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aa

传、文学传

首页 > 传、文学传> 聂荣臻与傅作义

第十章 以诚相见 以心换心

发布时间:2020-01-21 15:11   作者:   来源:   点击数:0

一、傅作义又生困惑

一月二十八日下午,一辆黑色的卧车驶出中南海,车里坐着傅作义,北平原市长刘瑶章、王克俊。傅作义决意离开中南海,搬回新北平原总部住地。

车到复兴门,一队队入城的解放军开过来了。他们步伐整齐、精神抖擞、战歌嘹亮。沿途成千上万的群众伫立注目,向他们鼓掌、欢呼。这在北平的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

傅作义看着这样的场面,感情极为复杂:这样士气高昂而又与人民群众亲如一家的部队,必定所向无敌,然而自己的部队过去毕竟与他们兵戎相见,交战多年。傅作义轻轻地闭上了双眼。

卧车驶进原总部大院,在一幢小楼前停住了,傅作义走下车来。往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车来人往的院里,冷落凄清;几棵梧桐树叶子早已落光,只有光秃秃的枝干在瑟瑟抖动。

几天后,一条条消息像一阵阵风,灌进了他的耳朵里:

原定释放的张家口战役中被俘的靳书科等高级军政官员,没有及时释放,原因是有关地区负责人认为这些人民愤很大,便没有执行上级指示。

傅作义的家属住在西交民巷一家银行宿舍,接收银行的军管人员竟要他们迁出。

邓宝珊一次出城,竟被岗哨扣留,还问他“是不是反动派”。

西城区人民政府通令国民党中统、军统特务限期前往登记时,有的工作人员弄不清国民党军政人员和军统、中统特务的区别,竟然打电话要傅作义去报到登记。

负责这方面工作的东北野战军政治部副主任陶铸得知这些情况后,对部属进行了严厉的批评,还多次到傅作义住处,与他谈心,向他解释,向他道歉。然而,傅作义心头的抑郁仍未消除。

二月一日中午,傅作义打开勤务兵送来的人民日报,看了一会儿便脸色铁青,继而又涨红了。

报上全文刊登了林彪、罗荣桓一月十六日致傅作义的信:

傅作义将军:

贵将军接受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所谓“剿匪戡乱,之伪令,率领所部数十万反动军队向着绥远、察哈尔、河北、热河及山西北部解放区和人民解放军发动残酷的进攻。先后攻占卓资山、集宁、清水河、和林格尔、凉城、丰镇、陶林、兴和、商都、尚义、张北、张家口、宣化、怀来、涿鹿、阳原、蔚县、广灵、天镇、阳高、怀仁、左云、左玉、山阴、延庆、龙关、崇礼、赤城、沽源、康保、宝昌、多伦、化德、涞水、易县、望都、完县、河间、高阳、任丘、安新、雄县、新城、容城、肃宁、蠡县、博野、霸县、永清、固安、安次、胜芳、古北口、香河、三河、武清、宝坻、宁河、玉田、丰润、平谷、蓟县、遵化、兴隆、迁安、卢龙、乐亭、昌黎、抚宁、承德、滦平、丰宁、隆化、平泉、青龙、凌源、凌南等诸解放区名城、重镇、县治及广大乡村。贵部军行所至屠杀人民,奸淫妇女,焚毁村庄,掠夺财物,无所不用其极。在贵军管辖地区压迫工、农、民、学、商广大人民群众,出粮、出税、出力,敲骨吸髓,以供责将军及贵属所谓“哉乱剿匪”之用。在责将军及其贵属统治之下,取消人民的一切自由权利,压迫一切民主党派及人民团体,使其丧失合法地位,压迫青年学生的爱国运动。贵将军又复下令破坏保定公共建筑及公用物资,炸毁北宁路滦河铁桥,在北平城外平毁村庄,在北平城内逮捕无辜人民,斩伐风景林木,拆毁古迹材料。责将军及贵属在天津城内外之措施,亦复如此。本军奉令征讨,全为吊民伐罪。贵将军不敢野战,率领数十万军队退入平津,据城抵抗,使两城人民受尽痛苦,本军迭次通知贵将军及责属,顾念两城数百万人民之生命财产,数千年之文化古迹,国家前途所系之轻重工业及贵属官兵之身家性命,提出和平缴械或出城改编两项办法。天津方面,市参议会代表出城谈判,本军当即表示欢迎。并提出下列诸点:(一)本军甚望和平解决,以免天津遭受破坏;(二)天津守军应自动放下武器,并保证不破坏公共财产、武器弹药及公文案卷;(三)本军保证一切自动放下武器之官兵个人及家属生命财产之安全;(四)如果守军不愿自动放下武器而欲抵抗到底,则本军将采取攻击行动。破城之日,守军方面诸反动领袖不能按照在小城市及乡村中作战时被本军所俘敌方军官一样待遇,而将加重其处罚。市参议会代表与本军代表谈判两次,均为天津城防司令陈长捷及六十二军军长林伟俦等所破坏,以致毫无结果。贵将军徒于最后时机,命令天津守军坚持匪首蒋介石命令抵抗到底。本军迫不得已,乃于本月十四日上午十时开始总攻,至十五日下午三时解决战斗,贵部十余万人全部缴械,匪首陈长捷、林伟俦等均被俘虏,足证守军之抵抗毫无作用。现在天津业已解放,人民重见天日,欢声雷动,迎接人民解放军。北平被困业已月余,人民痛苦日益增重,本军一再推迟攻击时间,希望和平解决,至今未获结果。责将军身为战争罪犯,如果尚欲获得人民谅解,减轻由战犯身份所应得之罪责,即应在此最后时机,遵照本军指示,以求自赎。办法如下:(一)自动放下武器,并保证不破坏文化古迹,不杀戮革命人民,不破坏公共财产、武器弹药及公文案卷,如贵军及贵属能做到这些,则本军保证贵部官兵生命财产之安全,对于贵将军的战争罪责,亦有理由向人民说明情况,取得人民谅解,予以减轻或赦免;(二)如贵将军及贵属不愿自动放下武器,而愿意离城改编,则本军为保全北平不受破坏起见,也可以允许这样做。本军可以允许贵军离开北平,开入指定地点,按照人民解放军的制度改编为人民解放军。上述两项办法,任凭贵将军及贵属自由选择。本军并愿再一次给予责将军及责属以考虑及准备之充分时间。此项时间,规定由一九四九年一月十七日上午一时起,至一月二十一日下午十二时止。如果贵将军及贵属竟敢悍然不顾本军的提议,欲以此文化古城及二百万市民生命财产的牺牲,坚决抵抗到底,则本军为挽救此古城免受贵将军及贵属毁灭起见,将实行攻城。攻城时,本军将用精确战术,使最重的打击落在敢于顽抗者身上;而对于不愿抵抗之贵属,则不给予任何打击,并予以宽待。城破之日,责将军及贵属诸反动首领,必将从严惩办,决不姑宽,勿谓言之不预。

中国人民解放军平津前线司令员林彪

政治委员罗荣桓

一九四九年一月十六日傅作义的双手在颤抖,手中的报纸簌簌作响。

这封信,是毛泽东以林、罗名义写的。本来在八里庄时已由聂荣臻交给邓宝珊、周北峰,要他们尽快转交傅作义。但二人觉得措词过于严厉,担心傅作义接受不了,所以一直未交给傅。傅作义现在看到,感到十分突然。

“是不是解放军的那些年轻干部干的?”傅作义想。一转念又认为年轻干部不敢干这等事。

北平已经和平解放,守军已开出城外接受改编,为何还在报上公开刊登这类东西?傅作义越想越气,愤怒、怀疑一起涌上心头。

二月三日,傅作义给林彪、罗荣桓写了一封信。信中说:我在解放战争中追随蒋介石,负有罪责,应受人民的惩处。请对我个人按战犯加以惩处,请指定看守所,我主动去报到。

二、聂荣臻、傅作义相见

位于天安门以东一里地左右东长安街与王府井交口处的北京饭店,中西合璧,是四十年代末北平城里最好的饭店之一。

二月八日下午,细心的过往人们发现,饭店前后,多了几个衣着整洁、精神抖擞的解放军哨兵。

不一会儿,几辆吉普车鱼贯开到饭店门口,林彪、聂荣臻、叶剑英下车进了饭店,他们准备在这里宴请傅作义,和他开诚布公地交换意见。

傅作义起义后情绪会出现什么变化,该怎样对他工作,毛泽东早已有估计。毛泽东深谙辩证法,深知和平起义对于傅作义来说是人生根本的变革,不可能说变就变,没有反复。因此,二月三日,毛泽东致林彪、罗荣桓、聂荣臻、叶剑英、彭真的电报中,特别叮嘱:“……入城后,请林彪和傅、邓见面扯开谈一次。”

 收到毛泽东的电报后,聂荣臻陷入了沉思:傅作义将军和平起义的义举,体现了很大的魄力,下了很大的决心,但是,立场、感情的根本变化,不是一蹴而就的事,需要经过长期的痛苦的过程。为了准备这次相见,聂荣臻全面了解了傅作义的生平。

“九?一八”事变后,傅作义对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痛恨至极,率部坚决抗日。一九三三年长城抗战,傅作义率部沉重地打击了日本侵略军的嚣张气焰。一九三六年绥远抗战中,傅作义亲临一线指挥,勇谋过人,使入侵绥远的日军遭到沉重打击,并将日军苦心培植的德王、李守信、王英等反动势力全部摧毁。为此,毛泽东曾专门派南汉宸携带一封亲笔信,前去慰问。“七?七”事变后,傅作义以民族利益为重,坚决抗战,坚持与中国共产党搞统一战线,在忻口保卫战、太原会战、绥西抗日三战役中,战功卓著……十三年间,傅作义率部转战一万八千余里,进行大小战役、战斗二百九十多次,基本保持了不败的纪录。

“傅作义将军是一位爱国名将,为了中华民族立下了不朽的功勋!”聂荣臻心里默念。

此时,门外响起了汽车的响声。聂荣臻等人走出会客厅,迎候傅作义。

傅作义走过来了。

聂荣臻迎了上去。

“傅将军,你好!”聂荣臻热情地问候道。

“聂将军,你好!”傅作义也十分热情。

他们都看着对方,会心地笑了,两双大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傅作义看着比自己年轻四岁的聂荣臻,是那样沉稳、干练而又热情洋溢。

在这之前,傅作义也了解了聂荣臻不平凡的人生经历。

傅作义深深感到,聂荣臻是位文武双全、出类拔萃的解放军高级指挥员。

这是他们平生第一次见面,是一次历史性的会见。一位是华北军区司令员、平津前线总前委成员之一,另一位是“张垣绥靖公署”主任、华北“剿总”总司令,二人是解放战争开始以来最直接、最主要的对手。如今,民族的利益,正义的力量,使他们走到一起,握手言和了。这是中国共产党人,也是每一个有良知的炎黄子孙所企盼的历史现象。这种现象越普遍,中华民族就越能兴旺发达、昂首挺胸伫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林彪、叶剑英也依次和傅作义热情握手,互致问候。

傅将军,”林彪首先发言:“北平和平解放,这座闻名世界的文化古都未遭破坏,完整地回到了人民的手中,你的功劳是很大的。而且,北平和平解放,树立了一种‘北平方式’,这对全国其他尚未解放的地方来说,无疑是一种很好的样板作用。共产党对所有于革命有贡献的人是决不会亏待的。”

傅作义深有感触地说:“多年来,我主观上也想为人民做好事,客观上却替地主、资本家当了保镖。参加国民党挑起的内战是错误的,辽沈战役后,我就深深感到不能再打下去了。今后应以共产党为领导,才有中国的前途,才有中华民族的前途。”

林彪把话题转到了公开信上:“一月十六日的信,是符合傅将军过去的情况的,是对傅将军过去的情况作了一个结论。我们不会因为过去之罪抹煞傅将军今日之功,当然,也不应以今日之功,含糊过去之罪。把问题讲清楚了,在新的基础上开始新的合作。”

傅作义默默地听着。

傅作义说:“过去,我也把民主作为自己的政治追求。但对共产党关于民主的主张缺乏了解,甚至有误解,这就障碍了自己与共产党走到一起。”

聂荣臻接过话茬儿说:“在阶级对立的社会里,对这个阶级实行民主,就不可能对另一个阶级实行民主。”

傅作义的目光,转向聂荣臻。

聂荣臻接着说:“中国共产党所讲的民主,是对百分九十的人实行的民主,对百分之十的反动分子则实行专政。因此,共产党的民主是代表绝大多数人的,有着最广泛的群众基础,是真正意义上的民主。”

傅作义微笑着说:“聂将军的话言简意赅,把问题讲得很清楚了。共产党考虑问题,作出决定,首先考虑的是人民的大多数。我决心今后好好为人民服务,中国共产党叫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我们欢迎,我们欢迎!”聂荣臻说。

“对于部队的改编和政权的接收,中国共产党和解放军的领导认为怎么搞好,就怎么搞,不必多有顾虑。”傅作义说。

叶剑英说:“傅将军胸襟宽阔,态度很好,我们很钦佩!”

林彪说:“作为军人,不能不考虑战争的胜负。傅将军是一位极富指挥才干的将军,这是历史已经作了证明的。但是,辽沈、平津战役国民党军队的失败,主要不在个人才能上。国民党违反人民利益,遭到人民反对,失败是必然的;反之,共产党代表人民利益,得到人民支持,胜利也是必然的。”

“一时胜利在于力,千秋胜利在于理!”傅作义一字一顿地说。

聂荣臻、叶剑英异口同声:“傅将军言之有理!”

邓宝珊站起身,声音洪亮:“今天大家聚在一起,一下子把问题都谈清楚了,我受益匪浅。我的心愿和共产党、解放军完全一样,无非我不是共产党员。”邓宝珊直率、坦诚的话,引得举座一片笑声。

“这样吧,今天先谈到这里,以后还有机会深谈。”聂荣臻说着站起了身,礼貌地打了一个手势,邀请大家进餐厅。

席间,几位将军频频举杯。

不嗜烟酒的聂荣臻和不嗜烟酒的傅作义,两人都一同举起了酒杯,用力一碰,一饮而尽。

举桌一片笑声。

三、妥善解决警卫团问题

北平和平中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发生了一件事——傅作义没料到,聂荣臻没料到,而又惊动了周恩来的一件事。

《和平协议》第六条规定:“傅作义先生仍得留必要之警卫部队。”按照傅作义的意见,给他保留了整整一个团的兵力。

然而,这个警卫团中的两个营,竟先后两次携带武器冲击香山。

这天傍晚,聂荣臻正在吃晚饭,两声卧车的喇叭声响过后,周恩来急忙下了车。

有什么急迫而重大的事,没有打电话,也没有提前打个招呼,恩来就急着赶来了?聂荣臻急忙放下手中的碗筷。

“荣臻,快调一支部队去执行任务!”

去执行任务,而且是周恩来副主席亲自来布置的。聂荣臻情知非同小可。

当聂荣臻得知是傅作义警卫团的两个营连续两次冲击香山后,神经一下子紧起来了。

香山是中共中央进驻北平后的临时住地,对外称“劳动大学”,毛泽东和其他中央领导就住在那里。这还得了!

聂荣臻命令作战处长唐永健:“你快带一个团去办事!

唐永健转身离去,聂荣臻立即给警卫北平的一个师打电话,通知他们派一个团由唐永健带领执行任务。

在唐永健的带领下,这个团很快包围了傅作义警卫团的住地——翠微路的一座兵营,还控制了周围的几个制高点。

这个团是半个多月前成建制地进行改编的,从上到下派进了解放军的政工干部,制服早已换成了解放军军装。

一切安排停当,唐永健的吉普车才进了大门。没遇到什么阻拦,车上挂的是华北军区的车牌子,哨兵认识。

这时天快黑了,警卫团的官兵们吃过饭,正三个一伙五个一群地聚在院子里聊天。

唐永健把解放军派去的几个政工干部找到一间小屋里,说明情况,要他们去做工作,说明解放军已经把这里包围得水泄不通了,只有放下武器才是出路。

缴械不是件容易的事,更何况是傅作义的警卫团。一直谈了三个小时,官兵们才勉强同意。

警卫团快交武器了,唐永健又宣布了一条规定:“不许摔摔打打的,摔坏了枪支弹药解放军可要动武!”

很快,全团的武器都交到了院子里,码得像座小山。

士兵们交完武器,都回宿舍休息去了。

这时,唐永健忽然发现,没有见到警卫团的头头们,一问,才知道他们晚上都回家睡觉。

“这些人要是知道部队被缴了械,还不知道要怎么闹腾呢。”唐永健心想。

唐永健驱车赶到六部口北京卫戍区纠察总队,找到总队长李青川。两人一合计,很快带人把警卫团的团长也抓起来了。

再说,周恩来、唐永健走后,聂荣臻回到办公室里,边等候下面汇报情况,边考虑开了:“这事要解决好,而且要杜绝今后发生类似事情。否则,对落实‘和平协议’不利,对北平的治安不利,对傅作义将军也不利……”

电话铃声响了,是周恩来询问情况。唐永健还没有回来,聂荣臻让周恩来再等一等。

夜深了,还是没有消息。

聂荣臻躺在床上,一直未能入眠。

凌晨,窗棂上响起了轻轻的敲击声。

“聂司令员,我回来了。”是唐永健的声音。

聂荣臻一骨碌起身,打开门,让进唐永健:“情况怎么样?”

“都缴械了,他们的团长也抓起来了。”唐永健急急忙忙赶回来,显得很兴奋。

“哦,都缴械了,团长也抓起来了……向周恩来副主席报告了吗?”聂荣臻问。

“没报告,哪里来得及呢?”唐永健说。

处理与傅作义有关人员的问题十分敏感,况且是缴械、抓人。聂荣臻立即拿起电话,向周恩来报告了情况。

周恩来回答得十分干脆:“这样处理好,有利于彻底解决问题!”

周恩来很快向毛泽东作了汇报,得到了毛泽东的赞同。

第二天一早,傅作义得知警卫团被缴械,立即找到北平市军管会主任叶剑英问:“为什么缴我警卫团的械?‘和平协议’不是明确规定了吗?怎么能这样干!”

傅作义越说越气愤,竟拍起了桌子。

叶剑英不了解情况,只能好言相劝。

问题没解决,怒气未消,傅作义让王克俊到华北军区去交涉此事。

聂荣臻吩咐政治部副主任蔡树藩和唐永健:“你们把情况向王克俊先生讲清楚,让他回去好向傅将军报告。”

王克俊的火气也很大,一见面就说:“缴傅将军警卫团的械,是过河拆桥,不讲信义!”

蔡树藩劝导着:“慢慢说,慢慢说,有事好商量。”

“好商量?枪都下掉了还商量什么?”

“傅将军为了实现北平和平解放,几十万军队都交出来了,还在乎一个团。有些情况,你和傅将军都不甚了解,一旦了解清楚情况,一定会理解我们为什么这样做的。”蔡树藩耐心地解释着。

唐永健把两个营冲击香山的情况作了介绍,接着说:“傅将军留下一个团,目的是要保证他的安全,但是现在看来,并不能达到这个目的。”

“为什么?”王克俊问。

唐永健没有马上解释,而是反问:“这两个营冲击香山的事,你们事前知道吗?”

“怎么会知道呢?要知道了,还能不阻止。”王克俊说。

傅作义也不知道。

“这样的行动,你们不了解,警卫团的其他情况,你们也未必了解。”蔡树藩说。

王克俊没再吱声。

“傅将军和平起义后,保护他的安全,既是你们的责任,更是我们的责任。试想,要是傅将军出了什么问题,蒋介石,还有帝国主义肯定会造谣,说我们共产党加害于他,这影响可就太大太大了!”

王克俊觉得唐永健讲得有道理。

“这一团人中,有没有中统、军统留下的特务?有没有被蒋介石收买了的?”

“这个,我们没把握。”王克俊是个坦诚的人,说话实在。

蔡树藩说:“这样吧,请你回去向傅将军报告,让他挑三五十个可靠的士兵作贴身警卫。当然,这些人要十分可靠,不能有中统、军统成员,也不能被收买被利用。”

王克俊回来后,向傅作义作了汇报。傅作义静心一想,也是,自己走和平的道路,警卫团上千号人,都和自己一个想法?都是自己的人?他们都有武器,看似加强了警卫,实际却隐藏着祸患。

事后,傅作义亲自挑选了三十五人,作为自己的贴身警卫。北平卫戍区发给了他们枪。

事后,上级从团结大局出发,妥善地处理了问题。冲击香山的两个营交给华北补训团,拆散了学习、训练,然后重新分配。未参加冲击的那个营的干部,有一部分被送到步兵学校学习,学完都提升了职务。团长等人也很快放了出来,恢复了自由。

四、毛泽东:“你立了大功!"

‘‘北峰,我打算亲自去石家庄,拜见毛主席。你向叶剑英主任说一下,是否可以?”二月中旬的一天,傅作义对周北峰说。

见周北峰要问什么,傅作义接着说:“你看,和平通电草稿已拟出,两个多月始终不能定稿,绥远的和平起义未能最后商定,另外我……”

周北峰已有感觉,傅作义还有心事。周北峰想,要能见到毛主席,好好谈一谈,也许就好了,便说:“好,我马上去找叶主任。”

周北峰很快找到叶剑英。

叶剑英说:“你转告傅将军,我立即请示党中央。”

二月二十日,毛泽东从西柏坡致电叶剑英:欢迎傅作义、邓宝珊和颜、邵、章、江一道来此一谈,请问傅、邓是否同意,如愿来时,亦如颜、邵等一样,不要带任何随从,并要对谈话地点保守机密。颜、邵、章、江,是上海和平代表团的颜惠庆、邵力子、章士钊、江庸。

叶剑英立即将毛主席的电报精神,告诉周北峰,并让他转告傅作义。

二月二十二日上午,周北峰将傅作义、邓宝珊及阎又文送到西郊机场,与上海和平代表团一道直飞石家庄。

天气晴朗,飞机飞得不高,机下的田野、村舍历历在目。

傅作义的脑际,浮现出与毛泽东一次次未曾谋面的交往。

一九三六年八月,毛泽东派南汉宸持亲笔信,函请傅作义毅然抗日,努力救亡图存,红军决为后盾。十月二十五日,中共代表彭雪枫又携毛泽东亲笔信去绥远,再度鼓励傅部抗战。傅作义率部在绥东抗击日本侵略者,取得百灵庙大捷后,毛泽东又从陕北给他发了贺电,并派南汉宸率慰问团赴绥,赠送“为国御侮”的锦旗……

飞机很快在石家庄降落了。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统战部部长李维汉热情地迎上前去:“我们代表中共中央、代表毛泽东主席前来欢迎傅将军、邓将军!”

稍事休息后,叶剑英陪同两人换乘吉普车前往西柏坡。

吉普车在蜿蜒的山路上迅速前进,傅作义看着擦窗而过的翠柏绿枝,透着欣喜的心里又多了几分紧张。

吉普车在山岭下的几间小屋前停下,门前伫立着中共中央副主席周恩来。

“傅将军、邓将军,欢迎你们到西柏坡来。”周恩来落落大方。

“周副主席,谢谢你,给你们添麻烦了。”傅作义、邓宝珊客气地说。

这是中共中央西柏坡招待所,傅作义、邓宝珊被安排住在这里。

下午,毛泽东接到周恩来的报告后,高兴地念叨着:“好,好,我去看他。,’说着,披上一件皮大衣,戴上棉帽,乘吉普车赶到招待所。

傅作义、邓宝珊在周恩来的陪同下,等候在招待所门口。吉普车驶过来了,毛泽东下了车。傅作义大步迎上去,先是一个标准的立正,然后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军礼。

毛泽东伸出大手,紧紧地握住傅作义的手。

在这之前,傅作义没见过毛泽东,而此时却觉得毛泽东是那样熟悉,仿佛早已见过面,早已是老朋友了。

走进陈设简陋,仅摆放着简单木椅的会客室后,充当工作人员的年轻士兵端上白瓷的水壶、茶碗,逐一沏好茶水后,轻轻退下。一切是那么简单,那么自然。

毛泽东示意客人喝水。

傅作义端起茶杯,心里一阵翻腾说:“毛主席,我有罪!”

“不,不,你有功,你有功,”毛泽东微笑着点点头说:“你在抗日战争中立了大功,现在又为人民做了一件大好事,人民不会忘掉你,人民永远感谢你!”

傅作义嘴唇翕动着,想说的话很多,又不知从何说起。

毛泽东接着说:“傅将军,过去我们在战场上见面,清清楚楚,今天我们是姑舅亲戚,难舍难分。”

毛泽东的话,犹如一阵春风,把傅作义积聚在心头的疑虑一下子吹得烟消云散了。

毛泽东给傅作义递烟:“傅将军,请抽烟。”

傅作义微微欠身:“请原谅,我不会吸烟。”

“好,恩来也没这个不良嗜好,”毛泽东说着,把烟又转递给邓宝珊:“你抽起来,要不我就孤立了。”

邓宝珊、傅作义都笑了。

毛泽东慢慢地喷吐出一股青烟,他半眯缝着眼用右手食指轻轻地弹掉一节烟灰,说:“邓先生也不是外人,四三年你到延安住了二十天,我们有过两次彻底长谈,还记得吗?”

“记得,终身难忘。”邓宝珊说。

毛泽东转向傅作义:“北平和平解放了,这真是件大好事。如果诉诸武力,枪炮一响,城市设施连同文物都要毁于一旦,那你就成为千古罪人。”

“是这样,是这样。”傅作义说。

“如今,你保护了北平二百万人民的生命财产,保护了千年的文明古都,这是大功呀!还有,对于你的部下,你也为他们做了一件大好事,保护了他们的生命和家庭。要不和平起义,不知又要有多少人家破人亡啊!”

“是的,我们不应再做使亲者痛、仇者快的事了。”傅作义说。毛泽东又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北平是世界上少有的古都,历史书上这样讲,我在北大待过一段时间,感受就更真切了。英法联军烧了圆明园,破坏了许多名胜古迹。如果这次不是和平解决,把紫禁城打毁了,我们的民族损失就大了。”

傅作义放下茶杯,点头表示赞同。

“傅将军,既然是和平解决,原来的部队就要进行整编,将来都是人民解放军的成员,一样对待,决不受歧视,起义有功,就既往不咎嘛!”毛泽东说。

“过去的部属中,对改编成为解放军的一分子,都是很高兴的。”傅作义说。

“傅将军,不知你是否了解这样一种现象,我们部队的战士,有很多原来是国民党那边的士兵。这情况你可以讲给部下听,人民解放军战士的现在,就是他们的将来。”

“这情况过去我不大了解,回去后一定多宣传,做好整编工作。”傅作义说。

这时,参谋人员走进会客室,递土一份电报,周恩来看完后,递给了毛泽东。

“你们看,过长江的事,现在又要往后推了。”毛泽东说着,将电报递到傅作义、周北峰两人面前。

“这个,涉及机密的事,我们……”傅作义犹豫不决。

“上海和平代表团来了,我们同意谈判,过江的时间就往后推了。谈好了,就可以唱着歌过去,谈不好就开着炮过去。傅将军,你是个很有才华的指挥官,以后打仗的事,还要多向你请教。我们的朱老总、彭德怀、刘伯承、贺龙不都在国民党军队中干过吗?现在都是我们的高级军官。”

周恩来接着说:“从现在起我们就是一家人了,许多工作要请你多指导,你不要有什么想法。”

“是,是。”傅作义说:“主席,就是有些前一阶段被俘的军官……”

“按照和平协议,一律释放。有些已经释放了,有些正在释放。”

“我们有些基层干部政策水平不高,该释放的没有及时释放。我们正在督促落实,请傅将军放心。”周恩来补充说。

傅作义连连称谢。

“俘虏你的人员,都给你放回去,你可以接见他们,然后送到绥远去。”毛泽东说。“都给我?还要送到绥远去,那……”傅作义不理解。

毛泽东笑了:“有人不是说我们杀人放火、共产共妻吗?这些入到了绥远,就可以现身说法了。”

“哦,我一定做好他们的工作,让他们坚决服从中共中央和你的决定,将功补过。”

“傅将军,你是有功的,也是有德有才的,将来应该到政府里工作,不知你愿干什么?”毛泽东问。

‘邓宝珊说:“宜生主政绥远,在河套地区兴办水利,屯垦兴农,是很有成绩的。”

周恩来说:“只是治理河套,不够傅先生办的。”

毛泽东说:“只管黄河河套,面太小了,将来你可以当水利部长,把才干都发挥出来。另外,军队的事,你还是要管的。”

“我下半生一定在共产党领导下,为国家建设尽绵薄之力。”傅作义诚恳地说。

“傅将军,你个人、包括家庭,还有什么事要我们办的吗?”毛泽东问。

“没有什么,没有什么。”

邓宝珊说:“傅先生的女儿傅冬菊,是共产党员。”

周恩来说:“傅先生养了个好女儿。荣臻的电报中,就讲到过。她在和平解放北平中,也是立了功的。”

“张治中将军的女儿张连盈是共产党员,陈布雷先生的女儿陈琏也是共产党员,他们都跟着共产党走了。”邓宝珊说。

“岂止他们。你们二位不也跟着共产党走了。”周恩来说。

众人笑了。

“傅将军,蒋介石一辈子耍码头,最后还是你把他耍掉了。”毛泽东呷了一口茶:“和平解放北平,共产党不会忘记你,人民不会忘记你。”

傅作义听着,眼眶潮湿了。

“傅将军,本来今天应该多听你讲讲,可我这话匣子一打开,就收不住了。你再讲一讲吧。”

“主席,我要说的,你都讲了,我心里的顾虑,你都给打消了,我今后该怎么办,你都给指明了……”傅作义动情了,有些不能自已。

“你住在北平,我们不久也要到北平,还可以多谈。今天我们初次见面,我觉得我们很谈得来,今后完全能够合作共事。”

“那好,我愿多聆听毛主席的教诲。”

傅作义感到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便起身告辞:“毛主席的教诲,我会铭记一辈子。我今后一定会按你的指示办事。”

毛泽东、周恩来与二人握别。

二月二十四日,傅作义、邓宝珊由石家庄坐飞机返回北平。

傅作义心情舒畅,情绪高昂,积极宣传共产党英明伟大。而周围的人,都觉得他像变了个人似的。

五、傅作义发表和平通电

三月二十五日,中共中央从西柏坡进驻北平,暂住香山。

这天下午三点,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在西苑机场检阅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受阅的有一个炮兵师、一个装甲坦克师、一个步兵师。

傅作义和其他民主人士一道,到西苑机场去迎接毛泽东,应邀参加检阅了解放军。

第一次检阅人民的军队,傅作义深深感到,中国人民真是站起来了。三月末的香山,迎春泛黄,垂柳抽芽,黄的、白的、红的山花打蕾、绽放了。和煦的春风一吹,让人心里暖洋洋的,惬意极了。

一辆黑色的美制卧车从城西驶来,越过小麦泛青的田畴,沿着傍山小路,驶进香山园区,卧车在双清别墅前戛然而止。

傅作义、邓宝珊依次下车,他们是应毛泽东之邀前来叙谈的。

毛泽东满面春风,沿阶而下,迎了过来。

“宜生、宝珊,二位近来好吗?”毛泽东操着湖南乡音,显得格外亲切。

他们一同走进客厅。

“很好,主席,这辈子从未这么轻松愉快过。”傅作义回答说。

“我也一样哩。”邓宝珊也说。

“此话怎讲?”毛泽东微笑着,亲手为他们沏茶。

“北平的问题解决了,军队改编完成了,原政府工作人员正在逐步安排,人民生活安定下来了,治安状况迅速好转,市容市貌极大改观,我也就心安理得了。共产党比我高明得多哟!”傅作义赞叹着,乐不自禁地笑了。

“你们二位也都是治国治军的人才,只不过在国民党那里,怀才不遇,抱负难以施展,今后治国治军,你们定会有大的作为的。”毛泽东说。

“主席是对我们嘉勉。”

毛泽东说:“现在北平问题基本解决了,我们请二位来谈谈对今后治国治军的意见,也可以谈谈人生,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嘛!”

傅作义、邓宝珊毫无拘束,谈锋甚健,一谈就是两个来小时。

傅作义一看表:“哟,快两个小时了,我们不该多占主席的时间了。”

“不,不,你们谈的,对我很有启发、教育,我要谢谢二位。”

“是主席的谈话,又一次教育了我们。”邓宝珊说。

起身握别时,傅作义说:“我准备了个和平通电,想公开发表一下。”

“很好嘛,很好。哦,我想起来了,二月初我给聂荣臻他们发过一个电报,其中就讲到你准备发通电的问题。我在电报里说,应发表站在人民方面的通电,如果暂时不愿发这样的通电,也可以,等一等,想一想再讲。他们把这意思转告你了吧?”

“转告了。是不是我把通电底稿送来,请主席斧正、审定一下?”傅作义问。

“不用不用,对一些基本问题认识明确了,通电还会成问题吗?!”毛泽东放声笑了。

傅作义、邓宝珊也都会心地笑了。

回来后,傅作义把《通电》字斟句酌地推敲了几遍,四月一日公开发表了。

中共中央毛主席、中国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民主人士及国民党中的爱国的朋友们:

北平的和平工作,自一月二十二日开始,现已圆满完成。地方未曾遭受破坏,人民的生命财产,没有遭受损失,文物、古迹、工商、建筑,也都得到保全,北平的和平解决,蒙全国各方的称许,认为是实现全国和平的开端。现在当全国和平商谈之际,在这个时候,我愿把我的认识和意见,向全国各方说明。

两年半的内战,我个人内心和行动,主观和客观,是在极端矛盾中,痛苦地斗争着,北平和平的实现,就是由认识到行动,自我斗争的结果。现在回忆既往,我感觉我最大的错误,就是执行了反动的哉乱政策。我们在实行所谓戡乱的时候,每天说的虽是为人民,而事实上一切问题,都是处处摧残和压迫人民。我们的部队,在乡里给大地主看家,在城市里给特权、豪门、贪官、污吏保镖。我们不仅保护了这些乡村和城市的恶势力,而且还在不断地制造和助长这些恶势力。这种错误的原因,反映在政治上,就是腐败;反映在经济上,就是崩溃;反映在文化教育上,就是控制和镇压青年学生的反抗;反映在社会上,就是劳苦大众的生活,一天天的贫困,上层剥削阶级奢侈淫靡的享受,一天天的增高;反映在外交上,就是依附美国;反映在军事上,就是由优势变成劣势。所有这些都是因为违反了人民的利益,所以得不到人民的支持,最后为人民所抛弃。中国共产党为什么成功呢?这是因为共产党以工农大众和全国人民的利益为基础,在乡村彻底解决了土地问题,得到了广大农民的拥护;对城市工商业,实行公私兼顾,劳资两利,铲除官僚资本,保护民族工商业的发展。共产党的民主联合政府的主张,已经得到全国各民主党派和人民的拥护。新民主主义不但科学地解释了三民主义之内容,而且正确地说明了中国革命的过去、现在和将来。新时代的民族民主革命,已经不是属于旧的范畴,必须有工农阶级和代表工农阶级的共产党的领导,才能保证革命政策的彻底执行和革命任务的彻底完成。共产党人既然对于历史有了正确的认识,又有为人民服务的,艰苦奋斗的精神,所以一天天地得到成功。正确的政策是真正和平的前提,也是真正和平的保证。所谓戡乱政策,既然完全错误,共产党的新民主主义既然完全正确,我们就必须公开反对所谓戡乱政策,真诚的实现和平,不应该再犹豫、徘徊,违背人民的愿望。北平的和平,就是遵从人民的利益与愿望,勇于自觉,勇于负责的认识和行动,符合于正确的政策,符合于毛泽东先生所提出的八项和平条件,这种和平是真诚的和平。一切有爱国心的国民党军政人员,都应该深切检讨,勇于认错,以北平和平为开端,努力促使全国和平迅速实现。然后国家才开始建设。今天,中国人民民主事业,是以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工农联盟为基础,团结全国各民主党派,国民党的进步人士,和全国各民主阶层,共同奋斗。这已经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作义本此认识,今后愿拥护中共毛主席的领导,实行新民主主义,和平建设新中国。

聂荣臻捧着刊登《通电》的报纸,满心欢喜:“傅将军完全站到人民方面来了!”

毛泽东连看了两遍《通电》,十分高兴,命笔复信:

傅作义将军:

四月一日通电读悉。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发动反革命内战的政策,是完全错误的。数年来中国人民由于这种反革命内战所受的浩大灾难,这个政府必须负责。但是执行这个政策的国民党反动政府的文武官员,只要他们认清是非,翻然悔悟,出于真心实意,确有事实表现,因而有利于人民解放事业之推进,有利于用和平方法解决国民问题者,不问何人,我们均表欢迎。北平问题的和平解决,贵将军与有劳绩。贵将军复愿于今后站在人民方面,参加新民主主义的建设事业,我们认为这是很好的,这是应当欢迎的。

毛泽东

一九四九年四月二日四月一日,傅作义宴请张治中、邵力子等南京国民党政府代表。

席间,张治中说:“宜生通电所言,不无道理。”

邵力子伸出拇指:“全是肺腑之言。”

《通电》传到捷克斯洛伐克首都布拉格正在召开的世界和平大会上,引起了极大反响。会议把《通电》作为正式文件印发代表。许多代表在发言中,增加了祝贺中国革命胜利,谴责国民党反动派的内容。

傅作义的通电和毛泽东的复信,越过黄河、长江,飞越贺兰山、秦岭,传到人民解放军部队,也传到了分散于各地的国民党部队,极大地鼓舞了解放军指战员,有力地分化、瓦解了敌军营垒,对湖南、四川、云南、新疆的解放,产生了重大影响。

在以后半年里,毛泽东先后七次接见傅作义,其中有一次谈话长达一天一夜。有几次,是聂荣臻陪同接见的。毛主席耐心听取、征询傅作义的意见,向傅说明为什么打不起第三次世界大战,还就中国的前途、道路及傅个人的前途、傅的部属的工作安排,都作了具体阐述。对傅提出的问题,毛泽东都逐个解答,并托人解决。

傅作义感动地说:“我完全拥护毛主席的意见,坚决走人民的道路!”

上一篇: 第九章 阳光照耀古都
下一篇: 第十一章 共促绥远和平起义

首页 |生平及著述 |聂帅研究会 |聂帅陈列馆 |传、文学传 |评论研究 |照片选登 |缅怀纪念 |影视作品 |走进江津
聂荣臻元帅陈列馆| 地址:重庆市江津区几江街道鼎山大道386号|联系电话:47562678 47560944|邮编:402260| 邮箱:jjnsg@163.com
主办单位:重庆聂荣臻研究会 聂荣臻元帅陈列馆 |承办单位:聂荣臻元帅陈列馆|ICP备案:渝ICP备12004964号-4

渝公网安备 50011602500158号

知道创宇云防御
总访问量: 9021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