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aa

传、文学传

首页 > 传、文学传> 将军与孤女

(二)中日友好的浪潮涌进美穗子的家

发布时间:2017-09-06 15:10   作者:   来源:   点击数:0

《日本小姑娘,你在哪里?》文章发表后,在日本各界引起很大反响。日本人民热心地寻找“兴子”。在中日两国新闻界共同努力下,四十年杳无音信的“兴子”终于找到了。

“日本小姑娘”是怎样找到的?

姚远方

《日本小姑娘,你在哪里?》一文,本来是为儿童节出版的《解放军画报》写的一篇散文。我没有想到会发生这么大的影响,更没有想到文中所写的“兴子”,会这么快在日本找到。

五月二十八日新华社播发了《日本小姑娘,你在哪里?》的全文。《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光明日报》、《文汇报》和其他一些省市的报纸都刊载了这篇文章和珍贵的历史照片。日本共同社驻北京记者,最先把文章和聂荣臻司令员同日本小姑娘在一起的照片发到日本。发行八百万份的日本《读卖新闻》,用了很大的版面,突出刊登了这篇文章和照片,并且标了一个意味深长标题:“兴子小姐妹,现在你们在哪里?聂将军四十年后,呼唤从战火中救出的孤儿”。另一家日本大报《每日新闻》的标题是:“八路军将军,四十年的热情回忆,兴子姐妹现在怎样啦?”从东京的报纸、广播到边远小城市的报纸都广泛进行了报道。报道中都突出聂将军在四十年后还惦念着日本孤儿,要寻找到兴子姐妹。《读卖新闻》记者当天就访问了当年占领中国石家庄到太原的铁路线的日本侵略军独立混成第四旅团的旅团长片山省太郎,一个住在东京都世田谷区的九十岁老人。片山说:“时间、地点和中国方面说的完全一致。”但他记不起有这样的孩子送来过旅司令部。日本报纸刊登了片山的照片,片山满头白发,以手托额,作沉思状。

在北京,五月三十日下午,日本《读卖新闻》驻京记者星野先生和荒井先生急切地要见我。我们在国防部会见时,这两位日本新闻界朋友强烈地表示要尽最大的努力,千方百计地找到兴子姐妹。并且非常仔细地询问了有关兴子的点点滴滴的细节,特别问到聂司令当年是怎样知道孩子的名字叫兴子的。两位日本记者热情希望中国方面提供线索。我回答他们,寻找日本小姑娘兴子姐妹,我们和你们有着同样的热情。我答应他很快就提供线索。最后双方约定,为寻找兴子经常会面,如果兴子找到,再见一次面。
 
        这次会见中,我把调查得来的片山旅团所属的五个大队的大队长姓名,提供给日本记者,很快就在《读卖新闻》上刊出了。

当天晚上,我打长途电话给《河北日报》社的领导,请他们派记者向井隆煤矿老工人和平山县老根据地的农民进行调查。第二天晚上,《河北日报》总编室来电话说:“已派两名记者到井陉调查了一天,发现了一些线索。最有价值的线索是当年井烃煤矿医院有个日籍医生叫中原狮郎。他可能认识兴子的父母。中原狮郎去年还来中国访问过,留下了他在日本的详细地址——日本福冈县中原医院。”

过了一天,《河北日报》的同志来电话说,他们又发现了一个重要线索:现在平山县有个八路军老战士叫封奇书。他曾经照料过“日本小姑娘”。封奇书记得日本小姑娘告诉过他,她的名字叫“麦包”(日语读音)。封奇书还记得,在一九四○年十月,他在分区敌工科,看到过日本军驻石门(即石家庄)司令部寄来的信,说收到了两个小孩,向八路军表示感谢。

我及时把这两个线索告诉日本记者星野。星野说:“很有用,很感谢。”

日本《读卖新闻》很快就登出日本小姑娘名字日语发音是“麦包”的新闻,并且在福冈县找到了现年八十岁的中原狮郎。中原狮郎说,百团大战时井陉煤矿的日籍人员没有死亡,只有由“华北交通公司”管理的井陉火车站的副站长死了。还听说死者的孩子被八路军救走又送了回来。《读卖新闻》的记者根据这个线索,找到前“华北交通公司”的职员。“华北交通公司”工作过的职员,帮助记者查找了“华北交通公司”的旧档案,发现当时在战火中死去的井陉火车站副站长的名字:加藤清利。更可喜的是上面还有他长女的名字:加藤美穗子以及她回国后地址——宫崎县的一个村子。日本记者在宫崎县居民帮助下,很快找到了美穗子。美穗子开始还不大相信,以后看到放大的聂司令同她童年的合影,惊讶地说:“我不就是聂司令要找的兴子吗?”

六月三日,也就是在中国报纸发表《日本小姑娘,你在哪里?》的第六天,阔别四十年的“日本小姑娘”终于找到了。

六月五日,《读卖新闻》驻北京记者星野通过新华社告诉我,日本小姑娘找到了!但还需要进一步核实。为此,急切地要求同我见面。六月九日上午,我同星野、荒井又一次会见。一见面,他就拿出从日本寄来的美穗子近影和美穗子珍存的幼年时代同母亲一起照的照片。还有一张中国报纸刊登的牵着聂司令员手的日本孤女的放大照片。星野问我:“你看看,这两张照片上日本就此姑娘象不象?”我一看很惊讶!美穗子保存的照片上的幼年时代的美穗子,同牵着聂司令员手的兴子,眼睛、小嘴、前额、耳朵完全一样。我脱口而出,“就是她,真象,一模一样!”(没想到日本记者抓住我这一句话立即向日本发了一条消息)。


不过我又冷静地补充说,“当然还需要进一步调查以便最后判定。我们正在通过中国铁道系统调查一九四○年敌占井陉车站时是否有个副首长叫加藤清利。”星野说:“日本方面已判定了,现在等待着中国方面的判定。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就是这姑娘名字不叫兴子。”我说:“已经问过聂荣臻元帅,他说,孩子的名字也有可能是翻译听错了,如果其他方面都符合的话,对名字不必过于重视。”会见以后,我又接到铁道部人事部门的电话,证实一九四○年日本占领的井陉车站确有一个副站长叫加藤清利。至此,兴子就是美穗子得到了完全的证实。六月十一日和十二日《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和《光明日报》都发表消息,“日本小姑娘”找到了,就是宫崎县的加藤美穗子。新华社东京分社还发表《“日本小姑娘”寻觅记》的通讯。

阔别四十年的日本小姑娘,在三十七万平方公里的日本国土上,仅仅六天时间就找到了。这是中日两国人民热心关注中日友谊的结果,也是两国的新闻界人士通力合作的结果。在短短几天时间,在日本仅仅《读卖新闻》就接到五十多个读者来信和电话,大部分是提供线索,其中又多数是曾经在中国正太路驻留过的日本旧军人。这些日子在中国,也经常有读者写信打电话询问报社,兴子找到了没有?能不能找到?有的提供线索,有的出谋划策,有的补充细节。这真是世上少有的如此广泛,如此深入人心,而又意味深长的寻人启事呀!这件事情,在日本影响很大。有的人赞扬中国人“心胸宽大”。有的要求美穗子去中国时,代他向聂将军表示感谢。有的老人说:“聂司令是菩萨心肠。”美穗子,是日本一个极普通的妇女,虽然开小铺多年,仍然保持农民的质朴。她给聂司令员写了一封很诚挚很有感情的信并在信中表示了访华的愿望。

“日本小姑娘”找到以后,我和日本记者第三次见面了。这次,日本记者主要是关心中国方面是不是邀请美穗子访问。我根据有关方面的意见,答复他八个字:“稍稍等待,静候佳音”。

“日本小姑娘”美穗子找到了!中国人是喜欢团圆的。这个反映中日友好的悲欢离合的故事,终于得到了圆满的结局,在中日友谊史上嵌上了一颗明珠。

祝福你,美穗子!

姚远方

同聂荣臻司令员阔别了四十年之久的日本小姑娘兴子(即美穗子)终于找到了!


聂荣臻副委员长看了美穗子热情洋溢的来信,看了她的近影和童年时的照片,高兴地说:“很象她小时候的样子。四十年不闻音信,现在找到了,这很难得,很难得,我很高兴。我祝愿美穗子全家幸福!”

在寻觅到“日本小姑娘”的消息公布后的第二天,即一九八○年六月十二日上午,我陪同《解放军画报》社社长高帆、编辑峭岩、刘铁生,《北京晚报》记者张沪,以及八一电影制片厂的编辑王戈洪等,去访问聂荣臻副委员长。这位年已八旬的领导人,依然精神矍铄,当年指挥千军万马作战的英雄气概溢于言表。我们谈起四十年前百团大战和救出日本小姑娘事,聂副委员长拿出刚从日本寄来的信件和照片叫我们看,又让秘书找出当年在战火纷飞的太行山区他和日本小姑娘的合影。我们把新老照片一比较,完全可以看出是一个人。美穗子就是劫后余生的日本孤女——“兴子”。

聂副委员长说:“兴子是那时翻译过来的名字,当时她不会说中国话。她还有一个妹妹,肩上负了一点伤,我送他到野战医院治疗。这些年来,我时常记挂着这两个日本孩子,去年就同聂力谈过,看能不能找到她们……”。

聂荣臻副委员长寻觅日本小姑娘的事,在公众中引起很大的兴趣和关注。中央电视台多次播送图片和消息,在美穗子找到之前,播过一次,美穗子找到以后,又播了一次。中央广播电台播送了寻觅日本小姑娘的文章,许多报刊进行了连续的、多侧面的报道,刊登的新闻、通讯,读者来信和图片,达五、六十篇之多,这些为广大读者所喜爱的、具有浓重抒情色彩的报道,一度成为人们街谈巷议的话题。在日本小姑娘尚未找到时,读者纷纷来信,询问有没有找到的可能,知情者积极提供着线索;当日本小姑娘找到后,许多人来信祝贺,有的还赋诗作画表达中日友好的心意。江苏省如皋县小学生邓元苗写信建议把这个中日友好佳话编成电影,他还天真地设计了影片的开头和结尾。上海八旬老人李小波也写信来说,他赶写了《八路救孤》的木偶戏脚本,已送交上海木偶剧团排演。上海一家工厂的一对工人夫妇来信说,每天报纸一到,连他们的五岁女儿也改变了过去先问电视节目的习惯,而问日本小姑娘找到了没有?日本小姑娘找到后,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全家都为之高兴。还随信寄来一张全家照片以为纪念。解放军的一个干部孙无赦寄来七律两首,祝福美穗子,颂扬聂将军。诗云:

千古佳篇一史诗,

元勋此日念孤时。

春风驱散云和雾,

樱花犹凝爱和慈。

久忆藤篮成远影,

忽传鱼雁渡涟漪。

深情遥寄中秋月,

更添明珠嵌新史。

东条昔日黩兵时,

九死余生弱女悲。

将军百战有威名,

更重人间布德行。

怒目只为驱敌寇,

慈颜悦色对幼婴。

孤女忽沐春风暖,

泪诉衷肠万里知。

还有几位在战争中失散,被中国人抚育长大的日本孤儿,也来电来信祝贺,如在广西柳江做医务工作的丛辉女士来信说:“突然从广播里听到‘兴子’(美穗子)已在日本宫崎县找到,心里高兴极了。这个反映中日友谊的悲欢离合的故事终于得到了圆满的结局。从我们这些日本孤儿的亲身经历中深深体会到,即使在不幸的战争年代,中国人民对日本人民也是友好的,日本有识之士对中国人民也是友好的。美穗子!你就是中日友好的历史见证人。你的经历不仅反映了中日关系已发生了历史巨变,而且无可辩驳地表明:中日两国友好大桥已经牢固地建立起来了!中日两国人民将世世代代友好下去,象富士山和太行山的青松万古长青!”

六月中旬,美穗子给我来信,强烈希望到中国访问,并且说:“这几天,我根本没有心思做买卖,事情发展得真快,令人吃惊,就象从天而降的好事。如果能被邀请到我的出生地、第二故乡——中国去,该是多么幸福啊!如果实现我多年的心愿,是再高兴不过的了。”我把美穗子的心情,报告了聂副委员长,他老人家说:“我也很想见见她。”当时天气热了,聂副委员长原准备到外地度假,也决定等见了美穗子以后再走。他还让她的女儿聂力去欢迎美穗子,说:聂力也曾在战争里失散过,她们可能有共同的语言。于是,我就给美穗子回了一封信说:“你渴望访华,请静候佳音。”并告诉她当年照顾过她的八路军老战士封奇书、护送过她到日本军营的太行山老农李化堂,以及为琉美子治疗过创伤的游胜华将军的近况,并代表他们为美穗子祝福!

中日两国,一衣带水。我打开地图翻阅,从上海向东稍偏点北,经过四百浬的海上航行,就是日本的九州岛。在惊涛拍岸的九州岛东部海边,风景宜人的宫崎县梅北町,不就是美穗子的家吗?原来离得这么近呀!难怪中国所拍摄的美穗子访华纪录电影,原定片名《美穗子回娘家》,真应该象走娘家那样,更多地来来往往,以增进中日的友谊。

在谈论到中日友好关系时,曾为两国友好合作呕心沥血的周恩来总理讲过一句名言:“前事不忘,乃后事之师。”中国人民喜欢说:“向前看!”日本朋友也喜欢说:“向前看!”过去的事情就算过去了,我们两国早已化干戈为玉帛,我们将永不兵戎相见!“疾风知劲草”、“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经过历史考验的中日两国人民的友谊,必将继续向深度和广度发展。

祝福你,美穗子!

度尽劫波情谊在

——记日本人民热心寻找“兴子”

刘延州

位于日本九州岛东南端的都城,是一个仅有十二万人口、以农业为主的小城市。从宫崎县厅所在地宫崎市,乘电车向西南行,穿过约四、五十公里长的颠连峰涌的峡谷,眼前是一片盆地平原。盆地中心散落着一排排建筑物,这就是都城市的城区,在它的四周是一片片阡陌纵横的农田。

聂荣臻副委员长惦记着的四十年前被我八路军从战火中抢救出来的日本小姑娘,现在已成为三个孩子的母亲,她的家就在都城市城区的南侧,靠近郊外农村的梅北町。

有谁料到:竟会这样快地在这偏僻的城镇找到日本小姑娘的下落?象梦一样,但却是事实。

六月三日,也就是在中国发表《日本小姑娘,你在哪里?》报道后的第六天,日本《读卖新闻》记者最先在这里找到了美穗子。

“真的!我不就是聂将军在寻找的‘兴子’吗?”

六月四日,《读卖新闻》总社又特别派人从东京乘飞机赶到宫崎又改乘电车,以最快的速度,把放大了的“兴子”照片,送到美穗子面前。头一天,《读卖新闻》的当地记者向她说明情况,她还不敢相信。但是当她看到放大的照片以后,惊讶了:“真的!我不就是聂将军正在寻找的‘兴子’吗?”她找出了一本封皮陈旧的相册,里面有珍藏了四十一年、她三岁时同母亲一起照的照片。那眼睛、耳部、前额、小嘴和牵着聂司令员手的日本幼女完全一样!她伯父加藤国雄是一九四○年九、十月间将她从石家庄接回都城故乡至今依然健在的唯一亲属。七十七岁的国雄老人看了照片后也说:“是真的。我接你的时候,就听说:你和你小妹被八路军救走又送回来的,而你小妹不久病死在石家庄医院里了。”这时,美穗子依稀地想起已死去的祖母生前好象也向她说过:“你是坐在挑筐、吃着梨回来的。”

“聂将军就是我的救命恩人!”当晚,她激动地给聂荣臻将军写了一封信。次日,拜托返回东京的《读卖新闻》记者带回急速转给北京的聂将军。

四十年的人事沧桑,有谁知道这劫后余生的姐妹的下落?

我曾拜访《读卖新闻》总社专门负责查找“兴子”下落的两位记者,对日本新闻界朋友为寻找劫后余生的日本孤儿所作的努力,表示由衰的敬佩。这两位记者说:“是热心的读都推着我们跑的。如果没有广大读者和各方人士的主动协助,这样快就取得圆满的结果,是不可想象的。”这话,包含着谦逊,但也说的是事实。

五月二十九日,《读卖新闻》以“聂将军四十年后,呼唤兴子姐妹”的标题,转发了中国报纸的报道以后,不断接到读者的电话和来信(转发这篇报道的其它日本报纸,也同样接到许多电话和来信)。他们都热切地盼望着能尽快地找到这劫后余生的姐妹,希望这个诞生在两国关系不幸年代的友谊佳话,在今天两国和平友好的新时代,有它更加动人的续篇,从而也不辜负热心肠的中国老将军的心愿。

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找到“兴子”姐妹的下落是完全可能的,但是已经经过四十年的岁月沧桑,日本国土幅员虽不算广大,但总面积也达三十七万多平方公里,在这样的时间、空间的因素下,寻找两个不明下落的孤儿,也并不容易。

翻遍今天日本出版的中国地图,找不到“东王舍”的地址.

《读卖新闻》总社专门负责查询“兴子”下落的两位老练的记者,开始这一工作时,也感到如同接受了一个没有头绪的线团,不知何时能解开它。中国的报道说,“故事发生在正太铁路上一个叫东王舍的村庄”,翻遍今天日本出版的中国地图,找不到东王舍的地址,因此也弄不清它周围还有什么有名的地方。一个地名就难住了。但是,这时一个当年当兵曾驻留过那里的人,却给《读卖新闻》寄来了一幅凭记忆手画的东王舍的地图。赫赫有名的“百团大战”虽然从日本出版的战史书籍上可以找出有关记载,但是在东王舍的具体战斗细节却无从了解。又是这位当时的日军士兵,给记者讲述了详细情形。这个人当时是被强征入伍的普通士兵,现年已经六十一岁,在东京都内一所邮政局工作,他的名字叫南云和平。他提供的这些背景材料,为记者以后判断分析有关事实,起了相当的参考作用。

中国的报道推测孩子的父亲当时可能是“井陉煤矿的日籍工程师或顾问”,这是寻找“兴子”姐妹的最重要的线索。但是“井陉煤矿”是当时日本哪个财阀搞的?记者贸然地给在东京的一家战前经营过煤矿、又参与过掠夺中国资源的公司打了电话。经过对方说明知道这家公司与“井陉煤矿”并无关系,尽管如此,对方了解战前情况的工作人员却热心地告诉记者说:井陉煤矿是战前福冈筑丰地区的贝岛煤矿公司“经营”的,有关人员大部份今天还生活在九州。

当年在井陉煤矿工作过的两位老人,提供了一个线索。

于是《读卖新闻》总社急速通知在北九州市的该报西部总社的记者协助查找当年在“井陉煤矿”工作过的人员。经过一次又一次的电话辗转查询,终于在福冈县内找到了中国方面提供的线索——当时在井陉煤矿担任过医院院长的中原狮郎(现年八十岁)、以及担任过科长的井上巗髜(现年七十四岁),他俩相同的记忆是:当时井陉煤矿的日籍人员没有人死亡,但当时由华北交通公司管理的井陉煤矿火车站也有数名日籍职员工作。记得当时的站长或副站长同夫人一起在炮火下死去。井上还听说,当时死者的孩子“被八路军领走,不久又回来了。”

接到这一证明资料,专门负责这一调查工作的《读卖新闻》的两位记者信心倍增,因为终于发现了解决问题的大门。但是“这孩子,现在究竟在哪里呢?”要回答这一问题,下一步必须找到当时在“华北交通公司”的人。而“华北交通公司”这个名字,对这两位记者是完全陌生的。在今天除非相当了解或专门研究日本军国主义侵华历史的人,是不知道这个名字的。

从“华北交通公司”的旧档案中,发现了加藤清利和他长女的名字。

但“南满铁道公司”却是有名的。过去在这个公司工作过的人,战后成立了一个“互相保持联系”的团体“满铁会”。记者决定去找他们,也许他们会知道“华北交通公司”的情况。未料到“华北交通公司”的旧职员也有个团体,叫“华交互助会”,就同“满铁会”在一起。原来“华北交通公司”成立于一九三九年,其中的职员大部分都是从当时“满铁”去的。曾在“华北交通公司”工作过的职员们,帮助记者查找了“华北交通公司”的旧档案,在一册纸张已经变黄了的《殉职社员名簿》上,发现了一九四○年八月二十一日死亡的井陉煤矿火车站副站长的名字:加藤清利。更可喜的是上面还写有他长女的名字:加藤美穗子和她回国后的住址:宫崎县北诸县郡中乡村。虽然这是战前的旧地名,而且美穗子已经出嫁搬了家,但是《读卖新闻》的宫崎县支局和驻都城市的记者,在当地政府一位女职员的 热心帮助下,很快地就找到了四处查找的美穗子。

六月八日《读卖新闻》以很大的篇幅刊登了“我就是兴子”的报道。报道说:根据本社的调查和有关人士的证明,美穗子就是“兴子”。同时报道还说明:有些具体情节尚待进一步调查。据负责这一调查的记者后来向我说明:当时还不清楚的是:八路军和中国农民将孩子送到了什么地方,美穗子的妹妹是怎样死在医院的?聂荣臻将军为什么会记得女孩的名字叫“兴子”?然而这篇报道发表以后,又陆续接到五十多位读者的电话和来信,这些问题都已基本得到解决。

六月八日当天,四十年前曾在井陉煤矿附近的微水火车站担任副站长的冈部义太郎的女儿,看了“我就是兴子”的报道以后,想起美穗子是她童年时常在一起玩耍的伙伴,她爸爸和美穗子的父亲是同事,于是急忙将报上的消息告诉了她爸爸。已经七十三岁的冈部老人找来报纸一看,四十年前的事情,油然浮现脑际。第二天,他给《读卖新闻》打电话,说:在美穗子父亲死后不久,美穗子被中国农民送到微水车站。“好象美穗子在离开八路军以后,由农民接力式的辗转送回来的。中国方面对孩子照顾得很好。美穗子十分健康。看见她返回到听懂话的日本人面前,更加天真活泼的样子使人不由地落下眼泪。”这位老人还记得是他将孩子由微水送到石家庄的。

六月十一日,当年曾在石家庄铁路医院工作的高冈久雄医生(现年六十三岁),告诉《读卖新闻》记者说:当时听说有两个孩子被八路军送回来,都穿着中国衣服。妹妹因为消化不良而留院治疗。

聂将军为什么记得美穗子的名字叫“兴子”?日本读者作了合情的推理。

关于聂将军为什么会记得美穗子的名字叫“兴子”。日本读者也作了合乎逻辑的推理:当时因为反战同盟的日本人都去前线了,司令部没有会说日本话的人。聂将军用中文问美穗子叫什么名字,美穗子以为在问她“妈妈在哪儿?”她回答:“死了。”而日文的“死了”和“兴子”的发音很相似。因此聂将军误以为她的名字叫“兴子”。这虽然只是一种推测,并不一定是事实,但是日本读者想弄清每一个细节的心情,却反映了他们是多么期望这个牵动了多少中日两国人民心弦的真实故事,有更完满的续篇!

六月十四日,我从东京去宫崎县都城市访问美穗子的时候,正巧美穗子丈夫的哥哥去她家做客,他是当地商界人士,他说:“工商界的朋友知道我是美穗子的亲戚,他们一定要在下次聚会时,讲讲美穗子的事情。这是发生在过去不幸的时代的两国人民友好的诗篇,大家都愿意听它,这说明大家都珍视、期望两国永远和平、友好。”

美穗子也说:“我越来越感到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我要代表关心我的命运的所有日本人去见聂将军,向他和中国人民表示永远感激的心情。”

访美穗子

刘延州

四十年前被中国八路军从战火中救出来的美穗子,在日本宫崎县都城市她的家里,对来访的中国记者说:“四十年后的今天,聂荣臻将军还惦记着我这个失去父母的孤儿,使我和我们全家都感动得落泪。我希望早日去中国,当面向聂将军和中国人民表示感谢救命之恩。”

六月十四日下午,当中国记者由日本《读卖新闻》的同行陪同,来到都城市梅北町的一家五金店时,一眼就看见了在店里货架前工作的一位中年妇女,她扎着花布围裙,中等身材,眼角已有了几条细纹。她就是美穗子。

美穗子见到中国客人进来,急忙响出在内室里工作的丈夫栫昭男。当她夫妻二人向我们施礼后抬起头来时,我们看到他们眼里泛起激动的泪花。

美穗子告诉我们,现在她每天都接到一些来自日本各地的电话和信件。来信和打电话的人,多数并不相识,他们都向她表示由衷的祝贺,并请她访问中国时,代表他们向聂荣臻将军和中国人民表示真诚的敬意。


她的中学时代的一位女同学来信说:“看了你就是‘兴子’的报道之后,我和母亲两人都感动得落下了眼泪。我真为你高兴。聂将军有如你的慈父,他的心象菩萨一样。请代我们向这位老将军表示问候。”一位在名古屋居住的不相识的人来信说:“通过此事,我深深地感到两国和平、友谊的可贵。去中国时,请代我问候中国人民。我将给聂将军寄去纪念品,表示我的敬意”。

她回忆说,一九四○年九、十月间,她的伯父加藤国雄从石家庄将她接回故乡都城以后,她就一直同祖母、伯父一起生活。伯父是个普通的农民,战前土地少,人口多,一家生活很苦。她在初中毕业后,三次投考纺织工场,都没考取,就只好进高中读书。二年级后就免缴学费,每月还有二百日圆奖学金。尽管这样,她在上学前、放学后,总要到附近农家帮助干活,星期日和暑假期间就到淀粉工场当临时工。现在她的祖母已死,伯父仍然健在,就住在她家附近。

中国记者还会见了国雄老人,他今年七十七岁,依然下地干活。他还清楚地记得,当时亲自听到井陉煤矿火车站唯一幸存下来的日本职员告诉他,他的两个侄女是被八路军救走又由中国农民送回来的。他记得当时美穗子穿着中国式的带条纹的土布小褂。刚刚七个月的美穗子的妹妹琉美子不久病死在石家庄铁路医院。

美穗子说,她最近接到了这个日本职员的来信,他仍然健在,居住在鸟取县米子市。他在来信里所说的情况和她伯父的记忆是一致的。

美穗子的父亲加藤清利从中学毕业以后便离开家乡考入东京铁道学校,以后被派遣到中国工作。一九三九年二月任井陉煤矿火车站副站长。一九四○年和他的妻子一起在战火中死去。

美穗子从高中毕业以后,在农村和商店里打过短工。一九五六年和同在村里农业协同组合工作的栫昭男结婚。美穗子生了大女儿后,自己开了个卖玩具、文具的小铺,以补助家庭生活。现在她夫妻俩经营的五金杂货店,就是在她的小铺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美穗子的大女儿真智子、二女儿圣子,都已有了工作。三女儿留美子在读初中。一家生活很美满。

美穗子的丈夫栫昭男说:“如果不是聂将军、八路军、中国人民把戏美穗子从战火中抢救出来,也就没有今天的美穗子和我们一家。我也要陪美穗子一起去中国,表达我们全家对中国的感谢心情。”


据美穗子说,她的三女儿小时很象她死去的小妹妹,所以给她起了同她妹妹一样的名字。留美子放学回来了,美穗子特意把她叫来同中国客人见面。问她:“你妈妈的大喜事,同学们都知道了吗?”她回答:“全校都知道了。同班同学都说:‘太好了!’他们还说,他们都想去中国看看。”

美穗子给聂荣臻将军的信

聂荣臻将军阁下:

这封信草草不恭,请您原谅。我匆忙地看了《日本小姑娘,你在哪里?》的报道,我惊讶了。我不就是将军所要寻找的“兴子”吗?

那时我才四岁,妹妹一岁,当时情况已记不得了,我父亲是河北省井陉煤矿铁路井陉站职员,昭和十五年(一九四○年——译者)八月二十一日负伤而死,母亲被炮弹炸死。

据伯父讲,我被八路军领走,后又送回来了。遗憾的是妹妹于九月二十四日,在北京铁路局石门铁路医院死亡。回国那阵子,我常常向姥姥讲起“吃梨”和“坐挑筐”等事情。

姥姥是贫农,我在经济穷困的家庭环境中长大,经历了无数难以言表的痛苦。现在,我成了家,有了三个女儿,感谢您救命之恩。日中两国恢复邦交的时候,我曾在一刹那间悼念过,要是我的父母也活着该多好哇!

如果可能,我想到父母和妹妹的亡地拜访,对我健康地活着表示感谢和进行充分的凭吊。如果情况允许,我想访华拜会阁下,特别要感谢您救命之恩。

祝您更加健壮地工作。

美穗子

化干戈为玉帛

——前日本军人访华团向军委聂副主席赠送武士盔

姚远方 施民志

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聂荣臻一九八○年六月十二日收到日中合作战友会访华团送来的日本古代武士盔(又叫鎏金狮子兜)。组成这个访华团的前日本军人,用赠献古代武士盔这种军人传统的崇高礼节,向聂荣臻将军和八路军战士四十年前在战火中拯救日本小姑娘的人道主义精神,表示崇高的敬意。

聂荣臻副主席说:“这是干戈为玉帛。愿中日两国人民世世代代友好下去,永不兵戎相见。”

 

赠献武士盔的礼品牌上,由前日本第二十七师团步兵第三联队军人署名,写了这样一段话:“纪念品。歌颂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辉煌的传统和武功,就奉送。”

前日本第二十七师团在日本侵华战争期间,曾在华北驻扎,在芦沟桥事变时同中国军队作过战。百团大战中,又在石家庄到太原的铁路线上同聂荣臻司令员统率的八路军进行激战。其中有不少成员过去是前日本侵略军片山旅团长的部属。日中合作战友会访华团团长长泽浩表示,对聂荣臻阁下和他所率领英勇善战的八路军历来最敬佩的。日本军阀发动的侵华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一定反省自己的历史,愿为中国的四化建设事业,献出自己微薄的力量。

武士盔是由中日友好协会转交给聂副主席的。这顶武士盔是崭新的金黄色铜盔,呈扁方形,缀有两条红色的缨带,比中国古代的头盔要略大些。在日本古代作战时作为防御兵器,但又是世界闻名的工艺美术品。日本朋友赠送的武士盔已送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特馆保存和展出。

美穗子家乡来信感谢中国人民和聂副委员长

聂荣臻副委员长六月三十日收到从美穗子家乡来的两封信,感谢中国人民和聂荣臻司令员四十年前对日本小姑娘的营救。

信件是由日本宫崎县知事松形祐尧和都城市市长泷内正签署,托宫崎县日中友协访华团带到中国的。信上说,本县本市居民栫美穗子,在过去不幸的日中战争中,其童年生命受到威胁时,蒙中国人民和阁下的热情关怀,被救了出来,这件事在日本国民中受到很大的感动并已成为日中友好的佳话而被传颂。谨代表我十二万市民和广大县民,表示由衷的敬意和深切的感谢。我们敬佩贵国注重人道、爱惜生命和保卫世界和平的伟大方针。愿日中两国相互理解和友好进一步加深。

聂荣臻副委员长分别给他们写了回信,并应他们的要求寄赠了照片。

上一篇: (一)四十年前的一段扣人心弦的佳话
下一篇: (三)日本孤女的热泪洒落在中国大地

首页 |生平及著述 |聂帅研究会 |聂帅陈列馆 |传、文学传 |评论研究 |照片选登 |缅怀纪念 |影视作品 |走进江津
聂荣臻元帅陈列馆| 地址:重庆市江津区几江街道鼎山大道386号|联系电话:47562678 47560944|邮编:402260| 邮箱:jjnsg@163.com
主办单位:重庆聂荣臻研究会 聂荣臻元帅陈列馆 |承办单位:聂荣臻元帅陈列馆|ICP备案:渝ICP备12004964号-4

渝公网安备 50011602500158号

知道创宇云防御
总访问量: 89800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