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aa

传、文学传

首页 > 传、文学传> 将军与孤女

(三)日本孤女的热泪洒落在中国大地

发布时间:2017-09-06 15:10   作者:   来源:   点击数:0

中日友好协会邀请美穗子访华。一九八○年七月十四日,聂荣臻副委员长在北京亲切地接见了美穗子一家。她流着激动的泪水感谢聂将军救命之恩。后来她说:这些日子,我好象一直沉浸在幸福的梦境里。她表示愿为日中友好关系的发展起一点纽带作用。

踏上故乡土

肖庆璋 朱敏之

四十年前被八路军战士从战火中救出的日本小姑娘“兴子”——现年四十四岁的美穗子,应中日友好协会的邀请,于一九八0年七月十日晚和她的丈夫及女儿等一行六人,乘中国民航班机从长崎到达北京,受到有关方面的热烈欢迎。

        阔别四十年的中国,对美穗子是十分亲切的。她同前来迎接她的中日友协副秘书长金黎,聂力同志,《日本小姑娘,你在哪里?》一文作者、《解放军报》社副社长姚远方等热情握手,连声说:“非常感谢你们。”

 

在休息室,当美穗子知道聂力是聂荣臻的女儿时,激动得一下子把她紧紧抱住,流着眼泪。聂力把一束鲜花献给了她,说,我是代表父亲来欢迎你们的。这鲜花是我们家里自己种的。她对美穗子说,我们非常高兴知道今天是你四十四岁生日,真是双喜临门。祝你健康,全家幸福。你来到中国就象到了自己家里一样,希望你在这里过得愉快。

美穗子也在机场休息室发表了热情的讲话。她说,中日友协邀请她一家访问,她简直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她对中国人民的感激之情。她要感谢聂将军救命之恩。她说,这次访问假如能为加深日中友好尽到一点力量,将是她最大的幸福。

美穗子一家来到了住地北京饭店,在美穗子的住房里放着一个大蛋糕,这是中国朋友庆贺她今天过四十四岁生日而赠送给她的。美穗子爽朗地笑了起来。

应《文汇报》记者之请,美穗子还特地为中国读者题了“日中友好”、“中日友好”的词句,并签了名。


《日本小姑娘,你在哪里?》一文的作者姚远方也和美穗子进行了热情的谈话。

来中国前,美穗子在她开设的五金店门口贴了一个通知:“本店十日后休息两星期”,并悬挂了中日两国国旗。来华前他们一家向都城市泷内市长和宫崎县松形县知事辞行。县知事和市长请美穗子带来了给聂荣臻将军的感谢信和礼物。都城市市民八日在市政府前,为美穗子一家访华举行了欢送会。

眼里闪着泪花

肖庆璋

美穗子一家在中日友协负责人陪同下到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参观。当博物馆负责人把一本贴有记载四十年前八路军在战火中抢救“日本小姑娘”事迹照片的纪念册送给美穗子一家时,美穗子的丈夫栫昭男激动地连声致谢。他说:这是最珍贵的礼物,这将是我们家的传家宝。


在军事博物馆抗日战争馆中新设置的关于这一事迹的展览专橱前,美穗子一家流连良久。美穗子长久地看着自己穿着用中国花条子土布缝制的衣服同聂荣臻将军的合影;看着护送她的农民准备上路时,聂司令员抚摸着她的头和她告别的照片;看着八路军战士喂她面糊糊,聂将军俯身一旁等她吃完的情景;看着那张她在东王舍被救后八路军战士经过几个村庄护送她回去的路线图……美穗子最近因为兴奋、劳累,得了感冒,嗓子哑了,不能多说话,但眼里总闪着泪花。四十年前照片中那个眼角眉梢略向上翘、双唇紧闭,颇有些倔强的女孩神态,今天在美穗子的脸上仍依稀可见。她的三个女儿真智子、圣子、留美子,看看橱中的照片,再看看妈妈,都很感动。二十岁的真智子说,她母亲这么健康,能活到现在,都是因为中国人民把她救了出来,否则就没有她们一家了。这些文物保存得这么好,真难得啊。


一家人走到一组描绘日本侵略军在我国解放区实行“三光”政策的图片前面的时候,都停了下来,倾听讲解人员解说。栫照男很有感触地说:在日本,上了年纪的人都知道当年日本侵略军的残暴。所以一定要带孩子们来看看,让她们知道一些过去的事。陪同的军事博物馆负责同志说:账要算在军国主义者身上,中日两国人民应该世世代代友好下去!

乡情

肖庆璋

从石家庄出城往西,远处晨雾中隐现的一片灰色的山峦,就是太行山了。

美穗子凝视着车窗外,似乎在寻找她儿时的记忆,又似乎在迷惘的梦幻中。她,一个普通的日本劳动妇女,受到聂荣臻将军那样亲切的关照,受到中国人民那样热情的接待,简直不敢相信。她常常问自己:这是真的吗?我是不是在做梦?

这不是梦,这是真的。今天,七月十六日,又将是一个难忘的日子。她回到了她的第二故乡,她将去寻访当年八路军把她从硝烟中救出的地方,去寻访她儿时嬉游和在日军炮火轰击下父母双亡的所在。

山势逶迤,汽车在公路上奔驰,前面就是井陉县治所在的微水镇了。井陉在古代是从太行山进入华北平原的八大隘口之一,也是兵家必争之地。四十年前的百团大战,首先在这一带打响。


出微水西北行十余公里,就是井陉矿务局和现在称作新井车站的原井陉煤矿火车站。听说美穗子要来,老乡们都从家里跑到公路两旁来看望她。矿务局用当地出产的又大又甜的沙瓤西瓜来款待远客。

        来这里以前,美穗子曾尽力在想象中描绘当年的情景。现在一看,一切都出乎她的意料。车站要比她想象中的大得多,宏伟得多,环境也要整齐得多。当年八路军把她抢救出来的那座房子,早已在战火中化为灰烬,原址上已是一座库房。她父亲工作过的办公室,和一排新房相连,显得又小又窄……在车站休息室里,她环顾四周,百感交集,旧情新景,一齐涌上心来。一家人的眼里都闪着泪花!

一家人的泪花也使人们想到当年的情景。一九四○年八月二十日午夜,日军炮弹不断落在美穗子家的周围。墙倒屋坍,火光中隐约传来孩子的啼哭声。“冲进去!把孩子救出来!”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第三团团长邱蔚大声命令身边的机枪手。在浓烟烈火中,机枪班长和一位战士冲进去救出了四岁的日本小姑娘和她七个月的妹妹……冲进去的机枪班长姓李,河北阜平人,一九四○年十二月在阜平一次战斗中壮烈牺牲;那位战士在一九四一年易县战斗中也牺牲了;团长邱蔚后来升任军长,也去世了。

世事沧桑,怎能不令美穗子一家流泪呢!

从新井火车站回到石家庄,当天下午,美穗子一家就到烈士陵园,向当年在华北战场上牺牲的八路军烈士的纪念碑献上一个洁白的花圈,双手合十,祈祷冥福。

石家庄对美穗子来说是不会忘怀的。这里的中国朋友特地送给她一对井陉烧制的陶瓷花盆,好让她种上四时盛开的中日友谊之花。石家庄市长又让她带一匹唐三彩的骏马给都城市市长,希望中日友谊象骏马那样奔腾前进。

美穗子也确实把这里和太行山当成她的第二故乡。在中国朋友欢迎她们一家的宴会上,美穗子一家人情不自禁地站起来唱了《故乡》这首日本民歌。“故乡的情景在我梦中常见,可爱的故乡,我怎不向往……”他们歌唱的,也是太行的山,太行的水!

珍贵的照片

韦野

美穗子在石家庄对外友协举行的宴会上,赠送给中国朋友的第一件礼品就是相册。


这部相册是美穗子访华前特意准备的,还洗印了数百张折叠式单页的全家照,扉页上写着每个家庭成员的名字、年龄、职业,封面印着“感谢伟大的中国人民的真诚友谊”。我问美穗子的丈夫:“为什么把相册作为第一份礼物?”他回答说:“美穗子看到当年聂将军牵着她的手的照片后,深深感到照片的可贵,她比过去更喜爱照片了。”

“她的照片,是友谊的最好的象征。”席间,日本朋友热情地解释美穗子的照片所蕴含的情谊。《读卖新闻》的记者屋地公克是最早报道美穗子被找到的记者之一,我从他的认真介绍中得知,美穗子最后确认中国人民要寻找的小姑娘兴子就是她本人时,决定的因素并不是她还依稀记着坐过挑筐吃过梨,而且两张相同年代的有她自己留影的照片,这照片宛如两个天真活泼的幼儿在一同告诉她:“毫无疑问了,我就是美穗子的童年!”

原来,日本各家报纸登出兴子的照片之后,美穗子没有及时看到报纸,丈夫看后曾告诉她:“那位兴子的经历和你差不多。”这句话并未引起美穗子的注意,她看了报纸,还以为是寻找别人而不是自己。后来,两位记者从二百多人的来信来电中提供的线索,进行了大量社会调查,而且已经从当年的“华北交通公司”档案中查到井陉煤矿火车站副站长美穗子的父亲的名字,和美穗子的住址时,按说她完全可以肯定自己就是兴子了。但她为了不辜负中国人民的深情厚谊,不致有丝毫的误会,她找出了自己三岁时同母亲一起照的像片,和报纸上的像片仔细对照,让大家审视。可是报纸上的像片不清楚,怎么办呢?能这样决定吗?她渴望着找到更美满的根据,以便向救命恩人汇报。谈到这里,屋地公克告诉我,《读卖新闻》社用飞机迅速把新华社对外播发的兴子的原版照片,从东京送到都城市,因为原版像片十分清楚,便于对比。这时,美穗子兴奋得象过节日一样,请来当年接她从石家庄回国的七十七岁的伯父加藤国雄,还有她所有的亲朋,在家中聚会鉴定这张照片。加藤国雄十分自信地说:“不可疑虑了,你就是兴子,你就是中国人民关心的人!”亲朋们望着两张虽然色彩不同,但小姑娘的面庞、眼睛、鼻梁、嘴角完全相同的照片,异口同声的确认就是美穗子,你能有今天,太幸运了!这一天,她高兴得情不自禁,奔走相告,当年奶奶曾经告诉她的从中国回来时的一幕幕情景,浮现在脑际,她尽情追思着四岁时在井陉、平山、石家庄的景象,但毕竟是太久远了,能忆起的太少了,只有坐挑筐时的一霎那忆念在心灵中微微闪耀。于是,她决定尽快照个全家合影,向中国人民报告自己的生活近况,送给救命的恩人,让它长久留在恩人手里,永远亲如一家人。

今晚,这个美好的愿望实现了,美穗子异常激动地在宴会上告诉大家,她是出生在中国的人,四十年后的生日这一天,又来到了中国,这是她最幸福的一天。她不会饮酒,也激动得举杯敬酒。酒兴方醋,她和三个女儿唱起了日本民歌《故乡》:

“想起了追兔子的那座山,

想起了抓小鱼的那条河,

我做不尽这种甜蜜的梦,

我忘不了那可爱的故乡……”

将军与孤女重逢记

——聂副委员长会见美穗子

朱敏之 肖庆璋

一九八0年七月十四日上午十时,在人民大会堂新疆厅,聂荣臻副委员长接见了美穗子及她的丈夫栫昭男、女儿真智子、圣子、留美子,还有美穗子的堂兄加藤定雄。

美穗子终于见到了朝夕盼望的聂将军。年逾八旬的聂副委员长拉着这位四十年前曾携手拍照的“日本小姑娘”,看了又看,亲切地说:“很高兴看到你和你一家人。当年我见到你时,你还是个小女孩,只有这么高。”(聂将军用手比划着)

美穗子双手紧握着聂副委员长的手,深深地鞠躬,以额触聂副委员长的手,激动地哭出声来。

美穗子说:当年充满人类友爱精神的八路军搭救了我,当我知道这件事后,一直在想念着聂将军的面容。这次我能踏上日夜思念的我的诞生国——中国,又见到聂将军本人,我的心情是难以用言语来表达的。

她告诉聂副委员长:她一家这次来中国访问,再次感受到中国人民的友情和国际主义精神。她表示愿为日中两国人民的友好关系的发展做一点贡献。

听说美穗子要来,聂将军特请中国著名画家程十发画了一幅《岁寒三友图》,并亲自在图上题了“中日友好万古长青”的辞句。这次亲自送给了美穗子。

聂副委员长说:严冬的松树苍劲有力,梅花盛开而不凋谢,它象征着中日友谊是经得起考验的。

美穗子则先向聂将军赠送了一个珍贵的日本工艺品宫崎县的特产——大型绢人和美穗子全家合影。

特别有趣的是美穗子最小的女儿十四岁的留美子,听说要来中国,瞒着她的父母,悄悄地把平时积下来的零用钱买了一个白绒布制作的小白羊,今天也送给了聂将军。聂副委员长非常愉快地对美穗子说:你的姑娘都很可爱呀!

美穗子说:我来的时候,许多日本人,特别是前日本军人,托我带口信向中国人民表示道歉和谢罪之情。

聂副委员长说:过去的事情,就算过去了。日本军国主义发动的侵华战争,不仅给中国人民,也给日本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我接到你的信,知道你在战争中的苦难历程,这是可以理解的。你这次是来中国探亲的,象你这样的情况,是不少的。中国有部电影叫《樱》,就描写了这种情形。所不同的,你是从火线上救下来的。当时我得到报告,想了两个方案,考虑是把你养起来还是送回去好。我想,我们把你养起来,那时你幼小,孤苦伶仃,留在异国,而且战争还在进行,你一定会很可怜。我想还是把你送回去。虽然你父母双亡,但总有亲戚朋友吧。当然,我也很担心,兵荒马乱中你能不能平安回到家乡。这件事已过去四十年了。中日建交后,在中日友好不断发展的情况下,才有可能找到你。这次日本新闻界的朋友,特别是《读卖新闻》的朋友,为这件事作了很大的努力。今天我看到你们有一个美满的家庭,感到非常高兴。

美穗子说: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你和人民解放军救了我,才有我今天这样的幸福美满的家庭。

聂副委员长说:不能这样说,这不是我个人的事。我们这样做,是因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有着人道主义的光荣传统。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我们应该向前看。中日两国是一衣带水的近邻,没有理由不友好。况且中日两国还都处于霸权主义的共同威胁下,日本的北方四岛还被占领,在我国边境,他们陈兵一百多万。中日两国应该进一步团结起来,共同反对霸权主义,保卫自己的国家。

美穗子说:谢谢你,你一定要保重身体。

聂副委员长说:日本民族是勤劳智慧的民族,日本经济恢复发展得很快,要向你们学习。

日本驻华大使说:聂将军为增进日中友好作出的新贡献,是很有意义的,向你表示衷心的感谢。

聂副委员长说:日本人民是希望和中国友好的,愿中日两国人民世世代代友好下去。(对美穗子)希望以后还有机会见到你们。

美穗子说:请你一定要保重身体。

美穗子含泪向聂副委员长握手告别。

接见时,日本驻华大使吉田健三也在座。中国方面在座的有:孙平化、柴成文、姚远方、金黎、聂力等。

我的第二故乡——中国

栫美穗子

这次相隔四十年访问了我的第二故乡中华中华人民共和国,首先对邀请我访华的聂荣荣臻将军、中日友好协会的各位先生,以及对中国人民的热情接待表示感谢。并向给予超过我身份的盛大欢迎的北京市、石家庄市、新井火车站、上海市、杭州市以及同行的中国新闻工作人员表示衷心的谢意,谢谢你们!

我从报纸上读到《日本小姑娘,你在哪里?》这篇报道时,做梦也没有想到我就是文章中所说的“兴子”。而且当时我还和丈夫一起象议论旁人似地说:别人也有与我相似的经历。

经过中日两国新闻界人士的热心调查,出乎意料之外很快就确认“兴子”是我,报纸、电视进行了大量的报道,其吃惊程度只能用睛天霹雳这一词来表达。虽说我的身世曾对丈夫讲过,但和三个女儿却从未详细说过,因此她们吃惊的程度似乎更甚。

我知道自己就是兴子后,马上写信向救命恩人聂将军表示感谢。接到回信打开一看是邀请我们全家访华。我就是兴子这消息传开后,每天都有新闻记者来采访或者是亲戚朋友来看望鼓励我,根本顾不上工作。每天都收到从日本各地以及中国的来信,多的时候一天能收到近二十封信,每天还要忙于回信。

六月二十四日,从中华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日使馆处得到了访华的正式请贴,知道出发的具体日期是七月十日。这一天刚巧是我四十四岁生日,能在生日这天去访问我的第二故乡中国,想到这点心情特别激动。我马上把请帖供在家里的佛坛前,全家一边祈祷一边合掌礼拜。还有中国方面也同意了我的请求,准许在都城市当职员的堂兄加藤定雄陪我们一同前往,使不习惯出远门的我和丈夫安了心。

临出发前夕,更加忙碌。宫崎县、都城市以及当地的一些团体都为我们全家举行了欢送会。

由于什么事情都是第一次,我的心情越来越紧张和不安,夜里也失眠了。虽说我的身体还可以,问题不大,但在出发前三天还是得了感冒。

整理行装,做衣服,向带了礼物来送行的街坊邻居一一表示道谢,忙得每天都无法休息,一直熬到深夜才睡。离开宫崎时,以宫崎县知事松形先生、都城市副市长岩桥先生为首,约有一百入到机场送行。在长崎时,到机场送行的有中国驻日使馆的金先生、王先生、长崎县知事久保先生、大村市长户岛先生。

到达北京机场后,受到了将军的女儿聂力先生、中日友好协会的金黎先生、《解放军报》社的副社长姚远方先生以及许多新闻记者的热烈欢迎。照明灯以及照相机的闪光灯闪闪发光,我暗暗吃惊,真没有想到能受到如此隆重的欢迎。在人群的族拥下走进机场的一室,虽与聂力等各位先生是初次见面,但他们的亲切谈话使我好象见到了自己的好友一样,流下一激动的泪花。

到了我们住宿的北京饭店,中国方面以寿字生日大蛋糕来祝贺我的生日。第二天,拜访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时,送给我纪念册,里边有我小时候的照片,又一次使我体会到中国人民的深厚友谊。

和聂将军是在人民大会堂见的面。见面的前一天晚上我的心情非常紧张,怎么感谢才好呢?能否把自己的心情充分地表达出来?东想西想久久不能入睡,结果迷迷糊糊地从床上掉到地板上。可是第二天见到聂将军,觉得与在日本时从照片上所看到的严肃形象完全不同,他身材高大,非常温和,不由得使我产生了错觉,好象如见到了自己的亲生父亲一般。

据说聂将军已有八十一岁的高龄,他的话至今仍在我耳边回响:“光阴如流水,转眼已过四十年。你幼时的面影至今还深刻地留在我的记忆里,现在见面一看果然长得和小的时候完全一样。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中日之间过去所发生的一些不幸之事给两国人民都带来了莫大的痛苦,你们一家就是这段历史的见证人。”

好象还讲了不少话,由于当时又兴奋又紧张,具体还讲了些什么已经想不起来了,但有一句话我现在记得很清楚。当讲到四十年前把我从烈火中救出时,他说:“当时,就这样让你在中国长大呢还是让你回到日本人那边去,考虑了很久久很久。”

如果将军的健康和时间还允许的话,还想多听他讲些话,但能见到他并当面向他道谢救命之恩,此事本身就是最大的幸福。我想当时的感激之情必将成为度过我以后人生的支柱。

现在,我从心里祈祷将军的身体永远健康。

七月十六日,全家访问了父母、妹妹长眠的地方石家庄和井陉煤矿火车站,这两个地方是我四岁以前居住过的地方。车站工作人员带领我们参观,边听讲解边回忆起好象火车站的周围有山脉,车站位置没有变,和四十年前一样。我愿想在父母亲死去的地方合掌礼拜,但在井陉车站五千名欢迎群众以及中日两国新闻记者的包围下,这点也未能做到,真是遗憾。三个女儿回到日本后大概也觉察到这点,对我说:“如果从外祖父、外祖母长眠的地方拿一点土到日本来该多好!哪怕是一小把也行。”

但我还是很高兴能够去井陉车站,从心里祈祷双亲的冥福。随行的日本记者对我讲:“美穗子,叫爸爸、妈妈吧!”听到此话,我忍不住哭出声来。在这里痛快地哭了一场,长年积在心头的悲伤消失得无影无踪,心情特别舒畅。

在回宾馆途中的汽车里,国防部外事局参谋张兆玉先生唱了“北国之春”等歌曲。我一边听他唱一边切身体会到“到中国来得真好”!他唱完一段歌词唱第二段时,我也情不自禁地一起唱了起来。

在访问杭州、上海时,每到一处都受到热情的接待,使我们的旅行更加愉快和丰富多彩。现在还未忘记,参观杭州六和塔时,杭州十五中学的学生们对我的亲切而又热情的问候。来中国前,印制了五百多张很大的名片,上边有全家和堂兄加藤定雄的照片。这些名片似乎得到好评,来中国后很快就送完了。给名片时往往要求在名片上签名留念,虽说有点不好意思,但我还是很认真慎重地在一张张名片上写上“日中友好万岁 栫美穗子”。

正如中日友好协会、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各分会的先生们在讲话中所指出的那样,中国和日本自古以来就是友好国家,虽说有过一段不幸的时期,但过去的事情已过去了,今后中国和日本要越来越友好,子子孙孙地友好下去。我是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这次接受邀请访华来到中国,在与中国人民的接触中了解到贵国人民的心胸宽阔,使我深受感动。我认为友好是从相互理解开始的,我们一家人尽管力量微不足道,但为了日中友好要竭尽全力。

最后,对聂将军、中日友好协会和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的各位先生以及中国人民的热情款待表示感谢,并祝贵国繁荣发展。

欢迎你,美穗子

(外二首)

峭岩

昨夜的风呵,昨夜的雨,

昨夜的梦呵萦脑际。

闭上眼睛看见了你,

你还坐在那挑筐里……


曾记得,古月河洗过你的脸,

太行小路留足迹,

歌谣伴你入梦境,

土布为你裁新衣……


冬尽春来樱花开,

中日建交逢佳期,

飞洋跨海你访华,

带来盛情和友谊。

欢迎你呀,美穗子,

到咱太行走亲戚。

访山探水拜亲人,

共话昨天说胜利。


太行、富士今相望,

两国人民共欢喜,

愿中日世代结友好,

山水不分总相依!

中日一家

——挑担子农民的话

不是我老汉表功劳,

不是我老汉话儿长,

送你时,翻过多少难上的梁。


记得攀登米汤崖,

小路崎岖如羊肠,

山陡仰头草帽扬。


走上两步汗珠掉,

迈上五步身打晃,

可我身晃心不慌。


心里想,聂司令指示送兴子,

再有难处也要上,

立时浑身添力量。


怕滚坡,把你抱紧小心上,

要死要活自己顶,

万不能叫你身受伤。


那天送你到微水,

你同家人见了面,

我才把心放。


咳,这些都是过去事,

我那点小事谈不上,

叙友情,咱们还写新篇章!

心事

——太行母亲的话

那一天,报纸送到山洼洼,

照片洒满泪花花。

“是她,是她,就是她,

当年的‘兴子’找到啦!”


枣红时节送走你,

乡亲嘱你几多话:

以后有空常来走,

——这里也是你的家。


眼望荆筐过柳沟,

想起草帽忘记拿。

生怕天热你中暑,

追到村南没影啦。


年年月月惦着你,

是否平安回到家?

每当想起这桩事,

心里好象针儿扎。

……


欢迎你,美穗子!

飞洋跨海来访华。

看看太行村和镇,

旧貌换上新披挂。


对面坐在土炕上,

吃着红枣喝着茶。

村里乡亲全来到,

家长里短慢慢拉。


大娘准备了新草帽,

访山访水戴上它。

四十年的心事今如愿,

姑娘看你还缺啥?

将军—孤女

宁宏宇

驰骋沙场的将军,

也有父母儿女的柔情。


饱经磨难的孤女,

更懂得世道的艰辛。


将军—孤女,

重逢情意深;


战争—和平,

该如何总结教训?

去见聂司令

(太行儿歌)

丹琳

公鸡叫,

鸟儿唱,

东山升起红太阳,

照着日本小姑娘。


细眉毛,

圆脸庞,

坐着荆条小挑筐,

手捧雪梨喜洋洋。


挑夫乐,

上山岗,

看着日本小姑娘,

情深意长把话讲:


“聂司令,

英雄将,

率领八路好健儿,

冲锋陷阵打胜仗。


聂司令,

慈母心,

爱你就象爱儿女,

别忘了恩深似海洋!”


松柏高,

河水长,

小路上走着小挑筐,

山高水远无阻挡!



送别美穗子

(如梦令)

姚远方

(一)

美穗子驱车八达岭,拾级攀登长城之巅,眺望她的第二故乡壮丽景色,只见那千峦叠翠,沃野千里,浓绿万枝,风华物茂。美穗子心旷神怡,感慨万千,对身旁不相识的北京姑娘们说,阿里格多(日语:谢谢)!中国真好!中国人真好!四十年前从战火里救我,四十年后又邀我来探亲。好事重重,又来得突然。这些日子,我一直象在做梦,捏捏自己的耳朵才知道是真的,至今还沉浸在幸福的梦境里……。因作《如梦令》一首,以记其事:

故乡月明如水,

长城万里逶迤。

梦醒思华年,

悲欢离合往事。

无寐无寐,

晋谒老帅早起。

(二)

美穗子抵京第一天,在商谈访华日程时,她非常诚挚地提出,一定要到八路军烈士陵墓,悼念从战火中营救她的两名机枪手(这两位人民战士在以后的战斗中为国捐躯)。美穗子来到石家庄华北军区烈士陵园。她一身素缟立于苍松翠柏之间,手捧洁白鲜花,按日本礼仪合十致敬。她在双眸饱含着晶莹的泪水。感事又作《如梦令》一首:


苍松翠柏肃穆,

一瓣馨香如诉。

含泪吊英灵,

壮士今在何处?

归路归路,

太行山水如故。

(三)

美穗子走了!

在北京机场登机之前,她和她的三个女儿合唱日本民歌《故乡》:“故乡的情景在我梦中常见,可爱的故乡,我怎不向往……。”歌声是那样的深厚,那样的深沉。美穗子恋恋不舍地向送行的中国朋友告别。她低低地垂首,深深地鞠躬。然后,将聂总赠她的象征中日友谊万古长青的《岁寒三友图》抱在胸前,登机而去。她说:“我虽是个微不足道的日本妇女,但回国以后也要为日中友好尽最大努力。”

西方记者评论美穗子访华时说,这是一次“多情善感的旅行”,“感情的波涛从日本岛国涌到中国大陆,又从中国涌回日本”。此情此景不正是这样吗?再填《如梦令》一首,以送别美穗子:

雪梨藤篮远影,

如今探亲归宁。

匆匆又别离,

一衣带水有桥。

再来再来,

垂柳依依企待。

访从中国归来的美穗子

刘延州

在美穗子从中国访问归来后的第五天,七月二十八日,我从东京赶到宫崎县都城市梅北町,再次拜访了她和她的全家。

一到美穗子的家门前,便看见她夫妻俩经营的五金商店装扮得象过节一样。两面大幅的中日两国国旗交叉地插在正门前,还有五、六十面小幅的中日两国国旗在横檐下迎着夏日薰风飘舞。她的丈夫告诉我:这些旗帜是他们全家启程去中国的前两天悬挂起来的。

因为访问中国而关闭了二十天的店铺,今天早晨刚刚重新开始营业。二十天里,一直竖在店门前的“敬告顾客暂停营业”的招牌,刚刚收起来。这是一块宽一米、高二米的大招牌,上面写着:“这次我们全家应邀访问中国,在此期间,因暂停营业,将给顾客带来不便,敬希谅解和关照。我们全家将为增进日中友好亲善,竭尽努力。”这块不寻常的停业招牌,被顾客和近邻亲友传为美谈。一些过路行人不由地在门前留步,观看招牌上的文字。

七月二十五日下午,美穗子一家由长崎返回宫崎县都城市梅北町时,近邻亲友五、六十人,有的驱车前往五十公里以外的宫崎机场,有的等候在美穗子家门前,热情地迎接她一家从中国归来。

美穗子拿出一张印有全家合影的名片送给我。这名片上写着:“衷心感谢伟大中国人民的友谊。”她的丈夫说:“这是为了赠送给各地中国朋友,动身去中国前,在都城印刷的,一共印了五百张。但是到中国以后,才知道印得太少了。很多朋友都希望要一张美穗子的照片。现在仅剩下了几张,送给你一张。驻日本的中国记者们也为我们全家今天的幸福出了力。”美穗子一家访问中国期间,我还两次接到美穗子寄自北京报告已到达北京和见到聂荣臻将军的明信片。我一并向美穗子和她的丈夫表示感谢。

一个多月前,我初次来访时,对美穗子来说,我是一个陌生的外国客人,;现在,她则把我完全当成了来自她故乡的亲友了。因为已过中午,她知道我当天还要赶回东京,于是赶快去厨房作饭。

美穗子和她的丈夫一边陪我用饭,一边讲述他们在中国度过的令人激动的每一天。美穗子说:“在中国和回到日本以后,新闻记者问我的感想,我不止一次地回答说:我现在充满了幸福。我衷心感谢给我幸福的聂将军和中国人民,也感谢给我同情和关怀的日本人民。这是我心里的话。”

她说:“我们全家在中国受到那样热情的欢迎,这是我怎样也想不到的。我知道,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日本妇女,我所以受到两国这么多人的关怀,是因为我幼年的奇迹般的经历,得到今天期望日中永远和平友好的两国人民心理上的共鸣。对于中国人民的宽宏、仁爱之心,日本人民尤为感动。”

两星期在中国的旅行,填补了她四十年前童年记忆的空白。她说:“过去我不敢回忆童年,只羡慕别人幸福的童年。现在,我知道我的童年虽有不幸,但更有值得回忆的幸福。这次我在北京见到了聂将军,感到就象见到了慈祥的父亲。聂力姐姐待我也象亲姐姐一样。我希望聂将军长寿,过几年再去北京看望他老人家。”

她说:“根据我父亲的经历推算,我可能生在中国的沈阳,但是这次到了井陉以后,我认定这就是我出生的第二故乡。因为我是在那里被聂将军和八路军从战火中救出来重新获得生命的。我的父母也是安息在那里的。过去,我对幼年生活过的石家庄、井陉已毫无记忆,但是这次一到那里似乎唤起了童年的印象。我对那里的一草一木都感到留念。那里的朋友知道我的心情,送给我一对陶瓷花盆,它是用井陉的土烧制的。每天看见它,就会想起井陉。”

美穗子拿出一封井陉附近的微水车站的工人寄给她的信。当年中国农民挑着筐篮,将她从八路军前线司令部送到微水。这位工人希望她在访问井陉时能到微水做客。可惜,这封信在她返回日本之后才收到。她不仅留念她的第二故乡的一草一木,也留恋那里的纯朴的中国人民。

美穗子七月十日离开日本时说过:“我们一家去中国访问,不仅为了表达我们一家对中国人民的感激心情,同时也为了转达所有关心、同情我的命运的日本人对中国人民的敬意。”她知道,国内多少人关心并希望了解她一家在中国的情况。在临启程时,由她丈夫的帮助,将这一期间给她写信或对她这次访问中国给以关心、协助的人,整理了一个名单。到中国后,她买了三百张印有中国风光的明信片。每当激动的一天过去之后,她便在灯下伏案给这些国内的亲友(包括很多至今尚未见过面的人)写信。三个女儿在给自己好友、同学写完信以后,也一起帮助妈妈写信。

七月二十四日下午,美穗子一家结束了在中国的访问,乘中国民航飞机返回长崎。

在离开长崎以前和返回都城途中,她还珍重地抱着聂荣臻将军赠送给她的祝愿中日友谊万古长青的画轴,由她丈夫、女儿等陪同,先后拜访了长崎县、宫崎县和都城市政府,对这些地方的政府对她全家这次访华给予的支持,表示感谢。同时,还转达了聂荣臻将军在赠给她这幅画轴时关于中日友好意味深长的讲话。接见她的知事和市长们赞扬她是“日中友好的民间使者”,既给中国人民带去了、也给日本人民带回来了两国人民希望世世代代永远和平与友好的共同愿望。

离开美穗子家的时候,我看见站在门口送我的美穗子和她的丈夫,又从门前信箱里取出了刚刚寄来的一大扎来自全国的信件。坐在飞往东京的夜航飞机上,我想,现在美穗子一定又在灯下阅读这些信件或者在伏案写信。读者们,你们可能和我一样感到:“日本小姑娘”的故事并没有完结。美穗子这位普普通通的日本妇女,正用自己朴实的行动,努力书写这篇友谊故事的续篇。

美穗子和八路军老战士封奇书的来往信件

“日本小姑娘”美穗子今年夏天访华回国后,打听到当年护养她的八路军战士、现在河北省平山县工作的封奇书同志的地址,最近热情地寄来一封信和全家合照。封奇书同志当即回了信。


美穗子的来信

敬爱的封奇书先生:

本应及早地问候您,直到现在才写信,实在太迟了,请您原谅。托您的福,我和全家才能有这样好的机会到我第二故乡的中华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行了两周的访问。使我们感受到全中国人民充满人类爱的宽大胸怀以及充溢着无以比喻的深厚友谊。

访问中普渴望和您相见,特别想到您是救我性命和辛苦养育过我的人,使我迫切地期待着见到您,如果见到您那将是我最大幸福。但是由于中日友协出于好心的日程安排,终于没能见到您,实在太遗憾了。回想起幼年时,我那已经亡故的祖母曾经多次告诉我当时八路军战士和乡亲们对我的热心的抚养和关照,这些事到现在我还隐隐约约地印记着。这次回国后才知道了四十年前的情况,是您曾经费神养我、育我。最近才了解到您的地通信地址,所以才拿起笔来写给您这封信。

在残酷的攻防战争中成了战争孤儿的我,只是由于您的珍贵的抚育才使我活了下来。连语言也不通的我给您造成了多少麻烦,使您不顾自身安危付出了多么大的辛苦养育了我。这一切都使我充满了无限感激、感谢之情,不论用什么也是难以报答的!

当时我回国以后,从幼年到成年曾经历了旁人很难体会的苦难岁月。对比之下,想起您对我的抚育使我感到无比的幸福。这种幸福是有父母的人所不可能体会的最大的喜悦。经过了四十年之久才回到我四岁以前住过的故乡——石家庄到井陉一带进行拜访,受到了我父母双亲长眠之地的井陉乡亲们的热烈欢迎,使我和全家得以向双亲祈祷冥福……这一切甚至连我的生命都是您的所赐。不仅我和全家都十分感激,连日本全国、全县、市的人民都对贵国在我拜访期间以报纸、电视进行大量而热情的报道以及在各地受到的热烈欢迎……都深为感动,特别被基于人类爱的关心爱护所打动而热泪盈眶。

期待着再见到您,如果能接到您及您全家的相片会使我感到更幸福。随信寄上我们的相片,请留念。实在太感谢了,最后祝您及全家前途美好!身体健康!

美穗子拜上

封奇书的回信

美穗子女士:

收到你的信和全家合影,我很高兴。四十年来一直惦记着你,盼望着你的消息。

当年我作为八路军的一名战士,遵照首长指示,在护养你时作了一点微不足道的工作,竟收到你这样充满感激深情的来信,使我感到受之有愧。这完全是在聂荣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领导、教育和战地动员委员会袁心纯主任直接关怀的结果。


今年七月初,听说你和全家访华的喜讯,我们都高兴得不知道怎么来欢迎你。平山县领导和乡亲们,准备在你住过的古月村欢迎你,亲人团聚,畅谈中日友谊。给你妹妹当过奶妈的陈文瑞大娘从四十华里以外的南庄村特意赶来。我准备陪同你和你一家人,沿着当年送你去见聂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的道路和村庄走一走,看一看。凡是知道你的人,都要赶来看望你。可惜呀,我们没有能见到你,因此更加想念你。自从收到你的信和照片后,平山县的乡亲们都奔走相告:美穗子来信啦!

自一九四0年以后,我一直在部队工作,一九六三年时因身体不好,转来到我的家乡平山县工作,现在身体健康,全家安好。我的妻子在家乡务农,长子当工人,女儿在县医院当化验员,次子务农,三子在小学读书。随信寄去全家合影一张、我和妻子合影一张,以及《解放军画报》一九八○年第八期一本,《连环画报》二本,望收下留念。

祝你全家安好,五金商店买卖兴隆、财源茂盛!

望今后多多联系。

封奇书

上一篇: (二)中日友好的浪潮涌进美穗子的家
下一篇: (四)愿中日友谊的花朵永远盛开

首页 |生平及著述 |聂帅研究会 |聂帅陈列馆 |传、文学传 |评论研究 |照片选登 |缅怀纪念 |影视作品 |走进江津
聂荣臻元帅陈列馆| 地址:重庆市江津区几江街道鼎山大道386号|联系电话:47562678 47560944|邮编:402260| 邮箱:jjnsg@163.com
主办单位:重庆聂荣臻研究会 聂荣臻元帅陈列馆 |承办单位:聂荣臻元帅陈列馆|ICP备案:渝ICP备12004964号-4

渝公网安备 50011602500158号

知道创宇云防御
总访问量: 8980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