出很真实的东西来。中国的古话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很有道理。据说曹禺写《日出》,他就真正调查了妓女的生活。这种忠实于现实的精神是应该为创作者所效法的。

我们今天处在伟大的民族革命战争的烽火中,但写出来的东西既不象又不很真实,这说明我们的生活与战场是隔离的。

老实说,你今天只要求时间,要求一个安静的房子,要求加点煤油……这并不能解决创作上的困难问题。当然,我们并不要求同志们马上写出伟大的作品来,也不要企图写一本大东西,一举成名,象考博士、中状元一样,而是要求大家深入的体验生活,丰富自己的生活与题材。

直到今天,尽管还没有出现真正反映战争的伟大作品,战时的中国文坛,显得异常的贫乏。但我们鼓励同志们说,伟大的作品将来一定会产生,而且一定会产生在前线,产生在堡垒附近。

今天的问题是文艺工作者要真正与战争结合,走进伟大斗争中的问题。部队的文艺工作者,虽然没有隔离斗争生活,但还不够丰富,不够深入。

也许又有人说,今天创作少的原因,是批评太多,鼓励太少。但实际上我对于文艺作品的好坏,就从来很少批评,这不是自由


207

主义,是因为我们的同志还在创作过程中。我的批评少,也不是因为今天的创作毫无成就,不值得一评。我们的作品当然也有好的,但我决不说某人的作品如何伟大,怎样空前绝后,因为这样的评论没有一点好处,过分的夸奖和乱捧一通,是害死人的事情。好的当然应该鼓励他继续前进,但过分的宣扬却会使年轻的作者短命夭折。可是,另一方面,向同志们泼冷水好不好呢?批评作品总是“一无所成”或“失却立场”这也是不好的。固然有些问题,严格地讲起来是立场的问题,但我们决不严格的批评,因为这不是作者主观上故意这样作的。我们知道,同志们多是小资产阶级出身,还没有经过长期的锻炼,如果这样过分的批评,就使人没法工作。我们的批评主要是采取善意的修正的方式,使同志们在工作中有所取舍,求得工作上的改进。如果开口就是“政治问题”,闭口就是“原则问题”,这将使许多文艺工作者战战兢兢,不敢动手了。

我们鼓励同志们大胆创作,大量创作,有缺点就纠正,即使有些成就,也不必过分夸耀。


上一篇: 从现在去认识过去从过去来了解现在*
下一篇: 在晋察冀边区党政军高干会议上的报告及结论(节录)

首页 |生平及著述 |聂帅研究会 |聂帅陈列馆 |传、文学传 |评论研究 |照片选登 |缅怀纪念 |影视作品 |走进江津
聂荣臻元帅陈列馆| 地址:重庆市江津区几江街道鼎山大道386号|联系电话:47562678 47560944|邮编:402260| 邮箱:jjnsg@163.com
主办单位:重庆聂荣臻研究会 聂荣臻元帅陈列馆 |承办单位:聂荣臻元帅陈列馆|ICP备案:渝ICP备12004964号-4

渝公网安备 50011602500158号

知道创宇云防御
总访问量: 9018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