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aa

传、文学传

首页 > 传、文学传> 聂荣臻与傅作义

第九章 阳光照耀古都

发布时间:2020-01-22 14:47   作者:   来源:   点击数:0

一、历史性协议达成

傅作义一直以高度的敏感性,关注着中国共产党、解放军对和谈的态度。

一九四九年一月十四日晚,傅作义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打开收音机,把音量调到最小,收听了中共中央毛泽东主席关于时局的声明的广播:“……中国共产党愿意和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及其他任何国民党地方政府和军事集团,在下列条件的基础之上进行和平谈判。这些条件是:(一)惩办战争罪犯;(二)废除伪宪法;(三)废除伪法统;(四)依据民主原则改编一切反动军队;(五)没收官僚资本;(六)改革土地制度;(七)废除卖国条约;(八)召开没有反动分子参加的政治协商会议,成立民主联合政府,接收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及其所属各级政府的一切权力。中国共产党认为,上述各条反映了全国人民的公意,只有在上述各项条件之下所建立的和平,才是真正的民主的和平……对于任何敢于反抗的反动派,必须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歼灭之……”

傅作义坐在沙发上,像被强烈的电流猛击了一下,心脏怦怦地跳动起来。

这个声明,已经将和谈的根本目的讲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就是成立民主联合政府,没收南京政府及其所属各级政府的权力;这个声明,已经将国民党各级政权、军队人员的前途讲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接受这八条,将获得政治上的新生,违反这八条,将招致灭亡;这八条,已经将共产党、解放军的态度讲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那就是接受八条则与对方和谈,不接受八条则消灭对方。

那么全面,那么深刻,那么有力!

如果说解放军十四日上午开始对天津的攻击对他是一种震撼,那么,这个声明则是一个更触动灵魂的震撼。

天津被解放军攻占,断了海上逃路;这个声明的发表,则阻断了政治上的退路,退无路,进有道。

犹豫、彷徨将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铸成历史大错。

需要的是当机立断,痛下决心。

傅作义缓缓起身,拿起电话筒:“克俊,你听到毛泽东关于时局的声明了吗?”

“听到了。”

“你很快给周北峰发电报,谈判的事让他和宝珊相商,酌情处理。”

“我马上办!”电话里传来了王克俊兴奋而又果断的声音。

电报很快发到了周北峰、邓宝珊手中。

一月十五日上午,林彪、聂荣臻和罗荣桓走进会谈室,邓宝珊、周北峰随即也到了。苏静代替刘亚楼与会,唐永健作记录。

谈判的障碍已为天津攻城的枪炮摧毁,新的基础又为毛泽东的声明所构筑。尽管所谈的问题很多,包括傅作义驻北平部队的改编原则和具体方法,“华北剿总”和部队中团级以上人员的安排,对北平政法、文教、卫生等系统的接收办法等,但均没有大的争执。

十六日下午,双方又举行了一次会谈。邓宝珊、周北峰显得更为灵活、主动了,双方签署了《北平和平解放的初步意见》。

聂荣臻拿起“初步意见”,看了双方的签名,微微笑了。他对邓宝珊、周北峰说:“请你们转告傅作义将军,绥远的问题,我党中央已指示留待以后解决。如果北平的和平解放能够顺利完成,使祖国古都的文物能够完全回归人民手中,绥远的问题就好解决了。毛主席对此问题的指示是,将采用一种更和缓的方式解决。”

“这太好了,太好了!”周北峰激动地说:“绥远是傅将军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的地方,贵党有这样的想法,傅将军就放心了!”

“还有我那榆林,也应解决。”邓宝珊说。

“会解决的,会解决的!”聂荣臻连连点着头。

“初步意见”用电报发到北平,傅作义看后甚为满意。双方商定,苏静、王朝纲与邓宝珊、刁可成、王焕文一起进城,进一步商谈更具体的意见,周北峰暂留五里桥负责联系工作。

握手告别时,聂荣臻交给邓宝珊一封未封口的信:“请邓先生将这封信转交傅将军。”这封信,是毛泽东以林彪、罗荣桓名义起草,致傅作义的。

一月十七日傍晚,邓宝珊、苏静一行五人进了北平,苏静被安排住到傅总部的联谊处。

一月十八日上午,苏静刚起床,便见两辆卧车驶进联谊处院子,傅作义同王克俊、阎又文、崔载之走下车来。

“苏先生,欢迎你到北平来。”傅作义满面笑容。

“谢谢傅将军。”苏静说。

傅作义转身对王克俊说:“你们一起商定一个切实可行的实施和平解决的办法。只要有利于和平解决,让北平免遭战火破坏,怎样的解决办法都行。你们算是双方的全权代表了。”

苏静谦逊地说:“我只能起一个联络员的作用。有什么问题,我及时与平津前线司令部联系。”

傅作义又寒暄了几句,便起身告退了,动作、神情都很轻松.

送走傅作义后,苏静与王克俊、崔载之以五里桥达成的初步协议为基础,一条一条地作了研究,然后用电报报平津前线司令部。前线司令部又报中共中央、毛泽东。毛泽东在文字上作了一些修改后,让人拍发回来。

而王克俊、崔载之则将抄件直送傅作义审定。

一月二十一日,苏静和王克俊、崔载之在协议上签了字。

崔载之是个文人,对北平的历史十分熟悉。签完字站起身,他兴奋地说:“我们签字这地方,是当年袁世凯的代表曹汝霖与日本公使签订‘二十一条’的地方,‘二十一条’丧权辱国。激起了全国的公愤。我们这协议是为了国家的团结、进步,人民一定会拥护。”

苏静笑着说:“必定无疑,必定无疑!”

《关于和平解决北平问题的协议》共十八条:

为缩短战争,获至人民公意的和平,保全工商业基础与文物古迹,以期促成全国彻底和平之早日实现,使国家元气不再受损伤,经双方协议公布下列各项:

一、自本月二十二日上午十时起双方休战;

二、过渡期间,双方派员成立联合办事机构,处理有关军政事宜,组织与人选详见附件;

三、城内部队兵团以下(含兵团)原建制原番号,自二十二日开始移驻城外,于到达指定地点约一个月后实行整编,整编原则详见附件;

四、移驻城外之部队,可携带一星期之补给量,以后由联合办事机构负责补给之;

五、华北总部成立结束办事处,其工作为对出城部队之管理约束,并与联合机构联合办理出城部队之补给事宜,其结束之时间,俟以上工作已逐步移交于人民解放军平津前线司令部及其补给机构接管完毕时为止;

六、城内秩序之维持,除原有警察及看护仓库部队外,根据需要暂留部队维持治安,俟解放军警卫部队入城后,逐次接替之,但傅作义先生仍得留必要之警卫部队;

七、北平行政机构及所有中央、地方在平之公营公用企业、银行、仓库、文化机关、学校等,暂维现状,不得破坏遗失,听候前述联合办事机构处理;

八、河北省政府及所属机构暂维现状,不得破坏遗失,听候前述联合办事机构处理;

九、金圆券照常使用,听候另定兑换办法;

十、军统、中统情报人员停止活动,听候处理,除违背此项命令别有企图,从事破坏行为有确凿证据者依法处理外,一律不咎既往;

十一、一切军事工程一律停止;

十二、在不违背国家法令下,保护在平各使领馆外交官员及外侨生命财产之安全;

十三、联合办事机构成立后,即释放政治犯,原华北区被俘高级军官于北平交接后,一律释放(中下级军官可随时释放);

十四、原华北区伤患官兵之医疗,阵亡者之安置,在双方协助下仍得由华北总部结束办事处分别妥为办理;

十五、邮政电信不停,继续维持对外联系(由平津前线司令部军事代表检查);

十六、各种新闻报纸仍继续出刊,俟后重新审查登记;

十七、保护文物古迹及各种宗教之自由和安全;

十八、人民各安生业,勿相惊扰。

中国人民解放军平津前线司令部代表苏静(签字)

国民党华北总部代表王克俊(签字) 崔载之(签字)

一九四九年一月二十一日

《附件》四条:

一、联合办事机构以七人组成之,解放军方面四人,华北总部方面三人。解放军方面为主任,华北总部方面为副主任。解放军方面参加者为:叶剑英、陶铸、戎子和、徐冰。叶剑英为主任。华北总部方面人员由傅先生指定之;

二、联合办事机构系临时性质,接受完毕后则一切归军事管制委员会管理,在交接期中,联合办事机构及军事管制委员会均直接归平津前线司令部指挥,以后由联合办事机构移交平津前线司令部接收转交军事管制委员会管理之;

三、部队移驻城外后,即着手整编为人民解放军。人民解放军制度包括下列各点:

(一)建立政治组织及工作。

(二)实行官兵平等,废除打骂教育。

(三)执行命令政策。

(四)服从群众纪律。

人事方面概由解放军同意任命,其原则如下:

(一)能力称职愿继续服务者,留职继续服务。

(二)能力优异者,且可提升。

(三)不适应者,予以调整。

(四)志愿深造者,予以学习机会。

(五)不愿意继续服务者,保障其生命财产眷属之安全。如愿返籍者,可予以便利。

四、前述正文、附件各项,除正文第十一条、第十二条、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系双方代表根据一般需要及政策成立协议者外,其余各项均经双方代表分别请示人民解放军平津前线司令部林司令、罗政委、聂司令及华北总部傅总司令同意修正后议定者。

中国人民解放军平津前线司令部

代表苏静(签字)

国民党华北总部代表王克俊(签字) 崔载之(签字)

一九四九年一月二十一日“协议”和“附件”很快在电台广播,在报刊上刊出。一月二十一日,林彪、罗荣桓、聂荣臻电告苏静:

一、我方所俘傅方高级军官,待北平接收后,可一律释放。傅方所捕政治犯,在联合办事机构成立后即应释放;

二、盼告傅骑四师及一O一军出城后,两个城门仍须由傅方派兵控制,不要让中央军接收;

三、盼转告傅自二十三日以后由北平出发的部队应分驻沿平汉、良乡、徐水之线及其以东之固安、文安、霸县、雄县一带,另一部则驻三河、香河一带,各部分开动次序,盼预先电告,以便我们指定其便于就粮的驻扎地点;

四、二十三日约有数千名干部进城;

五、你暂在城内勿回。

北平监狱中的政治犯,一月二十三日后陆续获释。

而张家口、新保安战斗中的傅军被俘人员,在北平接收后也陆续被放回。

“要交出个完整的北平”

一月十七日晚,傅作义收到蒋介石的一封电报,内称:你我相处多年,彼此相知甚深。你现在厄于形势,自有主张,无可奈何。现只求一事,即于十八日起派机至平,接李文、石觉部少校以上军官和必要之武器,约需一周时间,望念多年契好,务于协助,并希即复。

傅作义很冷静,左手攥着电报,反复研读。

——与解放军和谈,尚未公开,蒋介石拿不到有力的证据,暂时不能以此作文章。但是,如果公开拒绝蒋介石派飞机到北平,他就可以违抗命令为由,命令中央军闹事。

——和谈尚未最后完成,让他派飞机来接人运物,会给他以可乘之机,阴谋捣乱,引起部队骚动,甚至酿成大乱。

傅作义马上找来王克俊,商量对策。

王克俊拿起电报,边看边琢磨:“这样,同意蒋介石来飞机,又让解放军炮兵阻止蒋的飞机降落。”傅作义一听,喜不自禁。

傅作义给蒋介石回了一个电报:“遵照办理。”

傅作义让王克俊立即与城外解放军平津前线司令部联系。

王克俊当即坐下,伏案草拟了一份电报,复述了蒋介石电报的内容,要求城外解放军的炮兵部队发现飞机飞来,即以祈年殿来确定目标,炮击天坛临时机场,阻止飞机降落。

傅作义拿起电报稿,看了后说:“以你的名义,先发给周北峰。”

王克俊心领神会:这样便于保密。

王克俊拿起笔,把电文的上款改成“周北峰兄请转联合司令部”,落款改成“弟王明德”。

傅作义看完,脸上绽出微微的笑意,他手一挥,说了声:“发!”

第二天上午十时左右,冬末的薄雾刚刚散去,天空响起一阵嗡嗡声,一架涂着青天白日徽章的大型军用运输机,飞临北平上空了。只见运输机绕了个圈儿,飞抵天坛上空。

正当运输机盘旋着准备降落时,城外解放军炮兵的第一发炮弹毫不客气地呼啸着飞来了。弹着点离机场有一段距离。早已作好准备的地下党员,立即通过电台,指示目标,修正射击。第二发炮弹落在机场跑道上爆炸了。

运输机驾驶员看着飞机下激起的尘土,吓出了一身冷汗,急忙把飞机拉起升高。飞机在天坛上空旋绕了几圈,始终不敢降落,最后无可奈何地飞走了。

第三天、第四天,飞机飞来,重演头天那一幕,降落不了。

第五天,飞机没有再来了。

蒋介石企图运走嫡系部队将校级军官及部分装备的.打算,落空了。

但是,在打炮时有一发炮弹击中了祈年殿,毁坏了一个角。

“顶住城外的滋扰,还要控制住城内的部队。”傅作义想。

要控制住部队,关键是控制住军官,尤其是高级军官。怎么控制,傅作义想了一个办法:每天上午十时至下午四时,把高级将领们集中到中南海,名为开会,研究、协调防务,实际是羁縻住他们。傅作义将城里的部队划为三部分,城防部队归北平警备司令周体仁指挥,担负防御;野战部队由李文指挥,担任出击野战;总预备队由郭宗汾掌握,三一一师为总预备队的一部分。

郭宗汾是晋军将领,与傅作义相识多年,积极拥护和平起义。傅作义通过掌握军官,来掌握部队。

一天上午,三一一师师长孙英年接到通知,到总部接受命令。

郭宗汾向他作了布置:“明天清晨你师接受北平所有城门防务,并协同宪兵三团维持北平治安。”

“是!”孙英年回答得宏亮有力。

郭宗汾压低声音:“宪兵三团不完全可靠,你要派得力军官进驻他们的团部、营部,甚至连部,必要时要断然采取措施。要注意监视爆破大队,防止他们搞破坏。没有总部的命令,不许任何部队出城。”

孙英年刚要走,一个参谋跑来通知,傅作义找他。

孙英年急忙赶到傅作义的办公室。

“郭副司令给你交待的任务,清楚了吗?”傅作义问。

孙英年双脚跟往里一靠,毕恭毕敬地复述了一遍。

“要注意,”傅作义严肃地说:“不准部队擅自出城,严防烧杀抢掠、奸淫破坏,遇事立即处理,不可犹豫。”

“是!”

傅作义动情地说:“我们为了保护北平不遭破坏,人民生命财产免受损失,才走和平道路。我们要交出个完整的北平!”

“请总司令放心,我孙英年不是个不明道理的人!”

孙英年回到师部后,以协助维护治安为名,命令所属三个团的团长,各带一个连的兵力,分别进到宪兵三团三个营的营部,命令师部一个参谋带一个连队,进到宪兵三团团部。为了加强联系,各点都架通了电话专线。同时,他还派人接管了有关的城门。

第二天早晨,四个点都来电话报告:宪兵三团自行解散,官兵都换了便衣,隐藏起来了。

孙英年急忙向郭宗汾报告。

郭宗汾说:“自行解散,从此他们就是非法的了,要严密防止他们暗中捣乱。”

孙英年通过另一位师长赵树桥,利用同乡的关系,向爆破大队队长作了一些工作。这个大队长保证:“决不搞破坏北平的事。”

大的部队,一些特殊的部队控制住了,一些小的单位还是出了些事。

一月十七日午夜,李文、石觉的一些部队在特务的唆使下,开枪打炮,闹腾起来了。夜阑人静,远在通县都可以看到火光,听到响声。

正在通县的李炳泉急忙喊起住在隔壁的周北峰:“北平枪声很紧,是不是发生兵变了?”

周北峰一听,觉得问题严重:“北平城里傅总司令的部队只有几个师,而李文、石觉的部队有十几万!”

“怎么办?赶快向林、罗、聂首长报告?”周北峰说。

李炳泉说:“林、罗、聂首长已经知道了,请你赶快给傅总司令发个电报,告诉他,如果需要增援,就打开西直门,解放军开进一个纵队,听从傅总司令指挥。”

周北峰发出了十万火急电报。

在焦急的等待中,凌晨到来了,北平城里的枪声,逐渐稀疏、停息了。

周北峰也收到了傅作义的复电:“我们完全能控制住市内的治安,请放心。”

还有一些士兵得知快要和平解放了,不需要再打仗了,高兴得不能自己,随便放起枪来,白天放,晚上也放。

傅作义严令郭宗汾,命令各部队严禁打枪,同时责成孙英年师加强纠查。孙英年十分负责,听到哪里有枪声,就到那里去制止。

快过年了,为了稳定官兵情绪,傅作义下令,给每个士兵发了一块银元,给军官发五块,布一匹,把库存的军用罐头全部发给部队。一些部队还把粮食分给家属。

北平城里的守军,逐渐稳定下来了。

三、人各有志,分道扬镳

清晨的阳光照在中南海勤政殿的屋顶上,琉璃瓦流金溢彩,耀眼夺目。古柏苍松掩映的殿前水泥场上,停满了各式卧车、吉普车。荷枪实弹的哨兵挺胸抬头,显得比往日精神了许多。

勤政殿里,一个对于古都北平,对于傅作义及其部属十分重要的会议即将召开。与会的是北平守军师以上军官。

会前,王克俊按傅作义的指示,作了周密的布置,已将一个团在前天夜里悄悄调进故宫午门前的两厢朝房里,随时待命。

受命担任警备司令的安春山,加强了对全城的戒备,严密监视中央军。

坐在台上的傅作义面色冷峻。他看看郭宗汾、李世杰、梁述哉、张濯清、李文、石觉都入座后,便站起身来。台下众人的目光,一起投向他。此时,墙上的挂钟指向十点。“今天开个会,最后确定和平解决北平问题。我们与解放军接洽和谈已有多日了,经反复谈判,前日,即十九日,两军达成了《关于和平解决北平问题的协议》,和谈终于有了结果。现在先由王克俊宣读双方谈判达成的协议。”

话音未落,李文、石觉站起身高声嚷道:“要我们投降,不干!“决不投降共产党!”

会场上一下子紧张起来了。有人窃窃私语,有人左顾右盼。

傅作义泰然自若,表情轻松:“二位将军,先把协议听完再说吧!”

王克俊起身,宣读了《关于和平解决北平问题的协议》。

“大家对协议有何意见,对和平起义有何意见,请讲。’傅作义说。

郭宗汾起身:“时至今日,只有和平解决,才能使古都免于兵燹之灾,二百万平民百姓不遭战火之苦。我们应顺应民心。本人坚决拥护总司令的决策!”

李世杰发言:“从我们数十万军队的前途、性命考虑,也只有走这条路,我坚决执行和平协议!”

梁述哉说:“中国再打仗没有什么好处了。北平应该和平,其他地方也应该和平。”

张濯清等人,也都纷纷表态拥护。

身材矮小的石觉一脸杀气,腾地一下站起身来:“我想问一句,这事向总统报告过吗?谁负责任?”

傅作义转向石觉:“这事明天电台广播,报纸见报,蒋总统就会知道。这事的责任,由我傅作义一人来负!”

平日里显得风雅倜傥的李文,忽然放声大哭起来:“我们当了降将,对得起校长吗?”有人附和。会场上又骚动起来了。

阵线泾渭分明:傅系将领,都主张和平;而蒋系半数以上将领,反对和平。

李文乘机起身:“这事太重大了,我们不能不与部属商量。”说着,拉起石觉就往外走。

傅作义厉声道:“会还没开完,怎么就走了!”

李文、石觉不予理睬,径直走到门口,但被警卫挡住了去路。

王克俊急步赶上去:“一切听从傅总司令的,没有傅总司令的命令,不能离开会场!”

李文、石觉见状,想喊自己带来的卫兵,但是大殿周围,都是傅作义的士兵。

傅作义的两道目光,死死地盯着他俩。

两人只好回坐到原位上,耷拉着脑袋没了精神。

石觉这时改变了腔调:“没了,我们讲不出什么意见。”

李文也收住了哭相:“我是怕克俊的部下持反对意见。”

“李司令官是什么意思?”傅作义问。

“我是说,怕我们两个兵团的政工处长有意见。”

“政工处长,他们有意见?”傅作义看了一下表:“先吃饭吧,饭后再议。”

军官们一一离开会场,走向餐厅。傅作义对身旁的王克俊使了个眼色。

王克俊小跑着进了办公室,电话命令各师以上政工处长,一五分钟内赶来开会。

处长们准时赶到了。王克俊宣读了《关于和平解决北平问题的协议》。

“大家对此有何意见,请尽快发表。”王克俊说。

“赞成!”“拥护!”大多数处长态度明朗。

李文、石觉两个兵团的政工处长见此已是人心所向,站出来反对没啥好处,便说:“我们没有别的意见,只有一个要求,送我们到南京。”

王克俊说:“不愿留下的谁也不好勉强,但要遵守协议,做好工作,稳定好部队,做到不响一枪,不伤一人,不毁一物。做到这些的,我保证请傅总司令把你们送上飞往南京的飞机,做不到甚至有意破坏的,要军法惩处!”

“我们做到,一定做到!”两个处长连声应承。

王克俊回到傅作义身边时,军官们都已吃完饭了。

“继续开会吗?”傅作义问王克俊。

王克俊点点头。

会议重新开始后,李文、石觉仍说:“我们就担心本兵团政工处长反对。”

“不用担心,你们两个兵团的政工处长都已明确表态赞成和平起义。”王克俊把召集政工处长开会的情况作了介绍。

见李文、石觉还想说什么,王克俊招手喊来门口的卫士:“马上给李司令、石司令挂通电话,让他们亲自问问本兵团政工处长,是不是这个态度。”

李文、石觉急忙说:“不用了,不用了,王处长问过就行了。”

傅作义问:“两位司令官还有什么要说的?”

李文犹豫片刻,鼓起了勇气:“克俊宣读的条文我同意。不过,我要求离开北平去南京。”

石觉说:“我也是这样。”

还有一批蒋系军官也要求去南京。

傅作义环视了会场一周,说:“人各有志,咱们分道扬镳吧!你们要走,我保证派飞机安全地把你们送到南京。条件就是管好部队,不能出问题。愿意留北平的,我欢迎,我感谢!”

李文用手绢擦着眼泪:“多谢总司令!”

石觉也跟着说:“谢谢总司令网开一面!”

傅作义起身宣布:“《关于和平解决北平问题的协议》,自即日起正式下达执行!”

傅作义说完,起身离开了会场。他那“笃!笃!”的脚步声,叩击着与会者的心。

第二天上午,傅作义又在勤政殿召开了北平市政府、河北省政府以及国民党中央驻北平有关人员参加的会议,宣布了和谈结果。

傅作义在会上强调:“协议第七、第八条对北平市、河北省、中央在北平单位的任务、处理办法,已经讲得很清楚了,最主要的,就是暂维现状,不得破坏遗失。”

有人问:“我们以后怎么办?”

傅作义说:“大家安心等待,将来会有安排工作的机会的。”

下午,傅作义召开了有中统、军统头头参加的会议,要求他们立即停止一切活动。

傅作义还让有关单位释放了在押的政治犯、中共党员和进步人士。

李文、石觉离开勤政殿后,又惊喜又担心。惊喜的是傅作义答应送他们回南京,担心的是一旦傅作义变卦,前途将不堪设想。

“这样,我们按委座的电示,做好组织骨干南撤的准备。”石觉说。

在这之前,蒋介石曾密令二人,组织骨干乘飞机撤到南京。晚上,石觉打电话给九十二军军长黄翔,让他速到兵团部去。黄翔赶到时,李文也在座。

石觉说:“黄军长,委座命令我们,为了多保存实力,各师连夜挑选连以上优秀军官五十人,携带轻机枪五十挺,明晨六时前到东单机场集合,乘飞机到南京去。”

黄翔一惊,但很快冷静下来了:“二位司令知道,九十二军除一四二师留在永定门担任警戒外,其他各师和军直部队,都已奉命令,移驻顺义县,听候改编了。”

“这个我们当然知道,连夜调整嘛!”李文说。

“连夜调整?一是来不及,二是不好办。城外到处都是解放军,闹不好扣’起来,我们可受不了。”黄翔说。

“黄军长,我们都是中央军,留在北平有什么好处?还是要想办法南撤。”石觉说。

“南撤?我早下决心起义了。”黄翔心里想着,嘴上却说:“这样吧,让我晚一天走,明天一早走实在是来不及r。”

石觉、李文只好同意了。

第二天一早,十三、十六、九十四各军及三十一军二。五师的团长以上军官,坐了两架飞机南逃南京了。黄翔的九十二军,没有一个军官跟着去的。

四、聂荣臻建议举行入城式

北平城里的国民党军队陆续往外开出,解放军经过准备,即将入城。

作为解放北平的指挥员之一,且即将兼任平津卫戍司令员的聂荣臻,对平津的卫戍工作一桩桩、一件件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如何打击残存敌人的捣乱、破坏,如何教育部队克服松劲麻痹的思想,如何迅速地建立起良好的军政军民关系……

聂荣臻还想到一个问题:“林总、罗总,部队的入城时间,我看后推两天吧!”

原定的时间是一月二十九日,部队准备业已就绪,这是举世翘首以盼的大事。
 
“聂老总,你的考虑是……”罗荣桓问。

“一月二十九日是春节,北平的市民很重视这节日。而市民们这么多年哪过上了个好节?尤其是这几十天,都是在枪炮声中过来的。让市民们先安安静静、轻轻松松地过个节吧。”

“好,好!”罗荣桓高兴地说。

林彪也点头赞同。

部队一月三十一日开进北平。北平宣告解放,平津战役结束。

二月一日,林彪、罗荣桓、聂荣臻进城,住进北京饭店。

二月二日,中共中央电贺平津前线司令部林彪、罗荣桓、聂荣臻。贺电称:

“庆祝你们解放北平、天津,从而在基本上解放了全华北的伟大胜利。你们在华北两个月的作战中,消灭了国民党正规军一个兵团部,一个警备司令部,四个军部,二十四个整师,连同其他国民党部队共约二十六万余人,迫使北平国民党军华北‘剿匪’总司令傅作义将军及其所部一个‘剿匪’总部、两个兵团部、八个军部、二十五个师、连同其他国民党部队共二十余万人接受和平条件,出城改编为人民解放军。凡此伟大胜利,都是我人民解放军英勇善战,前后方军民协力奋斗和全国人民全国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一致赞助的结果。华北人民解放战争的伟大胜利,连同东北、华东、中原、西北人民解放战争的伟大胜利,以及南方人民游击战争的胜利在一起,已经奠定了人民解放战争在全国胜利的巩固基础。国民党反动政府无论在军事上、政治上和经济上都已经陷于四分五裂动摇崩溃的境地,除了彻底接受中国共产党所提出的而为全国人民所拥护的八项和平条件,遵循人民的意志和北平的范例实现真正的民主的和平以外,它就将彻底地被歼灭。现当伟大的北平古都被解放的历史节日,特向我全体英勇的三百余万人民解放军致敬意。一切在解放战争中牺牲的烈士们永垂不朽!”

北平的解放实属不易。

北平解放,在夺取解放战争胜利、建立新中国的伟大事业中,意义重大而深远。

聂荣臻建议:“我们搞一个入城式,扩大人民解放军的影响,为北平增添胜利的气氛!”

林彪和罗荣桓听了聂荣臻的建议,都非常高兴。该是人民扬眉吐气的时候啦!

他们立即将建议电告党中央,获得了党中央的批准。

被指定参加入城式的是东野四纵。而且进城后,四纵将担任北平的警卫工作。

接受任务后,四纵的指战员们才发现,连续数十天的征战,他们的身上太脏了。指战员们忙着收拾个人卫生,忙着擦枪擦炮,打扫武器的卫生,忙着练队列……

纵队订了六项入城条件:

1.爱护城市,不准破坏;

2.看守警卫,原封不动;

3.空手进去,空手出来;

4.立场坚定,不被腐蚀,不被坏分子利用;

5.不违反警备规则;

6.有责任心,别人犯错误积极制止。

傅作义指定郭宗汾、周北峰、焦实斋为代表,参加入城式。

二月三日上午九时半,聂荣臻和林彪、罗荣桓、北平市委书记彭真、北平市军管会主任叶剑英,以及郭宗汾、周北峰、焦实斋等登上了前门箭楼。

天空湛蓝,阳光明丽,和风习习。这是早春一个天气晴好的日子。

聂荣臻放眼望去,城楼下是人的海洋,彩旗的海洋。工人来了,农民来了,学生来了,职员来了,二百万市民倾城出动,欢迎解放军入城。红的旗,绿的旗,黄的旗,猎猎飘动,就像翻腾的海浪。人们高举着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的巨幅画像,不时呼喊着:“毛主席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中国人民解放军万岁!”

十时正,“嗖嗖——怦!怦!”四颗照明弹升上天空,入城式开始了。

解放军的队伍从南面开过来了。领头的是一辆装甲车,车上摇着一面红色的指挥旗。后面是四辆红色的卡车,车上高悬着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的巨幅画像。再后面是一列列装甲车。群众迎了上去,军民握手拥抱。有的群众用粉笔在装甲车上写道:“你们来了,我们很快乐!”“加油呀,彻底消灭国民党反动派……”群众高唱着《团结就是力量》、《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军乐队则高奏着《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

十二时,在群众热烈而有节奏的掌声中,炮兵开过来了。这些大炮,大多是美国制造的。美国支持蒋介石的这些装备,最后都“送”到了解放军手中。许多大炮上,也被群众写上了字“瞄准蒋介石呀!”“送给四大家族每人一颗呀!”欢迎的人们,挥动着绸带,扭起了秧歌。

下午1时十分,前门牌楼那边冒起了青烟,响起了隆隆的声音,一队坦克开过来了,每辆坦克上飘着一面红旗,人群里响起了欢呼声。

坦克车队,是专门绕行东交民巷过来的。东交民巷这片地区,从一九O一年《辛丑和约》签订以来,就一直是帝国主义盘踞的使馆区,不许中国军队和警察进入。如今,中国人民解放军不仅进入了,而且是开着坦克进入的。绕行的用意很清楚:让外国人看看这一切!

外国使馆、领馆的大门紧闭。但那一道道被撩起的窗帘后,闪射着各种目光,有的惊恐,有的仇恨。

聂荣臻站在前门箭楼上,心潮奔涌。

五、二十万守军出城改编

一月二十三日上午,一支骑兵队伍开出城南,沿着碎石铺成的马路,“哒哒”地向南走去。队伍不算零散也不甚整齐,但官兵显得轻松、愉悦。

一辆吉普车在骑兵队里来回穿行,车里有人不时探出头来:“跟紧,跟紧!”“走好,走好!”

此人是骑兵四师师长刘春方。他的部队原驻城南陶然亭、先农坛一带。

昨天晚上,刘春方正要入睡,电话铃响了,是傅作义打来的。

“刘春方,出城的准备工作做好了吗?”

“我们忙腾了几天,都做好了,明天一早准时开出去。”

“出城的纪律规定记住了吗?”

“记住了,不得有任何侵扰百姓行为,搞好与驻地解放军的关系,避免发生摩擦……”

“与解放军搞好关系这一条要特别注意。一旦发生问题,引起连锁反应,整个和平协定就将前功尽弃了。”

“总司令,我明白这利害关系。”

“你知道为什么让你先带队开出城外?”傅作义又问。

“这……”

“你我相处多年了,你了解我,我也了解你。你会带兵,又是个有政治头脑的人,在这次和谈中态度很积极。我让你先带队出去,是要你带个好头。当然,也还有个军马饲料的问题。你们师的军马饲料快完了,出城后好办些。”

“我明白总司令的意思了,请放心,我一定掌握好部队。”

放下电话,刘春方命令值班的参谋,通知各团团长迅速赶来,又叮嘱了一遍出城要注意的事项。

中午时分,全师赶到了离城三十来里的一个小镇,下马卸鞍,安排住宿处。

围观的百姓明白这是出城接受改编的国民党部队后,向他们投去了友善的目光。

官兵们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大有从笼中走出的感觉。

继骑兵师之后,中央军和傅的嫡系部队交替出城。到一月三十日中午十二时,除留守的一。四军一部和三十五军十七师外,其余各部陆续开出城外预定地点,共计二十五个师二十余万人。

孙英年即将带三一一师出城的头一天,傅作义怕他年轻气盛,特地叮嘱他:“要注意维持纪律,注意官兵生活,与解放军相邻的部队搞好关系。”

孙英年出城的第二天早晨,电话铃接连响了三次,西直门、阜成门、复兴门的守门部队先后向他报告:“解放军来接防城门了。”

孙英年回答:“向解放军说明,我们不移交西三门。”

过了不到一小时,三座城门先后来电话向他报告:“我们已被解放军包围了,再不交城门,就要被缴械了。”

孙英年急忙驱车赶到阜成门。

领头的解放军营长向他敬了个礼,很礼貌又不容置疑地说:“我们是奉命来接西三门的。”

孙英年说:“我们奉命不交西三门。”停了片刻,孙英年又说,“这样吧,我们共同向北平军管会请示。”

电话接通后,军管会值班人员要他立即到御河桥二号去见陶铸。

孙英年同志,你还要不要脑袋,你为什么不交西三门?”一见面,陶铸便厉声责问。

孙英年急了:“我是奉郭宗汾副主任命令不移交的。”

陶铸找来了郭宗汾。

郭宗汾说:“守军出城时由你师守城门,这是为了进出方便。现在部队都出去了,守着那三座城门有什么用?”

孙英年满脸通红,无以对答。

陶铸笑着说:“孙师长,你已经是解放军了,要一切行动听指挥。快去交城门,否则真缴了你的械。”

孙英年赶到阜成门:“是我把上级命令领会错了。”

交出三座门后,孙英年命令守门的三个排完整地归还建制。

安春山带领的一O四军,一月三十一日最后一批撤出城外。安春山和谈态度积极,追随傅作义,执行傅的命令坚决。一O四军刚撤出,解放军便及时完成了城内的防卫防务。

国民党军队开出城外后,结束了原有的指挥关系,转隶属人民解放军平津前线司令部指挥和补给。

联合办事处与傅作义几次交换意见,并征求了国民党军兵团一级军官的意见,最后达成了改编方案。平津前线司令部、政治部召开会议,林彪、罗荣桓、聂荣臻、郭宗汾等出席会议,公布并开始实行改编方案。

方案主要内容为:

(一)原属“华北剿总”的第九、第四两个兵团和八个军部的三级指挥机构,应全结束,其所有的工作人员和直属部队,分别编入人民解放军平津前线司令部与各兵团部及各军部,其所属的二十五个师,则改编为人民解放军独立师,各特种部队则与解放军的特种部队合编;

(二)国民党部队中的政工人员,愿留解放军工作的,须经过训练,再行录用;

(三)原国民党部队各级军官凡接受解放军分配工作的,其本人和家属,均按解放军各级干部和家属享受同样待遇;

(四)原国民党部队军官中愿意学习深造的,按其工作职位与程度,分班组织学习。学习期间其待遇与在职干部相同;

(五)国民党军官中愿意回家的,按以下规定处理:甲、回家军官一律按原薪发给三个月月薪;乙、由平津前线司令部发给车票,在解放区沿途供给食宿(包括其家属在内);丙、除不许携带武器及公用资财外,一切私人财物均可全部带走;丁、回家的国民党军官,可按其工作职务与需要,酌许带一二名护兵同行;戊、凡在解放区居住的国民党军官,回家后可分得应有的一份土地;如其本人是地主家庭,则其土地财产,已分与未分,均按土地法大纲第八条之规定处理。至于其本人,只要今后遵守民主政府一切法令,其过去对于农民的行为如何一概不加追究;己回家的国民党军官,一律发给“参加北平和平解放证明书”,以后愿来解放军工作,仍然受到欢迎。

罗荣桓在会上讲了话,他强调:“这次改编,不只是改旗易帜,换个番号,而是政治上的变革,是从蒋介石指挥的军队,为大地主大资产阶级服务的军队,改变为为人民服务的军队。要学习解放军的政治制度,讲真话,讲民主,启发战士自觉;要改变国民党军队那一套政治制度,不是为少数人服务,而是为多数人服务。”

罗荣桓还宣布,解放军将派出政治干部到各受编部队参加工作,以提高官兵觉悟,使部队进步,使官兵关系、军民关系焕然一新。

傅作义关心部属能否过好改编这一关。

孙英年要带部队到杨柳青接受改编前,特来向傅作义辞行。

傅示意孙英年坐下:“你多大年纪了?”

“三十八岁。”孙英年回答。

“三十八岁了,不小啦,要好自为之,不要犯错误,将来还要干事业。”

临别时,傅作义反复叮嘱:“要像过去听我的话一样听解放军指挥,掌握好部队,维持好纪律,向解放军学习。”

规模之宏大为历史上少有,内涵之深刻为历史上所无的这次军队大改编,很快顺利地完成了。按照改编方案和官兵自己的意愿,对官兵分别作了安置。

与此同时,北平市的行政、财经、文教等方面的移交工作,也顺利完成。

北平,完整地回到了人民手中!

上一篇: 第八章 阴霾厚重
下一篇: 第十章 以诚相见 以心换心

首页 |生平及著述 |聂帅研究会 |聂帅陈列馆 |传、文学传 |评论研究 |照片选登 |缅怀纪念 |影视作品 |走进江津
聂荣臻元帅陈列馆| 地址:重庆市江津区几江街道鼎山大道386号|联系电话:47562678 47560944|邮编:402260| 邮箱:jjnsg@163.com
主办单位:重庆聂荣臻研究会 聂荣臻元帅陈列馆 |承办单位:聂荣臻元帅陈列馆|ICP备案:渝ICP备12004964号-4

渝公网安备 50011602500158号

知道创宇云防御
总访问量: 9021137