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aa

本人著述

首页 > 生平及著述> 本人著述> 军事文选

关于东江情况的报告*

发布时间:2020-02-12 12:02   作者:   来源:   点击数:0

13

(一九二九年十一月六日)

我于十月二十九日由港[1]动身,次日抵潮安。因交通关系,在潮安住了二日,又在途中行了二天多,才到达“东委 [2]。兹将在“东委”的观察和我来后根据最近的政治情形对于东江工作的布置报告如下:

一、在我未到“东委”以前,“东委”对于目前的政治形势是不甚明了的。对于军阀战争的问题,知道两粤战争[3]已告结束,两粤战争还是有爆发的可能,但不知很快有爆发的可能。因此,他们以为在目前广州方面是可能增兵来东江的,并且已确定蔡廷锴[4]来东江。所以对于从前的布置固不可能,就是目前要转变方法亦不知道怎样的转变。大意是:对朱毛[5]意见可在西北游击,如不可能,还是退回赣南。至东江工作,对从前的布置既感觉困难,而秋收斗争[6]无形中有忽视倾向。总括说来,当朱毛入粤与省委的指示在东江布置时,全东江的确都是很活跃的现象。及到两粤军阀战争结束的消息传来和朱毛退出梅县(详后),或有不可能留东江的形势,东江斗争陡呈低沉之势。虽然“东委”仍指示各地照前


这是聂荣臻给中共广东省委的报告,他当时任广东省委常委、省军委书记。东江巡视员是广东省委派出的全权代表,也称东江特派员。此文于一九八五年曾以《东江巡视员报告》为题在《军史资料》第八期上发表。

                             

14

行动,但步伐很不一致,甚至有些地方表现不愿采取行动。

二、朱毛在未入粤前是不知道两粤军阀战争已告结束,所以他们入粤的计划完全是照着从前中央的指示[7]。及入粤后,始知两粤战争已结束,但他们仍愿到西北游击。在广州增兵来东江时(他们听说蔡廷锴已调来东江),拟退赣南。当他们由蕉岭入粤,本不直下梅县。及他们到松源后便直攻梅县 (他们是为筹款,并不是愿占梅城,因梅城不能守故),梅县攻下,敌人便随着朱毛原路跟进,而红军不察。及敌人已抵梅城三里时始觉。被敌人猛力攻击,遂仓促退出梅城,军事上虽未受任何损失,但已狼狈不堪。退出后便集中梅南 (赤色区)整理和休息。他们仍决定三十一号 (指十月三十一日)反攻梅县(特别是一般士兵群众非常奋激,必须反攻,一面因感觉梅城物质优,一面感觉东江群众的好,不甘败绩)。近闻梅城已反攻得手,缴枪八百余,士兵多投降,并毙团长二名。但尚未接得党部正式报告。如果属实,红军在东江游击的决心当更坚决。否则他们在东江还是很犹豫的,因政治的形势不明,使他们感觉困难 (现已派专人前去,详后)。

三、我抵“东委”当晚,即召集大中“东委”[8]负责同志会议,把目前政治形势作一报告,并且指示东江工作仍需积极布置。除红军进窥惠州和占领潮汕的计划,目前不应有这企图外,现决定朱毛红军坚决地留在东江西北游击,先向兴宁、五华动作 (此计划后未实行)。东江红军[9]四十七团调回西南,一部在北山发动潮(安)、普 (宁)、揭 (阳)的斗争,一部在南山发动潮(阳)、普(宁)、惠(来)的斗争,并坚决地实行发动秋收斗争,使西南广大群众在秋收斗争中发动起来,并造成广大游击战争区域。一面使敌人在西南的基础动摇,一面与朱毛在西北的游击配合。第四十六团留住丰顺,帮助丰顺农民秋收斗争。丰顺反动派很顽固,朱毛在梅县时,敌仍积极向我们进攻。此地的秋收斗争完全是武装抗租,武装保护割禾。向榴隍方面发展,一面牵制韩江敌人,一

15

面作窥视潮汕状,使敌人后方动摇。第四十八团(此团成绩甚差)仍在东面向高陂方面发展,逼近韩江。此军事上的布置可以牵制敌人许多兵力,不敢集全力去对付朱毛。一面使敌人的战线延长,红军可得各个击破。东江目前的唯一中心工作,便是坚决地实行秋收斗争。只有在这秋收斗争中,才可以把东江群众发动起来,东江才是真正的斗争区域,东江的斗争才能与红军的势力汇合起来。否则东江的工作将不实际而走到失败的途上,这是目前极大的关键。此计划决定后,即当专人发我红军前委[10]要他们坚决地照此进行。一面专人赴西南,坚决地发动西南的斗争。

照以上计划看来,如果政治形势照我们的分析,两粤战争即将到来,广州当无兵增调来东江,东江的红军和群众是可以应付敌人的。并且计划引诱敌入到兴宁、五华赤色区域去解决他。因为在整个潮(安)梅(县)动起来,可以牵制敌人许多兵力,可能集中兵力应付朱毛者不过三团左右。以红军的全力决战于赤色乡村区域,我们的胜利是有把握的。

四、“东委”本身非常不健全,我来时常委只有二人,即道文[11]和尊导[12],而工作极繁杂。道文每天应付一切技术问题,忙个不了,早上六点开工,晚上二、三点还不能睡觉。组织部无形消失。宣传部只有尊导。至于秘书处,一塌糊涂。昨日常委会,我提出关于“东委”本身问题的健全,“东委”常委经常要有三人在。我主张道文、尊导,汉章[13]三人任“东委”。汉章最近始由西南返来,精神甚好,且坚决,有干才。要他补杜式哲[14]。杜决定去饶平后即调省委。尊导现去西南,于最短时间返回。国英[15]调开东江去省委另分配工作。我出此主张后,他们颇犹豫。但我极坚决主张,如此,他们亦同意。杜到省委,由省委去解决工作。国英来省委时,我意仍须多用教育工作,派到海丰去工作,或者派往中央训练班[16]。总之,这些人并非不可工作者,是在教育的问题。

自黄平[17]由省委返来报告后,因黄平将开会的经过报告词句

16

上多少有增减,道文表示很痛苦,好似省委不相信他,东江的工作省委总说这样不对,那样不对,并说张木同志[18]来此,对于秋收斗争等问题都得圆满结果,而张木同志回去说“东委”一钱都不值……等等误会。经我解释后,问题当然可释。省委能经常加以政治上的指导是无问题的。现在任“东委”的同志还是可以做工作的。如逸园[19]能来对东江的帮助当更大矣!我主张逸园将来还是以省委巡视员的名义来最好。其他事项留在下次报告吧。最近政治形势望速告知,你们知道我是在深山中——不但不知道天下国家大事,连时日我都记不清了。

    注 释

[1]港,指香港。

[2]东委,即东江特委,全称为中国共产党东江特别委员会,大革命时期成立。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和抗日战争时期,东江特委统一领导广东东江流域至江西、福建边境的海陆丰、兴宁、五华、梅县、丰顺、潮安、普宁、惠来、揭阳等广大地区的工农运动和武装斗争。

[3]两粤军阀战争,指一九二九年夏天起,国民党广东省政府主席陈铭枢与国民党第八路军总指挥陈济棠为争夺广东省军政大权而发生的战争。

[4]蔡廷锴(一八九二——一九六八),当时任国民党粤军第六十师师长。

[5]朱毛,一九二九年十月,朱德(毛泽东因病未到东江)率领红军第四军四千多人进入东江地区,攻克梅县。这里的“朱毛”即指红四军部队。

[6]秋收斗争,是当时广东省委指示东江特委执行的中心任务之一。目的是利用秋收时机,领导贫苦农民与地主阶级争夺劳动果实,以实际的物质利益来发动农民群众参加革命斗争。

[7]中央的指示,指一九二九年九月二十八日中共中央给红军第四军前委的指示信。指示信提出:“至两广军阀混战爆发,东江空虚时,红军可进至梅县、丰顺、五华、兴宁一带游击……相机围缴敌军枪械,集中东江各县赤卫队建立红军。”

[8]大中东委,即东江特委常委委员和特委委员。

[9]东江红军,一九二九年夏,建立了东江红军总指挥部,总指挥古大                            

17

存。下辖第四十六、四十七、四十八、四十九、五十团和教导队,约三千人。

[10]前委,指红四军前敌委员会。

[11]道文,即林道文,广东海丰人,当时任东江特委书记,一九三0年调广东省委,一九三一年被捕牺牲。

[12]尊导,即贺尊导,广东大埔人,当时任东江特委常委,宣传委员。

[13]汉章,即颜汉章,广东海丰人,当时任东江特委组织委员,一九三0年任东江特委书记,一九三一年被错定为AB团分子遭杀害。

[14]杜式哲,广东海丰人,当时任东江特委副书记,后调广州工作时被捕牺牲。

[15]国英,即林国英,当时任东江特委农民运动委员。

[16]中央训练班,广州起义失败后在香港成立,训练党内干部。聂荣臻曾到训练班讲授军事课。

[17]黄平(一九0一至—一九八一),大革命时期的党员,曾参加广州起义,一九三二年被捕后自首变节,新中国成立后任复旦大学外语系教授。据查,黄平此时在莫斯科。这里的“黄平”可能系“黄平民”之误。黄平民,当时任广东省委候补常委。“开会的经过报告”指广东省委对东江特委的指示。

[18]张木,当时任广东省委秘书,新中国成立后曾在广东省政协秘书处工作,一九六六年病逝。

[19]逸园,即罗逸园(或罗绮园),当时在广东省委领导农民运动,一九三一年被捕牺牲。


上一篇: 广州暴动的经验教训*
下一篇: 完全同意毛主席的行动方针的报告*

首页 |生平及著述 |聂帅研究会 |聂帅陈列馆 |传、文学传 |评论研究 |照片选登 |缅怀纪念 |影视作品 |走进江津
聂荣臻元帅陈列馆| 地址:重庆市江津区几江街道鼎山大道386号|联系电话:47562678 47560944|邮编:402260| 邮箱:jjnsg@163.com
主办单位:重庆聂荣臻研究会 聂荣臻元帅陈列馆 |承办单位:聂荣臻元帅陈列馆|ICP备案:渝ICP备12004964号-4

渝公网安备 50011602500158号

知道创宇云防御
总访问量: 9018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