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aa

评论研究

首页 > 评论研究> 聂荣臻在河北

3 抗日文艺部队

发布时间:2017-09-03 13:48   作者:   来源:   点击数:0

“聂司令员来啦,聂司令员来啦!”

“啊,聂司令员又来看演出了。”

“天这么冷,首长还来看演出,咱们可得好好演啊!”

当聂荣臻身披军大衣,从容地走进观众席和衣落座,等候演出开始时,观众和演员们禁不住发出一阵低低的耳语。军区机关的干部们都知道,聂司令员对文艺宣传工作是极为重视的。

聂荣臻是个性格内向而又性情温和的人,平时少言寡语。可是,他极其喜爱文体活动。从红军时期起,聂荣臻就十分重视宣传文化工作。1933年,他还参加过《庐山之雪》、《杀上庐山》等话剧的演出。在战斗间隙,他根据自己的亲身体会,编写了反映南昌起义的四幕话剧《南昌起义》。创建抗日根据地初期,在他的指示和领导下,军区政治部于1937年12月21日在阜平县的一所小学校里,成立了宣传队(即抗敌剧社)。宣传队的队员一部分是原来红军宣传队的骨干,一部分是来自地方的青年。他们一个个生龙活虎,朝气蓬勃,抗日的热情很高涨。当时,宣传队的主要任务是配合部队作战、宣传发动群众,表演一些红军舞蹈,演唱一些自己创作的抗战歌曲,刷写抵抗日本侵略者的标语口号,组织群众进行口头宣传等等。虽然当时宣传队的演员都是清一色的男同志,有些剧目中的女角色也都是男扮女装,而大部分演员过去又都没有搞过文艺工作,但宣传队的成立,确实给部队,给小小的山村,给长年居住在这里的穷苦百姓,带来了欢声笑语,带来了生机。不久以后,宣传队又接收了一批从北京、上海等大城市里来的青年学生。他们的到来,给宣传队增添了活力。1939年初,宣传队开始有了女演员。

聂荣臻对宣传队的工作,给予了极大的关怀和支持,尤其对演员们,更是关怀备至。一天,他把政治部主任舒同、宣传部长潘自力叫到自己的办公室,对他们说:“我们要有力地抵制敌伪腐朽文化,使扼杀进步文化的国民党统治区相形见绌。咱们边区汇集了众多有志有为的文化战士,尤其是从平津地区来了大批优秀的知识青年。我们应该很好地发挥他们的作用,同时也帮助他们,使他们在斗争中锻炼成长。”

剧社刚成立时,生活异常艰苦,队员们每人每月只有一块零用钱,而且只维持了两个月,就因经费紧张取消了。那时的剧社与当今人们看到的文艺团体是无法相比的。由于战争的残酷,演员们有时还要参战,既是宣传员,又是战斗员。可是,他们每天只能吃两餐饭,两个人合用一条毛巾。白天到三四里外的地方去演出,天黑后再步行回到驻地。聂荣臻很理解宣传队员们的辛苦,只要一有空,就到宣传队走走看看,问寒问暖。每当宣传队排练完一场节目或一出戏,他都要抽出时间观看。看后便和演员们一起亲切交谈,商量怎样把戏演好。宣传队在排演《松花江上》、《张家店》、《美人计》、《村中口哨》、《警觉》等一些剧目时,尽管演技不高,聂荣臻却总是认认真真地从头看到尾。当他看到一出好戏时,会情不自禁地鼓着掌鼓励演员说:“演得好,演得好嘛!”同时指示他们,“你们应该下到分区去巡回演出,让下面的同志们也一饱眼福,既受教育,又得到娱乐。”聂荣臻考虑到剧社演员下部队时要做政治鼓动工作和演出的需要,所以批准他们可以穿干部服,留头发,不必像普通战士那样一律剃光头。但是有一点,剧社演员生活不能散漫,作风不能疲塌,要和正规部队一样有着严格的组织纪律。聂荣臻对剧社的同志说:“你们剧社是培养政治工作干部的地方,各方面都要作出好榜样嘛。”

有一次,八路军总部学兵队戏剧组来到军区驻地,演出了一场戏剧《顺民》。这一剧目是剧作家崔嵬在大后方创作的。聂荣臻看过演出后,认为剧中的某些情节与敌后斗争的实际生活不大相符,于是他把崔嵬叫到身边,诚恳地向他提出了商榷意见:“剧中的老大爷遭到了日本兵的毒打,儿媳妇又被强奸,当他猛醒后放火烧掉了自家的房屋去抗日。他的这个抗日愿望很好,但是把房子烧掉却不对头喽!”

“嗯,首长讲得有道理。”崔嵬见聂司令员这样平易近人,这样认真具体地向他倾谈对剧目的看法,心里非常感动。

“敌后要建立我们的根据地,有时敌人对我们进行‘扫荡’,我们就号召群众坚壁清野,为的是不给敌人留下粮食和物品,迫使敌人不得不退出根据地。至于房子嘛,还得留下,敌人走了,我们回来还得住呀,老百姓也是不赞成‘焦土抗战’的嘛。所以说,艺术要符合斗争需要。”

聂荣臻的一席话,给了崔嵬很大启发,他按照聂司令员的意见,很快修改了剧目中的这一情节。

根据需要,后来宣传队改称抗敌剧社。

1939年1月,刚从抗日军政大学毕业的胡朋,被分配到了晋察冀军区政治部抗敌剧社工作。也正是从这时起,剧社才有了女演员。说来也是,那时军队中的女军人本来就少,说到女演员就更是稀罕了。一时间,胡朋和另外两名女演员,便成了部队官兵注目的焦点。当时聂司令员的言行,给初到剧社的胡朋以极大的安慰和鼓舞。以后,由于工作上的需要,剧社队伍不断扩大,女演员也随之多了起来。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机关干部和一些领导便把自己选择伴侣的目标,集中到了剧社。有的女演员才来了不长时间,就被上级机关作为特殊情况调走了。聂荣臻司令员知道这事后,为了稳定演员队伍,以增养出更多、更好、具有高水平的文艺战士,他提出了一条保留人才的特别规定:任何人未经他本人的批准,不准从剧社调人。强调由于剧社女演员少,无论是哪一级干部,即使是符合婚恋条件的干部,也一概不允许到剧社找对象。否则,女演员们都去生儿育女,改行搞其他的工作,不仅影响剧社的演出,也终止了她们的艺术生命。聂荣臻作的这些规定,很快在部队生了效。他常常对胡朋和剧社的其他同志说:“一定要演好戏。小戏要演,大戏也要演。不要怕别人议论演大戏,因为我们不是为演戏而演戏,是为群众服务。”一次他来到剧社,看到胡朋和几个演员在一块儿排练,便走上前,笑呵呵地打着手势对她们说:“你们将来一定要成为‘家’,成为人民大众的艺术家。”正是在聂司令员的关怀下,抗敌剧社在抗战的炮火声中逐渐壮大起来。他们运用话剧、活报剧、歌剧、歌舞剧、舞蹈、京剧、曲艺、秧歌舞、霸王鞭等多种艺术形式为部队广大官兵服务,为群众服务。而青年演员胡朋,也渐渐地成熟起来了。在短短的5年中,她不仅在《母亲》、《斗争三部曲》、《日出》、《雷雨》、《弄巧成拙》、《戎冠秀》等剧目中成功地塑造了各种不同类型的人物形象,而且还为村剧团写作了小剧本《二狐灵》、《改造懒婆》及儿童读物《栓柱》。抗敌剧社涌现出了一批像汪洋、刘佳、崔品之、胡朋、胡可、杜烽、丁里、田华等著名的文艺工作者。胡朋也在话剧及电影《槐树庄》中,成功地塑造了主人公郭大娘的形象。这一形象,在亿万人民群众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50多年后,年近80的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胡朋回首往事时,十分感慨地说:“要不是聂司令员作的特别规定,我的艺术生命恐怕早就完结了。”

有人说,像聂荣臻这样一位整天忙于指挥打仗,居然还能对新闻、摄影、美术、诗歌、戏剧、体育以至教育等等方面都给予全面重视的将军,实在是难得啊。《抗敌报》有他的题词:“民族的号角”;救亡抗战壁画旁,有他撰写的宣传稿……他不但鼓励沙飞、罗光达等摄影工作者用照相机作宣传武器,为抗战服务,自己遇有机会,也毫不放过地拍摄上几个镜头。对于抗敌剧社的工作,聂荣臻更是自始至终给予了极大关怀。

在抗日战争的艰苦岁月中,抗敌剧社逐渐发展壮大起来了。她为抗日根据地的建设,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为了培养出更多的文艺骨干,根据聂荣臻的指示,剧社又成立了一支少年儿童演剧队。这群年仅十三四岁的小演员们,都有一定的演技专长,娃娃脸上显露着天真活泼,很是惹人喜爱。虽然他们也身着军装,可是人们总爱亲昵地叫他们“小鬼”。日子一长,军区机关的干部们也都习惯地称这支演剧队为“小鬼队”。

为使这些小鬼们能在成年演员的带领下更好地学习、演出,聂荣臻多次要求供给部给小鬼队送些“偏食”,生活再苦也不能让孩子们吃野菜、树叶,要保障他们的粮食定量,保证他们身体发育的需要。聂荣臻还特别叮嘱,要给小鬼队的队员们做吊兜衣服小马裤 (即当时的干部服)、八角帽。那时,部队战士着装都要打绑腿,而聂荣臻担心打绑腿的时间长了会影响孩子们的身体发育,便又亲自做了一条特殊规定:只要驻训,小鬼队的队员们一律不打绑腿,让他们放松放松。

1942年正月初一的早晨,住在平山支角沟村的小鬼队的队员们,一早起来便像山雀那样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原来,他们要到离这儿不远处的军区驻地平山陈家庄,给聂荣臻司令员和军区机关的其他首长、干部们拜年。

上午9点钟左有,小鬼队的队员们蹦蹦跳跳地出发了。他们爬过一座小山,越过一条小河,有说有笑地来到了陈家庄司令部驻地。

一个哨兵看见这群小鬼后,很有礼貌地上前行了个军礼,问明情况,然后把他们带到了一个小院里。这时正在办公的聂荣臻听到动静,放下手中的文件,走出屋外。

“啊,欢迎你们,欢迎你们哪!”聂司令员热情地向小演员们打着招呼。

“司令员,新年好!”看到聂司令员,小鬼们异口同声地向他问好。靠前面的几个小鬼不停地争着给聂荣臻步拜年。

“好,好。小鬼们新年好!”聂荣臻一看到这群惹人喜爱的小演员,如同见到了自己的儿女,他亲切地微笑着,一会儿拉拉这个的手,一会儿摸摸那个的头,不停地比划着:“好哇,好哇,你看看吃了部队的饭,长高啰!”

“快,给我搬个凳子来。”一阵热闹后,聂荣臻满面

笑容地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

方凳摆好了,聂荣臻端端正正地坐了下来,开始和大家一起看演出。几个十岁左右的小演员宣海池、田华、华江等,手中舞着一根长鞭,边跳边唱,绘声绘色地表演了《霸王鞭》。演出结束后,聂荣臻站起身来,和大家一起鼓着掌大声地说:“好,演得好!谢谢你们啰!”

聂荣臻的话音未落,一个小男演员跑到他跟前,踮着脚尖凑近他的耳边,忸怩地低声说:“我们还没有吃饭呢!”

“噢,还没有吃饭!”聂荣臻一听哈哈哈地笑了起来,他一边安慰小演员们别着急,一边吩咐工作人员,“快,快给他们开饭”。

孩子们一听说要开饭了,顿时嘻嘻呵呵地欢笑起来。

不一会儿,一个战士把小演员们领到了一间屋子里。一进屋,嗬,只见桌子上摆着一盆一盆的饺子。每张桌子上还有两只碗,分别盛着酱油和酸醋。那香味儿可真诱人!

当时,军区机关的生活很艰苦,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军区部队是以喂马的黑豆为主食的。黑豆很硬,难以消化,不少人吃了之后,得了胃病。在这种情况下,聂荣臻和大家一样也是粗茶淡饭,有时甚至吃野菜。然而在得知小鬼队要来拜年时,他想到小演员们平时很辛苦,又是身体发育时期,便指示有关部门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弄些吃的来,好好地给孩子们过个年,借此给他们解解馋。

小演员们真是饿极了,看到一盆盆的饺子再也忍不住了。他们谁也顾不上谁,拥到桌子跟前狼吞虎咽地吃开了。

“嗯,好香,我还想吃。”

“吃了这么多,怎么就是不饱呢?”

“嗨,慢点嘛,别噎着了。”

几个小演员边吃边嘟哝着。

招呼小演员吃饭的战士,忙着往盆里添加饺子。当他看到桌子上的酸醋都被吃光了,酱油却没有人动时,便问:“你们怎么不吃酱油呀?是不是太成了?”

“酱油?什么是酱油哇?”一个小演员抬起头,睁大了眼睛反问道。

这些小演员大都来自农村,都是苦出身,由于家境的贫寒,他们从来就没有见过甚至没有听说过酱油。这对于今天的青少年朋友来说,是根本无法想象的。

“酱油和酸醋都是一种调味品,一个是咸味,一个是酸味,你们可以用饺子蘸着吃。”

听战士这么一说,小演员们才恍然大悟,知道酱油也能吃。他们不由分说地用饺子、筷子蘸着,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不一会儿,几碗酱油就都被吃光了。

当小演员们吃完饺子正要起身离开时,发现聂司令员一直站在他们的身后,默默地注视着他们。细心的小演员们看见,聂荣臻司令员的眼眶中湿漉漉的……

晋察冀军区少年儿童演剧队的小鬼们,在聂司令员的直接关怀下,迎着硝烟战火成长起来了。战争年代,他们以忘我的工作,团结人民,教育人民,打击敌人,消灭敌人。中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他们中有的成了优秀的演员、画家,有的成了导演、剧作家及机关文艺团体和文化机关的领导干部,为推动我国社会主义文化事业的发展,做出了贡献。

上一篇:2 老区情(二)
下一篇:4 树之缘

首页 |生平及著述 |聂帅研究会 |聂帅陈列馆 |传、文学传 |评论研究 |照片选登 |缅怀纪念 |影视作品 |走进江津
聂荣臻元帅陈列馆| 地址:重庆市江津区几江街道鼎山大道386号|联系电话:47562678 47560944|邮编:402260| 邮箱:jjnsg@163.com
主办单位:重庆聂荣臻研究会 聂荣臻元帅陈列馆 |承办单位:聂荣臻元帅陈列馆|ICP备案:渝ICP备12004964号-4

渝公网安备 50011602500158号

知道创宇云防御
总访问量: 8941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